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翻译“特工”

        4月24日,作为漫威系列电影尾声的《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在中国大陆率先首映。电影于凌晨开始放映第一场,许多电影院爆满。当日北京降水颇丰,但该系列电影爱好者的热情不减,没能看到首映场次的观众于白天陆续走进电影院,人数众多。

        2008年5月及6月,电影《钢铁侠》和《无敌浩克》先后上映,漫威电影宇宙(一种电影出品方式,指将有关联的超级英雄电影划归同一个大系列,剧情相互承接,联系紧密,不同电影的主角会同时出现在一部或几部其他作品中)由此开始布局。

        11年来,美国漫威影业陆续推出《钢铁侠》系列、《雷神》系列、《美国队长》系列及《复仇者联盟》系列等共22部影片,几乎影响了一代中国观众。

        作为近十年才进入中国的超级英雄电影,漫威电影的受欢迎程度后来居上,超过了更早进入中国的《变形金刚》《超人》《蝙蝠侠》等系列影片。作为这一系列终章的电影《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在中国大陆的上映时间甚至早于其发源地北美,可谓是进口电影在中国的一次“奇观”。

        随着电影关注度的上升,部分具有一定英语基础的观众开始关注电影翻译,每有该系列电影上映,影片的译制总为观众热烈讨论。电影的翻译人员显得颇为“神秘”,甚至有些像电影中屡屡提及的“Agent(特工)”。

        本期,本报记者专访了《复仇者联盟4》的翻译付博文,了解超级英雄幕后的翻译“特工”故事。

        观众观影热情极高

        “主要是担心剧透,之前一直看漫威,又是《复联》最后一个(部)了,所以必须去看首映。”段新岩说。尽管“第二天还要六点起来上班”,但她还是选择4月24日凌晨去唯一一家能抢到票的、“新街口某不知名”4D电影院观看《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下文简称《复联4》)。而在这家不知名电影院里,段新岩所在的影厅依然满座。

        出于对漫威宇宙系列电影的期待,很多中国观众充分利用了中国大陆全球最先上映《复联4》的优势,去各个电影院看凌晨第一场。实际上,担心被剧透,正说明了一部电影的受关注程度。

        同样担心被剧透的观众还有很多,在海淀区一家电影院,付博文买了IMAX影厅凌晨场的票,和一大批担心被剧透的“忠粉”一起观看漫威经历十余年布局终于呈现给观众的《复联4》。与周围翘首而盼剧情发展的其他观众不太一样的是,付博文早已经看过数遍这部影片。但在人群中,他要像个特工一样,保守关于剧情的“秘密”。

        作为这部影片的翻译,付博文走进电影院,藏身于跟他一样的漫威爱好者之中,一是因为IMAX版的电影“比我们看的工作版本(在画幅上)多了26%”,另外,他还想更直观地了解观众对自己上交的这份“作业”反响如何。“看看我们设计的点有没有‘爆’,对以后的工作也是一种校正。”

        从上大学时经常参加英语辩论赛的辩手,再到新东方英语老师,然后出国留学,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付博文的爱好、工作都要求他在别人面前表现自己、记住自己。直到他因为配音的爱好而走入电影配音这一行。入行之初,付博文的配音老师告诉他,做电影配音,是要为作品服务,要隐藏自己。

        “有些配音中会用到英语,有时(配音)导演会很愁,不知道该找谁。我就说‘我行啊’!”付博文回忆,“配音导演发现我的英语很地道。”由此,付博文为译制作品服务的范围拓展了,他不但为译制作品配音,还开始担任译制片的翻译。付博文担任翻译的第一部作品是2014年在中国上映的动画电影《挑战者联盟》,之后陆续翻译了《小飞侠:梦幻起航》《魔兽》等电影。2016年,付博文接到了翻译《奇异博士》的工作,由此加入了漫威系列电影翻译的行列。回忆起这段经历,付博文也会感叹:“之前做同传、翻译以及在新东方的经历都是绕不开的,对翻译电影的帮助很明显。”

