即时新闻

  • 治理飞絮不能一砍了之

        贾亮

        “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杨花榆荚无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飞”,这些唯美诗句中的花,其实就是柳絮和杨絮。但当下,大多市民深陷杨絮柳絮之苦,少有欣赏之心。多年来,北京下大力气防治“飞絮病”,但年年治,年年飘,京城何时“有絮不成灾”?

        杨柳飞絮漫天飞舞,大多数人不胜其烦,眯眼、塞鼻、到处粘连不易清理;过敏体质的人更是苦不堪言,恨不得从上到下将自己包裹起来。更为严重的,是柳絮杨絮高度易燃,极易引发火灾,一个火花、一根烟头不经意间就会导致大面积过火。2017年5月1日北京蟹岛度假村的火灾,烧毁了一百多辆汽车,火灾源头就是一名男子出于好玩,用打火机点燃了路边的柳絮。

        飞絮难治,但杨树柳树一直是北京的绿化功臣。杨柳飞絮,一年里拢共也不过月余。在更长的时间里,它们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被称为城市的生态卫士也毫不为过,市民们真不能忘掉杨柳树为北京生态所作的贡献。专家介绍,一株胸径20厘米的杨树,一年可以吸收二氧化碳172公斤,释放氧气125公斤,滞尘16公斤;一株胸径20厘米的柳树,一年可吸收二氧化碳281公斤,释放氧气204公斤,滞尘36公斤。有人提议把杨柳雌株全部砍伐,更换其他树种。但这种做法,并不现实。十年树木,即便各个城市承受得起砍伐雌株的经济成本,可动辄几十万、上百万株正值壮年的大树突然消失后的生态损失,是不可估量的。5月5日,北京市园林绿化局政务微博发帖《杨柳飞絮又来了,一砍了之?》,解释不能“一砍了之”的理由,随即不少网友挺身为杨柳树站台,称绝不能对绿化功臣“卸磨杀驴”。

        事实上,多年来,包括北京在内的很多城市都在采取全方位措施治理杨絮柳絮,除高压水枪冲洗、疏枝、及时清理地面上杨柳絮、改造建设附属绿地和绿化隔离带增加吸附滞留能力等物理手段外,为杨柳雌株树干注射“飞絮抑制剂”的化学方法,以及实施高位嫁接的生物学方法,都用上了。当然,通过源头控制,结合树种更新升级,逐步减少杨柳树雌株数量的工作也在稳步推进。北京还对全市五环内的28.4万杨柳雌株,进行了精准定位并形成数据库,以因地施策实现精准治理,这些举措成效显著,只是还没有彻底改善。

        根据市园林绿化局此前消息,力争到2020年基本治理杨柳飞絮,实现“有絮不成灾”。现在来看,明年实现这个目标显然不大可能。本着科学的态度,根治杨柳絮确非一日之功,但职能部门无疑要加大治理力度。在飞絮还无法根治的情况下,市民也需要理解和包容,做好自身的健康防护工作,同时,提高消防安全意识,千万别用火点飞絮,以免造成火灾。

  • 还能再生吗?

        近期,包括北京在内的不少社区和商圈,垃圾分类明星企业“小黄狗”运营的再生资源回收机,都贴上了暂停服务的告示。这令不少居民担心:“本是回收垃圾的设备,会不会最后无人管理,反倒是自己成了垃圾?”李嘉

  • 扒隐私式面试要不得

        何勇海

        “父母是什么职业”“什么时候要孩子”“购房是用贷款还是全款”……眼下正值求职旺季,有媒体近日调查发现,不少求职者感觉在找工作时完全没有个人隐私可言,很多企业没有“边界意识”,“问得没边儿”。

        企业面试何以喜欢扒隐私?有的企业是为预估用工成本,以确保招进来的员工高效工作。求职者的婚恋、生育、经济、住房及其贷款等情况,甚至父母、配偶的职业和收入等信息,有助于企业判断求职者是否有较大家庭羁绊,是否具有过大经济负担、养老负担,是否对企业抱有过高期望等,若达不到期望就可能频繁跳槽。还有的企业认为,面试询问一些敏感问题,可以考察求职者的应变能力,问隐私不是要让求职者回答隐私。

