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坐艰行难 这些路段磕磕绊绊

        街头座椅,被水泥围栏团团包裹;狭窄步道,被各种设施占据难以通行。日常生活中,总有一些细节让人如鲠在喉。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副院长李迪华一段一年前的演讲,最近又火了,他选取了我们日常生活中很多习以为常的设置,比如人行道、椅子、行道树等,来说明人性化设计的重要性。为此,北京晚报记者走访了北京城的诸多角落,发现有很多值得改善的细节,可以帮我们的城市变得更亲和、更友好。

        行

        宽度窄障碍多 行人被迫走车道

        探访地1 西钓鱼台路(空军总医院西侧路)

        下午3点,位于西钓鱼台的空军总医院门诊部已经过了最繁忙的时刻,但西钓鱼台路上仍然不断有车进进出出,开进或离开医院门诊部的停车场。在繁忙的双向车流中,不少行人也走在了行车道上,引起了一阵阵催促的车喇叭声。

        “催什么啊,我也不愿意走车道啊。”一个刚走进西钓鱼台路20米的小伙子朝开车人嘟囔了一句,但还是给身后的白色轿车让出了路,自己站上了不知道算不算得上人行道的狭窄地带——从构成上看,有路缘石、人行道砖、线杆,但仅仅40厘米左右的宽度实在难以让人顺利通行。

        这样的超窄人行道向南延续了100米,再往南,人行道宽度渐宽,达到了80厘米左右,但依然难以下脚:为了防止违章停车,人行道边缘密密麻麻地设置着门字形的阻车杆,占去了20厘米的宽度,而果皮箱、线杆、树池、停放的共享单车则占据了剩余的宽度。

        路东人行道也是类似的情况,市民们要么踩着路缘石前进,要么干脆走到行车道上,人车争道又引发了频繁的喇叭声和拥堵。

        探访地2

        二里沟路(首师大实验小学门口)

        在首都师范大学附属小学(原二里沟中心小学)附近,也存在着类似的情况。

        根据附近居民提供的线索,北京晚报记者于上午10点半来到了小学门口。记者看到,从小学门口沿着二里沟路往南,人行道最宽处达到1米以上,最窄处约40厘米,然而不管人行道多宽多窄,每隔5米左右,人行道上就会出现一个水墨画风格的长方体灯箱,占去30厘米左右的宽度。在小学门口这一情况尤为严重:出大门右拐,两根电线杆、一根路灯杆、一个道路交通指示牌、一个灯箱,参差立在人行道的起点。

        记者在这里徘徊二十分钟,无论是纯步行、推着婴儿车,还是拉着买菜小车的市民,都被挤到了行车道上。

        除了占道灯箱,有市民提供线索,最近小学门口往东的人行道上,又增加了海量的石头圆球,差不多1米一个,实在令人摸不着头脑。

        探访地3

        地铁双合站

        “有了娃之后我发现,很多人行道为了防止车开上去,装了那种矮立柱,对婴儿车是非常不友好的。”小程是家住朝阳区的一位宝妈,她告诉记者,一般最窄小的婴儿车是伞车,但很多矮立柱之间的距离设置得非常窄,连伞车都推不进去,必须抬起来举过去,如果是多人带孩子出行,还勉强可以克服,如果一个人推着孩子出去,那就根本没法走人行道了。

        上个周末,小程带儿子出门,就在双合地铁站碰到了这样的一排矮立柱——从人行道拐到地铁站入口旁边要经过一个连接口,大约4米的宽度,装了9根矮立柱。无奈之下,小程只得和丈夫把婴儿车抬了过去。

        “除了矮立柱,还有很多街心公园的Z字形栅栏,婴儿车也是过不去的。”小程说,婴儿车是这样,老人或者残障人士坐的轮椅肯定就更严重了。

        坐

        材质差位置怪 行走休憩难满足

        探访地1 积水潭医院、同仁医院南区

        李迪华题为“与人为敌的人居环境”的演讲,在某新闻客户端上最近的一次转载,依然有一万多个赞。被点赞最多的一个评论是关于医院的座椅:“最恨医院的铁椅子,著名骨科医院积水潭就是铁椅子,很多都是椎间盘突出患者,坐上铁椅子凉得钻心疼!”