        从事电影翻译的五六年中,付博文的任务难度越来越大,影片受到的期待与关注也越来越高。《复联4》在观众的关注度上达到了阶段性的顶峰,翻译的压力可想而知。放映完毕后,观众的反应让付博文印象很深,他在翻译过程中设计的点大家基本都有良性反馈。电影结束,很多观众都因为剧情哭了。即便已经看过多次影片,付博文依然很受感动。

        4月24日一天,他参加了3场观影活动,几乎都“泪流满面”。从某种程度上说,付博文的“泪流满面”既与剧情相关,也与他作为电影翻译的工作性质相关——这份工作太像特工了。

        翻译要对工作严格保密

        《复联4》已经是付博文翻译的第6部漫威宇宙电影了,此前的漫威电影《奇异博士》《银河护卫队2》《雷神3》《黑豹》《复仇者联盟3》都是付博文翻译的。当他向记者讲述这几年来的工作经历时,难免让人想起超级英雄电影中经常出现的“特工”。在付博文看来,电影翻译,特别是电影字幕翻译的第一要务,就是要“隐藏自己,为作品服务”——在采访中,付博文在谈到翻译的具体细节、剧情的发展等多个不同话题时用了“润物细无声”“低调”“电影里没有我”“不求在字幕上认识我、记住我”等多个说法反复强调这一点。付博文愿意把这种“低调”视为工作的本质,或者是实现“作品立得住”这一目标的手段。

        2016年,第一次接到漫威宇宙电影《奇异博士》翻译任务的时候,因为能够参与到自己很喜欢,同时又很受大家关注的电影的翻译工作,付博文感到“又惊又喜”。然而,就像所有的艰巨任务一样,随着工作的展开,《奇异博士》的翻译显得越发困难。付博文遇到的第一个挑战就是电影中医学术语的翻译。电影讲述了出色的神经外科医生史蒂芬·斯特兰奇在一次车祸中失去了像之前一样进行精准手术的能力。影片最后,斯特兰奇在古一法师的帮助下成为了拥有超凡魔力的奇异博士,并且得到了拥有操控时间力量的无限原石。

        电影一开头,便通过演员本尼迪克特·康巴伯奇标志性的快嘴展示了斯特兰奇博士医术的精湛,而将电影中涉及的医学名词进行准确翻译则可以使中国观众更清楚地认知人物形象,为后面的剧情服务。“翻译不是万知万能的。”付博文说。为了能够准确地理解这些词汇,付博文找到了自己一位曾经留学美国做医学博士后的医生朋友进行咨询。但是,因为影片译制人员必须对所有没参与这项工作的人保密,付博文也不能告知朋友自己究竟为什么要弄清这些词汇的意思。面对朋友的询问,他只能“隐瞒”。

        “隐瞒不代表欺骗。”这是付博文在面对家人、朋友“最近在忙什么”这一问题时的核心回答思路。从某种程度上,这与著名系列特工电影《碟中谍》中的经典台词“我既不能承认,也不能否认,除非得到相关授权”如出一辙。“我一般都会回答‘我在忙项目’。”朋友们知道付博文翻译过漫威电影,再有相关新片上映时便总问他是不是参与翻译了,付博文通常会回答:“我不知道啊。”还有时候,他索性不回复朋友的信息。直到电影上映,朋友们在片尾字幕中看到付博文的名字,往往会说:“你嘴太严了。”

        特工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往往并不知道任务的全部,只完成自己负责的相关部分,付博文在翻译漫威系列的时候也是如此——工作版影片在很多重点部位都打着厚厚的马赛克。与特工执行任务地点高度保密类似,在翻译过程中,付博文会在一间“小黑屋”中进行工作,被问及这间小黑屋究竟在什么位置,付博文只是笑笑,并不作答。

        翻译最像特工的一点,是这一任务没有重来的机会,付博文说:“泼出去的水,翻出去的字,作品中有任何不满意的地方,只能下一部作品再改进了。”

        下转35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