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近千平方米大违建终于开始拆

        在望京地区澳洲康都小区里,有一栋配套的商业设施,建筑主体加上周边的“桅杆”、“船帆”造型,整体酷似一艘大船。2011年起,该设施的产权人在楼顶加盖了一层建筑,用于商业出租。近期,加盖的建筑引起了业主们的不满。在确认加盖建筑为违建后,东湖街道联合社区、物业、业委会、产权人,召开五方会议,终于就拆除这片大违建达成一致。

        □ “刮胡子”确保施工安全

        昨天,记者来到了澳洲康都小区,为保障周边居民安全,“大船”周围已经拉起了警戒线,属地东湖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引领记者到该建筑内部查看,并介绍,这栋商业配套设施原本有地下一层和地上一层,目前的商户包括健身会所等,现在的二层都是后加盖的违建,认定总面积850平方米。

        在违建顶部记者看到,施工人员正在对楼顶的防水层进行拆除,他们手上的工具挺特殊,外形类似于大号的剃须刀,“这些都是我们自制的工具,一点点焊出来的。”施工负责人告诉记者,违建顶部防水层的铺设方式比较复杂,表面以下铺了厚厚一层胶,如果使用原始的切割拆除方式,溅火星容易起火,为了避免安全隐患,他们特意制作了特殊工具,像“刮胡子”一样,将防水层一条一条切割下来。“这样确实慢一些,但是安全第一啊。”

        □ “缆绳”安全隐患最大

        “这些地方是业主们着重提到的。”现场工作人员一边说,一边指着建筑顶部的几条钢索。按照最初的设计,在建筑周边还有几根高耸的铁柱,这些铁柱除了固定在地面外,还有几根斜拉钢索共同受力,铁柱与钢索加在一起,像是“桅杆与缆绳”。加盖违建后,违建的房檐直接顶到了钢索上,“随着大风,房檐与钢索会不断摩擦,日久年深,钢索变得脆弱,一旦断裂,安全隐患可想而知。”

        据工作人员介绍,在加盖的这一层违建当中,除了一般的商业机构外,还有一所幼儿园。小区业主们通过业委会不断反映相关问题,除了担心本小区业主的安全问题,更担心幼儿园孩子们的安全。

        □ “五方会议”解决违建

        东湖街道办事处拆违办负责人侯文宇告诉记者,澳洲康都小区的这处违建是从5月5日开始拆除的,按照业主们的要求,违建拆除后要对原建筑进行原貌恢复,总施工预期50天。从去年8月开始,业主们集中反映了小区这一违建问题,街道及相关部门高度关注,第一时间处理解决。今年3月,包括街道、社区、物业、小区业委会、建筑产权人进行了“五方会议”,后在街道提出可以启动专项资金,帮助产权人拆除违建的前提下,拆违工作达成一致。

        侯文宇说,东湖街道是朝阳区6个无违建街道试点之一,按照相关要求,在2020年以前街道要做到违建清零,到目前为止,街道辖区内,面积较大的违建已经基本拆除完毕,从今年的工作计划来看,实际拆除面积已经远超预期。按照进一步工作要求,违建治理工作还将深入到“房前屋后”。

        本报记者 景一鸣 文并摄  

  • 小猫头鹰
    撞蒙圈了

        经过两日“疗养”,昨天中午,在黑豹野生动物保护站工作人员的注视下,一只肥嘟嘟的东方角鸮慢慢走出笼子,抖了抖羽毛,随即腾空而起,飞进了一旁的树林里。这个小家伙大前天清晨出现在野保站拒马河总站的门前,当时它被放在一个纸箱里,晕头晕脑,站不稳脚,纸箱里还留有一张纸条:“撞到玻璃上,需要帮助。”

        其实,类似的事情并不少见。据黑豹野保站介绍,在一二线城市里,很多人都遇到过撞墙、撞玻璃的候鸟,有研究表明,是城市灯光和玻璃幕墙影响了它们的飞行。

        “箱里的纸条是谁写的、谁送来的,不得而知,我们分析极有可能是附近的村民。这已经是近期发生的第二起类似事情了,这些年,野生动物保护意识深入人心,遇到自己救助不了的动物,村民们都会主动联系保护站寻求帮助。”

        黑豹野保站站长李理说,箱内的小家伙是东方角鸮,属于国家二级重点野生保护动物。它的相貌十分符合公众对猫头鹰的印象,圆脸庞,大眼睛,还有一双直立的“耳朵”——其实,那是耳孔附近生长的羽毛,有促进声波聚焦的功效。东方角鸮身材娇小,即使挺胸抬头也不过两个拳头叠起来这么高,浑圆的头部占了很大比例。

        工作人员将东方角鸮从箱子里抱出放到地面上,发现它晃来晃去站不稳,两个翅膀耷拉在身体两侧,但它的体态很健康,并未出现骨折等迹象。工作人员准备好水和食物后,小家伙很快就进食了,工作人员也决定进一步观察。

        下午五六点钟是猛禽的活动时间。经过将近一天的休整,这只东方角鸮开始活跃起来。为了让它尽可能放松,早日恢复状态,工作人员还特意找来一根大树杈,用这种方式模拟野外自然环境。东方角鸮很是“受用”,它站在树杈上,有时一只眼睛睁着,一只眼睛闭着,有时半眯着眼,样子很是可爱。

        李理介绍,保护站经常救助猛禽,但东方角鸮非常少见。这种猛禽虽然在北京有分布,不过很难见得到。猛禽类的保护级别至少都是国家二级以上,最适合它们的环境就是大自然,所以经过两天观察,工作人员将恢复了状态的东方角鸮放归自然。

        释疑

        候鸟为啥“爱”撞墙

        无独有偶,前一段时间黑豹野保站刚刚救助过一只撞墙的丘鹬。

        据中科院动物研究所博士解焱介绍,鸟类撞墙、撞玻璃的根源,其实都是城市灯光和玻璃幕墙惹的祸。候鸟在夜间迁徙时,依据月亮和星星来辨别方向。当遇到浓雾天气,如果此时地面有强光源,在雾的作用下就会形成一片亮白区域,给鸟类造成“自然光”的假象,导致它们集体向有亮光的方向飞行,当飞近了发现情况不对时,已经来不及躲闪。玻璃幕墙也是同样的道理。在白天,玻璃反射的光影会给鸟类造成一种假象,以为玻璃中的影像就是蓝天白云。猛禽的飞行速度极快,当它们发现玻璃假象后,很难及时“刹车”。

        本报记者 刘琳  

        图片提供 李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