        记者在上周实地走访了积水潭医院,这家拥有63年历史的医院,依然有数栋保持当年风貌的老建筑。门诊楼内,人员密集,记者看到无论是骨科、中医正骨还是脊柱外科,等候区都只安排了铁椅子。“这天儿暖和了,感觉还行吧,前一阵刚停暖的时候,真挺凉的。”经常到此就诊的刘大妈说,积水潭医院骨科 “一号难求”,所以虽然椅子“不友好”,但她也只能忍耐。

        向医院物业管理人员求证,记者得知,医院里几乎都是铁椅子,而且长久以来都是这么设置的。有网友在讨论医院铁椅子时认为可能是出于消防、安全等因素考虑。但记者仔细在积水潭医院寻找,还是在口腔科门诊等候区和急诊输液室找到了相对舒适的软包椅子,可见,医院是具备设置软包椅子条件的。

        老医院如此,新医院情况如何?记者来到位于2004年开诊的亦庄同仁医院南区,发现除了一楼儿科有两排软包座椅,医院门诊其他区域绝大部分座椅也都是铁的。在妇产科等候区,年轻的父母自带了垫子铺在铁椅子上,让小宝宝躺平休息。询问医院服务台是否会考虑增加软椅子的数量,工作人员表示,“可以将这个意见传递上去”。

        探访地2 松榆北路

        朝阳区松榆北路南侧人行道上,有两把“没法坐”的椅子。这两把椅子被新建的水泥围挡完全包围,行人要想坐椅子,必须跨越水泥围挡。

        在记者观察的半小时时间里,没发现一个行人使用这两把椅子。松榆西里热心的张大妈告诉记者:“大概是去年11月份,这里改造绿化带,修水泥围挡,这两把椅子就被挡起来了。椅子腿是当初焊死的,搬不走,所以也就没搬动。”椅子没法坐,张大妈无论是出门遛弯还是参加社区治安执勤,都只能坐在冰凉的水泥围挡上。“没辙啊,我们岁数大,又迈不进去。”并不是没有解决办法,记者从此处向东走了大约100米,在松榆北路与武圣路交口处,就有两把木椅子,毫无遮挡地安放在人行道上,对行人友好得多。

        点评

        提升人居环境考验治理水平

        “这个演讲播出去之后,与我最有同感的就是残障人士、老年人和父母年迈的人。”李迪华说。

        “空军总医院西边那条路我知道,变成这样原因是很复杂的。首先,人们缺乏规则意识,把车停在机动车道上会罚款,那我就停在人行道上。第二,道路管理体系有问题,停在人行道上交警是不管的,所以只能用别的方式,也就是各种各样的硬隔离,来阻止机动车开到人行道上,而硬隔离最终又变成了行人的不安全因素。”李迪华认为,加装硬隔离这样的治理方式会导致谁弱势谁吃亏,城市中行人是最弱势的,所以行人就成为了最终的买单者。“不能总是选择牺牲一部分人利益的方式来治理城市,硬隔离表面上看起来有效果,其实任何人都没有从中受益。”

        李迪华告诉记者,跟城市建设相关的各个行业,都有相关规范来建议或者规定人行道的宽度,而根据他的观察,人行道的有效宽度要达到4米以上,行人才能真正走得舒适。以西钓鱼台路为例,在道路整体宽度不足的情况下,可以考虑双向机动车道改单行道,或者将两侧的人行道合并在一侧,形成一个单侧双向的人行道。

        “我们要很强烈地意识到,改善城市的步行环境已经迫在眉睫,但同时也不能着急。”李迪华说,城市治理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涉及到的部门众多,“市民们如果对城市建设不满,一定要通过12345等渠道推动问题的解决。”

        本报记者 白歌 孙毅 文并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