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海淀法院发布“首审责任制”案件 将案件所涉未成年人登记造册

首审法官对涉案孩子负责到底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05月10日        版次: 15     作者:

    海淀法院未审庭法官组织小学生开展法制课体验

    昨天,北京海淀法院发布“首审责任制”典型案件。记者了解到,该院未成年人审判庭的员额法官自动成为初次在该庭立案审理案件的“首审法官”。未审庭还将首审案件中所涉未成年人登记造册,日后如有涉及同一未成年人权益案,无论刑事或民事案件,均由首审法官负责到底。“首审责任制”体现了儿童利益最大化原则,实行以来便于法官高效作出公正的判决,并大大减少了当事人的诉累。

    民案·医疗费

    十年九次后续诉讼 首审法官快审快判督促履行

    小邓没想到,自己偶然一次在小学里摔断门牙,这十年来竟要先后9次后续诉讼。

    事发于2008年6月,7岁的小学生小邓做完值日跑回教室途中,不慎在走廊坡道处摔倒,致左上门牙牙冠折断。后因赔偿问题,小邓父母与学校发生纠纷。法院认定,校方应在其监护责任范围内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恒牙脱落后最佳治疗方案是种牙,而小邓处于成长发育期间,只能待成年后,头面部生长定型后,才能实施种牙治疗。小邓每年去医院复查牙齿,因此产生后续医疗费、交通费等。这十余年来,小邓累计提起9次后续诉讼,每次主张的损失金额仅几百元,主要是为了延续诉讼时效,并为成年后主张最终治疗损失时提供证据。

    法官告诉记者,这类案件中,因未成年人受伤时间与最终治疗时间相距过长,医疗机构和司法鉴定机关都难以明确预估数年后的后续治疗费用,所以原告想一次诉讼中解决后续治疗费,往往难获支持。为延续诉讼时效、为后续治疗与侵权事故的关联性搜集证据,小邓及其父母只得每年起诉,被告也要年年应诉。像这种情况,在司法实践中时有发生。

    该院未审庭实行“首审责任制”以来,小邓起诉该校案均由同一位法官负责。考虑到此案情况特殊,法官每次受理案件后都及时安排开庭,庭审后立即出具判决,判决生效后督促学校及时履行给付义务,大大减少了当事人因立案、开庭、宣判、开生效证明、申请执行等多次往返法院的诉累。

    民案·抚养费

    离异夫妻持续诉讼 首审法官熟悉案情继续审理

    小施父母四年前协议离婚时约定:儿子小施的抚养权归母亲刘女士,施先生每月支付儿子抚养费9000元,且不因收入减少而变化,至小施24周岁;女儿小童的抚养权归施先生,施先生承担女儿全部抚养费用。但从前年8月起,施先生拒付儿子抚养费,小施遂将父亲告到法院。但施先生解释,离婚时是为了能复婚,才同意付那么多抚养费;离婚后他曾离职,收入有限,且需独立抚养女儿,所以无法付儿子抚养费。

    法院认为该离婚协议书合法有效,不过约定抚养费付到小施24周岁与现行法律规定不符,遂判决施先生月付儿子抚养费9000元,至其年满18周岁;之后的抚养费,双方可根据实际情况另行解决。

    首案审结支持小施的诉求后,施先生随即以刘女士从未支付女儿抚养费、多次阻拦他探视儿子等为由,起诉要求免除儿子的抚养费;同时,他以小童的名义起诉要求前妻月付女儿抚养费9000元。

    案件交由同一法官审理,便于查明案情。法院很快查明,小童读小学三年级,每月学校餐费320余元、吃穿住行2000至3000元、就医费用600至700元,每学期书本费1000元左右,每年辅导班费1万多元。刘女士税后年收入7.5万元。而施先生每月税后收入2.4万余元,还房贷1.2万余元,付儿子抚养费9000元。法官经询问和调解,还发现施先生拒付抚养费的真正原因是“前妻再婚,复婚幻想破灭”。

    法官认为,小童要求母亲付抚养费的理由正当,根据小童实际生活需求,考虑刘女士的负担能力,结合北京市实际生活水平,判决刘女士月付女儿抚养费1800元到其年满18周岁。经法官主持调解,最后施先生撤回了要求免除儿子抚养费的起诉。

