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韩国人怎么过传统节日

        ▌陈梦溪

        5月5日清晨的永宁殿门口热闹起来。首尔的市民们从殿门口领了介绍册,陆续走进殿前广场。广场上人群渐渐坐满,小孩子也安静地盘腿坐在垫子上。殿内依旧空空荡荡,所有人都在等待一个时刻。

        上午九点, 已有人忍不住四下张望,入场的观众越来越多。广场上,几件传统乐器在晨晖中发出金色的光芒,像在凝视着期待的观众们。再过一个小时,“宗庙大祭”将在这里开始。

        “宗庙大祭”又称“宗庙祭礼”,这个祭祀朝鲜王朝国王和王妃的儒教祭祀仪式是朝鲜半岛礼仪最高的仪式,其中还包括对农业丰收的祭祀。“宗庙大祭”最早从九世纪的新罗时代传入朝鲜半岛,在新罗之后的高丽王朝和朝鲜王朝得以延续,朝鲜王朝太祖李成桂在创立李氏王朝后,在新的都城即汉阳修建了景福宫,同时修建了宗庙。从那时起,每年的祭祀都在宗庙举办。宗庙坐落于首尔四大宫殿的昌德宫南侧,几座主殿掩映在茂密的树林中。

        如今的“宗庙大祭”成了韩国年中最大的传统节日之一,定于每年五月第一个周日举办。这天,1995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指定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宗庙会免费开放参观。仪式中的音乐是朝鲜宫廷音乐的一种,被称为宗庙祭礼乐。2001年,“宗庙大祭”和宗庙祭礼乐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广场上,16个能奏出半音的黄铜钟挂在雕龙头的木头架子上,钟的大小和形状完全一样,但是钟壁的厚度不同,因而每个钟有不同的音高,演奏者坐在乐器后面的地上,用小音槌敲钟——这是编钟;16块“L”形的玉石板同铜钟编击乐器相对应,这种乐器从十二世纪以来便在宫廷仪式中一直起着一种必不可少的作用,玉石板的大小和形状也完全一样,但是厚度不同,因而每块玉石板的音高不同。最厚的玉石板发出的声音音高最高,最薄的玉石板发出的声音音高最低——这是编磬。这些都是仪式时演奏宗庙祭礼乐的乐器。

        此刻,不远处的恭愍王神堂喧闹着,参加祭祀的工作人员和乐师们身着黑色的官方祭祀服饰在进行最后的准备工作。这种宽大的服饰黑红相间,前后的裙襟上绣着不同的图案。旁边的御沐浴厅是他们“清洁”身体与灵魂的地方——在大祭前一天,“国王”与“大臣们”不但需要“清洗”自己,还有许多禁忌:不能听音乐、不能参加吊唁、不能看望病人、不能签署死刑文件……

        等待时,“国王”从景福宫门前的光化门出发。周围的“大臣”和“侍卫”是“国王”的随从,十个身着红色传统服饰的人为他抬着轿子。这种轿子与我们想象中古代的轿子很不一样,它没有顶篷和轿身,“国王”更像是坐在一张宽大的木板上。他们护送着“国王”一路来到宗庙的正殿。正殿内有19间房间,每个房间供奉着一个国王的牌位,正殿墙壁上还有忠于国王的有功之臣传。

        “国王”一行到达宗庙后仪式开始。身着朝服的官员们伴着祷告声向祖先牌位敬酒,第一杯酒是甜酒,第二杯酒是浊酒,第三杯酒是清酒。所有人都冲祭坛俯下身去。祭祀进行时,广场上人们跳着五百年前的舞蹈,管弦乐队演奏几百年前的宗庙祭礼乐。

        “宗庙大祭”前一晚的“燃灯会”则更有全民狂欢嘉年华的意味。“燃灯会”是为庆祝佛诞日而办,每年农历四月初八,在曹溪寺、奉恩寺和清溪川等地都会举行花灯展。曹溪寺位于首尔闹市区,东边紧邻游人如织的仁寺洞。这里是韩国禅宗的中心,大雄殿前高26米的槐花树和白松都是树龄近百的老树,茂密的枝叶在阳光下投射出巨幅的树荫。

        这几日的曹溪寺不再幽静,几千盏各色花灯遮盖住天空,古树的巨大枝杈从漫天花灯中穿出。因为寺庙本身不大,大型的花车便在门外沿着马路依次排开。

        天色渐暗,喧嚣渐始。花灯巡游的队伍从古城墙东门兴仁之门,沿着钟路大街走向钟阁,钟阁旁的曹溪寺便是花灯汇聚之处。每支巡游队伍少则二三十人,多则上百人,手提各式花灯,簇拥几辆体形庞大的主灯车,小的灯车一人推拉即可,大的灯车则要二十多人前后推拉,还有灯车状似“龙舟”,能乘坐几十人。

        花灯大都是参加巡游的人们自己亲手制作,除了传统的狮子大象、游龙戏凤、四大天王、仙女莲花等造型外,机器人、霸王龙、大熊猫、猫头鹰等造型各异、融合现代年轻元素的花灯也有不少。巡游绵延三个小时,上百支巡游队伍中,印度、尼泊尔、泰国、越南等国家的花灯各有其民族特色。举着花灯的人们不时停下来与两侧观灯的路人挥手致意,也会跑去与素不相识的人击掌,笑着说“加油”“谢谢”“祝福你”。

        巡游结束后,人们聚集在钟阁广场参加演出,无论是参加巡游的人群,还是碰巧路过的旅人,都随着歌声跳起舞来,敲锣打鼓直至夜深灯火阑珊。

        这次来首尔,“宗庙大祭”在笔者行程计划内,燃灯会便是误打误撞——灯会的宣传册就放在首尔最知名宫殿景福宫的门口处,想错过也难。一个农历四月初八,一个阳历五月第一个周日,今年却巧合撞期,一早一晚,相隔不过半天;“宗庙大祭”的起点光化门东边不到500米便是燃灯会庆典演出的钟阁,一静一动,各有趣味。

        据统计,韩国信仰佛教的人口占23%左右,虽然近一半的人口并没有宗教信仰,但当今韩国人的价值观认同受儒家影响颇深,这两个传统节日在如今都走进了更广大民众的生活中。在尽量还原古仪式的同时,祭祀仪式的主办方为了让更多人参与而做了许多现代的改动。古时的仪式很可能是晨曦时进行,而现代的仪式准备了全天都可参与的活动,市民通过在官方网站上预约便可以参加活动,现场就有不少大学生的身影。

        传统节日很容易演变得过度商业化,异化到消费行为,与其应有之意渐行渐远。如果你愿意,大可花半年时间制作一台工艺繁复的花灯,或是学习一种古乐器参与表演;若平日工作繁忙、囊中羞涩,也可以周末免费参加活动,随时加入离开。“宗庙大祭”与“燃灯会”却追本溯源,以传播普及传统文化为目的,以现代形式吸引更多人参与的同时,保持着传统的内涵,使古典与便捷找到了可以愉快共处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