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翻译“特工”

        上接34版

        好翻译要隐藏自己

        付博文经常会说这样一句话:“Part of the job is to take blames.(工作的一部分就是接受质疑)”就像那些无形无声的英雄特工一样,电影字幕翻译是无声的,这种静默体现在电影进行中,更体现在电影上映之后如何面对观众对翻译的评价。就像自己说的那样,面对网友的质疑,付博文往往选择“Take them(接受他们)”。

        在英语教育普及化的今天,有能力观看原声字幕版进口电影的人往往会对电影的翻译进行评论。其中一些人可能只是听懂了某几个词,便开始进行批评和发挥。在这一过程中,他们选择完全忽略电影原产国和中国在文化等方面的差异。

        实际上,好的翻译恰恰在尽力弥合这种差异。在《复联3》中,其他人物评价雷神索尔(这一角色来自北欧神话中的雷神索尔)为“Like a pirate had a baby with an angle(直译为就像海盗和天使生了个小孩)”,而中文里拿名词形容名词的方式并不多见,所以需要通过该名词常见的形容词来进行暗喻的描写。为了能让观众体会到角色的原意,付博文创造了后来被广泛讨论的“高贵狂野”的说法,将此句翻译为“像是高贵天使和狂野海盗的结晶”。

        漫威电影宇宙系列作品的一大特色是人物间会进行极具幽默感,往往引得观众会心一笑。在付博文翻译的《银河护卫队2》中,有一个名为“Taserface”的角色,其英文直译为“泰瑟脸”或“电击脸”(Taser是一种非杀伤性的电击枪)。这个角色脸上有很多类似电击后产生的伤疤的褶皱,相貌丑陋。同时,他却觉得自己很酷,但是银河护卫队的一员,被改造的浣熊“火箭”完全不能理解这个名字酷在哪里,所以对他大肆嘲笑。付博文说,这个梗很奇怪,如果直译为“泰瑟脸”或者“电击脸”的话这个梗就很难被观众所理解了,所以在与片方讨论后,他别出心裁地运用了谐音的方法,将这个角色的名字翻译为“电击杀冒(谐音为傻帽)脸”以达到原作想表达的效果。

        同样是这部电影,其中已经生长到少年阶段的树人格鲁特沉迷于游戏,作为它最好朋友的火箭说它“You will rot your brain”,一些翻译中将其翻译为“玩物丧志”,但这就不符合火箭脾气暴躁、粗鲁的人物设定,所以付博文将其翻译为更符合人物设定的“再玩就傻了”。

        在电影《复联3》中,星爵称呼灭霸为“Grimace”,这个词原意是麦当劳的“奶昔大哥”(左图),是上世纪九十年代麦当劳推出的四位卡通人物之一。但随着麦当劳的本土化,四位卡通人物现在只有麦当劳叔叔为中国观众熟知。所以在翻译这个词的时候,为了能让观众理解星爵想表达的真实意思,付博文借鉴了网友对灭霸的称呼“紫薯精”,之后还说服了片方采纳这个称谓。事实上,观众基本都接受了这个翻译。

        其实,在漫威电影的翻译工作中,所有涉及双关或译者遇到的不清楚的地方,翻译都会经过片方相关部门,直接找到美国漫威的制作者查询创作原意,以达到和原意思最接近的翻译,所以现在漫威的翻译都比较精准。

        除了要让观众接收到电影原本安排的笑点,好的翻译还不能让观众有“出戏”之感。在翻译《奇异博士》时,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付博文曾经半开玩笑地对其他工作人员说,因为斯特兰奇这个角色比较“葛(另类)”,应该把他翻译成“葛大夫”。但他马上就否决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在翻译中要避免过度方言化、地域化。”

        与此类似的还有《银河护卫队2》中的一句翻译,剧情中有主人公“星爵”探寻自己身世的情节,星爵有一句“My father was from the stars”的台词,如果将其硬套此前大火的韩剧《来自的星星的你》梗可以翻译为“我爸是‘来自星星的你’”,但为了避免观众“跳戏”,付博文选择了中规中矩地将其翻译为“我爸是外星来的”。

        《银河护卫队》系列电影有一个突出的特点是主人公十分喜欢欧美老牌乐队的作品,这些音乐的歌词也是辅助剧情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付博文介绍,从《银河护卫队2》开始,漫威电影翻译就此出现了一项新的变化:“其实因为版权问题,全球的字幕版都不会翻译出电影中出现的歌词字幕,但因为片方希望帮助中国大陆观众更好地理解剧情和更投入电影,所以中国大陆版的所有歌曲在不影响对白字幕的前提下,都有中文字幕。”