    另一案中,原告何女士称前夫张先生没按前案调解约定让她探望孩子,而孩子多次表达想和母亲一起生活的愿望,她现请求变更孩子抚养权。张先生则否认阻挠前妻探望孩子,反称前妻在非法定时间强行接走孩子长时间不送回,她还为了能得到孩子抚养权,一味迎合孩子进行畸形教育,罔顾孩子的学业和身心健康,因此他不同意前妻抚养孩子。

    首审法官经过初次案件的审理和后续案件的询问,了解到双方对孩子的教育各有偏颇,并因探望、抚养权问题屡次起诉。

    法官发现只有改善双方的沟通方式才能有效避免纷争,遂将此案委托社会观护,通过观护员实地考察、与孩子及张先生父母谈话、与双方沟通等,了解到双方的抚养能力和孩子的意愿。法官建议双方均应以儿童利益最大化为出发点处理孩子的问题,而不能仅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更不能以牺牲孩子的健康成长和对方的合法权益来维护自己的利益。

    经过3个月的调和,双方终于明白各自不足,作出让步,并在法官主持下达成调解:何女士在尊重张某监护权、遇事冷静协商的基础上,每月探望孩子4次,每次24小时,张先生予以保障;有特殊情况,双方协商;双方应培养孩子良好的生活和学习习惯。

    刑案·索赔偿

    强奸猥亵女学生判刑后 

    首审法官建议民事诉讼

    8岁女孩小索参加美术培训班,培训机构员工徐某利用小索课后等家长的间隙,连续3天将小索带到空房间里,用手机给她播放淫秽视频并猥亵。小索告诉父亲后,其父随即报警。海淀法院以徐某犯猥亵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3个月。之后,小索起诉文化公司,索赔医疗费、误工费、交通费及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9万余元,并返还学费1000元。

    未成年人培训机构员工利用课后间隙猥亵幼童,造成其出现多种创伤后应激反应,需接受心理治疗。刑案审理期间,小索的监护人还表示,帮孩子恢复正常生活的过程中,自身也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徐某虽受到刑罚,但无法弥补犯罪行为造成的实际损失。

    在民事诉讼中,首审法官向培训机构释明行为人身份、犯罪时间、手段及行为,并介绍被害未成年人的健康状况。培训机构向小索及监护人致歉,并在法官主持下,与小索达成调解协议,当庭一次性赔偿了4万元。

    另一中学数学老师邹某受雇,成为该校17岁高中女生小王的家教老师,却利用辅导功课且小王家或自家中无人之机,强行与小王发生性关系或猥亵,后被小王家中监控拍下。海淀法院认为,邹某严重违背教师职业道德,犯强奸罪和强制猥亵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2年6个月;同时,禁止邹某从事与未成年人相关的教育工作5年。

    刑案审理过程中,首审法官发现邹某作为职业教师,明知教育部印发《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严禁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仍违规收取高额补课费,单独为在校生补课。他不仅强奸、猥亵未成年女学生,还存在严重违约行为,侵犯了被害未成年人家庭的合法财产权益。因此,监护人提出希望追索补习费时,首审法官明确建议其在刑案结案后,通过民事诉讼解决合同纠纷。之后,小王父亲起诉邹某夫妻,要求解除辅导合同并返还补课费16万元。

    法官了解到,双方口头约定每小时收费600至700元,在小王家补课时另收50元。由于首审法官全面掌握邹某为被害人补习过程中所犯罪行,故在后续民事案件审理过程中,能够明确判断双方陈述的真实性,缩短了法庭调查、取证时间,减少了诉讼对涉诉未成年人及其家庭的二次伤害。

    最终法院认为,邹某补习期间违约,长期性侵小王,导致教育目的无法实现,而这些补习费均用于邹某夫妻日常生活,法官遂判决解除合同,邹某夫妻共同全额返费16万元。

    海淀法院表示,“首审责任制”以来,法官对涉诉未成年人成长经历、家庭关系、教育环境、人际交往等个人及家庭情况更好地了解与调查,主动发现案件中的危险点、风险点,并及时干预、妥善处理,从而减少诉讼环节对未成年人学习、生活的影响,提高了审判质效,取得了较好的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本报记者 林靖 法院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