        然而,无论是哪种情况,扒隐私式的面试都是要不得的。根据劳动合同法等有关规定,用人单位有权了解劳动者与劳动合同直接相关的基本情况,劳动者应当如实说明。但是,用人单位的知情权仅限于“与劳动合同直接相关的基本情况”,一般包括劳动者的健康状况、知识技能、学历、职业资格、工作经历等,但劳动者是否已婚已育、是否需要赡养老人、购房是用贷款还是全款等个人隐私,并不属于用人单位知情权的范围。

        更重要的是,扒隐私式面试对求职者十分不公平,这容易加重用人单位在招聘过程中的主观判断成分,有可能演变成就业歧视。扒隐私式面试屡禁不止,说明现实中确实有一些企业的招聘行为需要进一步规范,用人单位亟待树立“边界意识”,从工作能力上考量求职者,不应向求职者提出与工作无关的问题。如果偏离了面试的关注点,就难以招聘到真正适合企业的人才。

  • 永绝火患 国宝才能“永乐”

        张丽

        5月4日,第二届全国青年运动会实体火炬传递首站在山西省运城市芮城县举行。活动圆满成功,但其中一个细节引发网友强烈质疑,那就是点火仪式举办地永乐宫,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其中进行点火、取火和火炬传递的三清殿,处于其核心保护区。

        很多媒体在报道此事时,强调了永乐宫的建成时间比故宫还早200年。强调古建消防的重要性,需要拼谁比谁更古老吗?而且,永乐宫的价值可远远不是一个“早200年”所能概括的。永乐宫壁画之精美无需多言,其绘制时间早于欧洲文艺复兴,规模之大在世界绘画史上也称得上罕见。尤为难能可贵的是,永乐宫在1959年还经历过一次历时五年的搬迁。当时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和能工巧匠群策群力,完成了这项被形容为“神仙难办”的工程。所以,永乐宫不仅是一座集中了元代木构和壁画的精美古建,更是古代工匠与现代专家穿越千年共同完成的一个凝聚着科技与文化的奇迹。

        面对舆论质疑,芮城县永乐宫景区解释强调:“三棒火炬传递,相隔百米”,“事先已做好相关检查和应急预案”,“现场有消防队员到场”。的确是没着火,也许连有惊无险都算不上。如果真有人把这次的侥幸平安视做理所当然,把网上的质疑声当做多此一举,不知他想过没有,巴黎圣母院大火之前,大多数人也曾笃定万无一失吧。

        我国古建多为木结构,一不小心就火烧连营。每年都有若干国保、省保单位发生火灾。作为文物大省的山西,文保部门更应知晓《文物保护法》中关于消防的要求。当下各方都致力于让文物活起来、博物馆火起来,无论如何不能跨过安全这根红线。大火无情,一旦着起来损失就无法估量,其后果也不是任何人、任何组织以任何名义可以承担的。说的严重一点,假如永乐宫有个好歹,当初的决策者就是千古罪人。不要以为火灾离得很远,就像很多人在巴黎圣母院大火之后感慨的:以为它永远都会在那里,其实只要几个小时就消失殆尽。

        防火,最大的敌人不是火种,而是人们脑海之中的麻痹思想。

  • 点到为止

        侯江

        甲级竟是“假级”

        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最近一次的专项监督抽查活动中,87家企业的87批次产品中,不合格率高达24.1%。某款甲级防盗门工程师仅用了6分钟就打开了,门板内不合格部位竟然是用蜂窝纸来进行支撑的。防盗门行业虚标严重,防盗门等级随便标。一些小厂的产品,连丙级、丁级都达不到。原来,“甲级”是“假级”!消费者连祈祷“天下无贼”的机会都没有,因为生产防盗门的,就是昧着良心掏人腰包的“贼”啊!相关管理部门调查之后,赶快行动!

        “生发”居然掉发

        39岁的张先生已脱发9年了。近期,他在网上看到一款苗家古方生发液,号称4个月就能长出头发。张先生买来坚持使用5个月,仅剩的头发也掉光。医生提示,生发液中普遍含有生姜,刺激性强,对脂溢性脱发具有副作用,会加重脱发。这位张先生幸好只是头发没了,没伤及皮肤和五官。脱发是世界性难题,若所谓古方真能有效,人类早就不再为烦恼丝烦恼啦!现在有一些人,不相信科学、不相信医生,却特别迷信偏方、秘方、古方,结果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