        换句话说,好的翻译应该是为观众更好地观赏影片服务,而非翻译人员个人的炫技。就像好的特工一样,他们运用自己的能力是为了完成任务,而非单纯地展示自己的能力。

        漫威火爆的原因

        4月24日这天的大雨似乎提前开始了今年的夏天,也为很多漫威迷过去的11年画上了句号。小妍在这天冒雨观影,去的时候她穿了一双某运动品牌联名漫威制作的运动鞋,而她的裤子上则印着她最喜欢的漫威英雄钢铁侠。今年已经二十多岁的她,之前在香港迪士尼乐园看到由演员扮演的钢铁侠时激动得哭了出来:“不怕你笑话,钢铁侠的能源灯和眼睛在布景的烟雾里亮起来的时候,我哭到撞墙。”小妍并不觉得这种表现可笑,她在与演员扮演的钢铁侠合影的时候感到极其幸福。所以在《复联4》的最后,钢铁侠为了打败反派灭霸而牺牲自己的时候,小妍“哭得很惨”:“我相信他存在。”

        同样喜欢漫威电影的索菲亚则把自己的喜爱表现在另一方面,她会关心人物命运的走向,在《复联4》上映前就已经根据先一步上映的《惊奇队长》和《蚁人2:黄蜂女现身》猜测出了《复联4》中英雄们逆转《复联3》败局的方式(在《复联3》中,超级英雄们输给了反派灭霸,多一半的英雄化为尘埃),而她喜欢的漫威英雄则是与钢铁侠在性格上几乎截然相反,还曾处在对立面的美国队长。

        因为《复联3》在中国大陆上映的时间晚于其他国家和地区,索菲亚早在《复联4》上映之前就定好了去往香港的机票,准备在香港观看首映。后来得知《复联4》在中国大陆上映时间系全球最早,索菲亚还是选择了凌晨在大陆观看影片,之后再飞往香港。

        想要在4月24日这一天看到电影并不容易,中学教师李明阔提前4天就定好了下班后的电影票,之后冒雨观看。他的学生们也因为老师可以更早地知道结局而十分羡慕。与前面的女观众喜欢某一位超级英雄不同,李明阔喜欢《复联》和漫威的原因似乎更男性化一些:“其实我特别喜欢的就是多方争霸、互相制衡的模式。小时候我看过一部国产的剪纸动画片《人参王国》。里面就是人参国、野兽国、飞禽国、水族国各方势力为了夺得宝藏各种争霸、制衡,但最后为了抵抗怪兽,就联合团结起来。我其实就是超级喜欢各种不同能力、不同立场的英雄互相制约,最后联合抵抗‘大boss’的模式,百看不厌。”

        这三位观影者都是普通的青年,但是他们喜欢漫威宇宙电影的原因却具有普适意义:这些青年接触漫威宇宙电影时小则十几岁,大则二十出头,11年过去,他们从少年成为青年,甚至有影迷从青年长到壮年。在这十余年中,他们跟随电影中的人物一同成长,随着复仇者的大集结,电影也告一段落,观众的少年梦想或在电影中实现,或随着钢铁侠与黑寡妇的阵亡破碎。

        付博文也在系列电影中看到了角色的成长,他最喜欢的漫威角色就是在漫威系列电影中成长轨迹较为明显的雷神索尔,在《雷神》系列电影中,取材于北欧神话的雷神索尔不只是神,更是一个从“以为力量是一切”的青年成长为为了“国难”挺身而出,之后为了保卫自己的家园付出了重大牺牲的男人。就像《复联》中的另一个角色“撕裂者”德拉克斯评价的那样:“他不是‘哥们’,是‘爷们’。”

        当然,在这些较为专业和资深影迷的身旁,还有另外两类影迷,一类是由漫威电影喜欢上漫威漫画的极专业影迷,还有一类则是不那么专业的影迷。somehacker就是一位由漫威电影喜欢上漫威漫画的、十分专业的影迷。4月24日,他在上海冒雨去电影院看电影,“但还是没挡住剧透”:作为漫画影迷,他推测出美国队长会在复仇者们山穷水尽之时举起雷神之锤(雷神之锤只能被它所认可的人举起),并且把这一猜想发在了知乎上的讨论帖里。影片上映当日,somehacker还没进电影院,就有其他知乎用户在他曾经的回答下面告诉他:“你猜对了。”二次观影时,somehacker还遇见了更让人哭笑不得的事:“结尾黑豹搂着他妈和他妹妹,旁边有个人说这是他老婆。”

        出现了不同层次的影迷恰好能够说明漫威电影火爆的原因:它们能够满足不同人不同层次的需求。在付博文看来,漫威电影的火爆其实是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下,快餐文化与经济发展相适应的体现。超级英雄之于人类是强大的,而人类之于其他物种就相当于超级英雄。这种关系的类比,其实是观影者思考人类之于其他物种关系的起点。对于一部分观众来说,漫威系列电影是进行深入思考的一个开端。

        付博文说,正是电影技术的进步使得钢铁侠、绿巨人浩克得以被逼真地搬上银幕,但眼下科技发展的速度太快,难免让人焦虑:如果科技产物摆脱了人类的控制该如何应对——就像《复联2》中的人工智能“奥创”反而要灭绝人类那样。在那部电影的最后,是超级英雄拯救了人类。同样,在《复联4》最后,是超级英雄打败了要毁灭宇宙从而再次分配宇宙资源的反派灭霸。“超级英雄电影是现代人们的‘安慰剂’。”付博文最后说。  本报记者 袁新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