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世界杯至少打24场 中国队这回赚了

中国冰壶成功“固点”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05月15日        版次: 30     作者:

    当中国女子冰壶第一代开拓者王冰玉、柳荫、周妍、岳清爽、刘金莉等人离开一线后,中国冰壶在2019年掀开崭新的一页。为提高中国冰壶水平,打好北京冬奥会,中国与世界冰壶联合会联合推出世界杯赛事。世界杯上,中国女队只差一步,挺进总决赛决赛,中国男队以亚军收官。世界杯比赛让中国队至少可以打24场比赛,中国冰壶队得到锻炼,成功完成四步战略走的第二步“固点”阶段。

    ■ 世界杯不同于世锦赛

    冰壶世界杯是本赛季全新推出的国际赛事,是一项高奖金、高水平的商业赛事。世界冰壶联合会与中方运营机构签订的合作是到2022年结束。这意味着2022年之后,冰壶世界杯是否存在还是未知数。冰壶世界杯带有中方邀请的味道,而在世界冰壶联合会的运作下,世界杯高水平得到了保证。

    今年推出的世界杯赛事,在4个地方举行,前三场是分站赛,中国承办了世界杯总决赛。按照规则分站赛前8名晋级总决赛,而中国队作为世界杯总决赛的东道主,在前3个分站赛中,无论取得什么样的名次都可以直接参加在北京举行的世界杯总决赛。这样的赛制设计,无疑增加了中国队与高手过招的场次,某种程度上可以理解为,世界冰壶联合会专门给中国队办了一项国际赛事。当然,中国方面也提供了资金保证。

    世界杯总决赛是在世锦赛之后举办,各国运动队都把全部精力投入到了世锦赛上。因此,世界杯总决赛的比赛强度就不像世锦赛那样高了,这也给了中国队创造佳绩的机会。而与世界强队过招,并取得佳绩,无疑既提升了中国队的水平,也增加了中国队的信心。

    ■ 固点为了精兵和冲刺

    从本届世界杯总决赛来看,中国冰壶队至少完成了四步走的“战略部署”的第二步“固点”,而固点是“精兵”和“冲刺”最后两个阶段的基础。《2022年北京冬奥会参赛实施纲要》制定了详细的阶段任务,其中2018年是扩面阶段,扩充国家队人才储备,引进世界顶级教练团队。2019年是固点阶段,初步固定国家队组成人员,基本明确重点运动员。2020年是精兵阶段,在“大国家队”模式下,最大限度取得奥运资格积分。2021年是冲刺阶段,全力取得冬奥参赛资格。

    经过2018年扩面阶段,中国女子冰壶“大国家队”成立。经过一个赛季的征战,现在中国女子冰壶“大国家队”,涌现出了梅杰队和姜懿伦队。

    此前的全国锦标赛中,姜懿伦队输给了梅杰队,梅杰队代表中国参加了2019年女子冰壶世锦赛。经过努力,梅杰队挺进了世锦赛六强,六强包括瑞典队、俄罗斯队、韩国队、瑞士队、中国队和日本队。这是自2011年王冰玉率队征战世锦赛后时隔8年,中国女子冰壶队再次晋级世锦赛复赛。虽然最终无缘四强,但梅杰队的表现值得肯定。从世锦赛可以看出,亚洲和欧洲各有三支强队,亚洲中日韩三足鼎立局面确立。2019年女子冰壶世锦赛,梅杰队阵容为:一垒手麻敬宜、二垒手姚茗悦、三垒手梅杰(队长)、四垒手王芮(副队长)。

    后来,在全国冠军赛中姜懿伦队击败了梅杰队,从而获得代表中国出战冰壶世界杯总决赛的资格。姜懿伦队以9比2和7比3两胜美国队,先以1比4输给加拿大队,而后又以7比4击败加拿大队,先以5比6负于日本队,又以2比7再负日本队,3胜3负无缘决赛,比赛成绩还算不错。客观说,中国女子冰壶队完成固点阶段的任务。

    本届世界杯总决赛,中国男队发挥相当出色。在双循环的赛制中,东道主中国队与瑞典队和美国队都是一胜一负,成绩可嘉。中国队7比5和4比3两胜加拿大一队,可圈可点。中国队4胜2负,一举杀进总决赛的决赛。

    而曹畅和苑明杰组成的混双冰壶队1胜5负成绩一般,但从混双国家队拥有多支组合来看,他们也完成了“固点”。

    ■ 推进量变到质变

    正在成长的中国冰壶队最缺少的是高水平国际大赛的锻炼,没有高水平国际比赛的量的积累,就不会有高水平的质变,中国之所以和世界冰壶联合会一起合作推出世界杯这项赛事,就是为了增加中国队比赛场次。

    中国女子冰壶队没有挺进决赛,队长姜懿伦说:“和世界强队交锋,我们发现对手在细节方面的处理比较好。我们很感谢世界杯赛事,这让我们有更多的机会和高手们同场竞技,是很好的历练。”中国男队能进总决赛决赛已是一次很大的突破,中国男子冰壶队队长邹强说:“在高水平赛事中,这种锻炼对全队太难得了,参加这次世界杯,对中国男子冰壶队的成长有利。”

    世界杯有混双、男子和女子3个单项,不算每站比赛决赛场次,只算小组赛双循环场次。一支队伍一站至少打6场比赛,3个分站加上总决赛,一支队伍至少可以打24场比赛。世界杯都是强队,中国队等于在强队俱乐部里竞争。虽然强队们重视程度不如世锦赛和冬奥会,但比赛有价值。何况,一个赛季还有世锦赛以及其他国际比赛。一支高水平运动队一个赛季至少要打40场国际比赛,才能保持自己良好的竞技状态。

    对于首届冰壶世界杯,中国国家冰壶队领队雷懿谈了自己的看法。她说:“中国男队进入决赛,并不是说我们已经具备了与国际高水平对手竞争的实力,还是要清醒地看到差距。这次冰壶世界杯,我们是借助了主场优势,而且在准备过程当中相对细致。对于国际队伍来说,他们也有时差、场地以及周围环境的不适应等因素,而且这并非是世锦赛,人家重视程度也未必够。这个赛季中国男队经历了很多,我觉得这是好事儿,当有了这种经历后,你在关键比赛中才能正常发挥。另外,一场定胜负的这种比赛,才能更好地锻炼心态,更能挑战你的技战术发挥。在比赛中遇到场地变化、壶的变化以及对手的难度,还有自己失误的情况下,如何去调整,这是很重要的,冰壶比赛是一个一个壶的积累。”

    中国男队从世锦赛名落孙山到这次挺进世界杯总决赛决赛,还是发生了不小的变化。雷懿说:“世锦赛后,我们用了三周时间有针对性地备战这个比赛,技术层面是让他们找回自信。他们四个人是一个新组合,需要有一个磨合期,最终形成一个信念,达成高度默契。”雷懿还是感慨,中国队高强度、高水平的比赛还是太少,未来还是要不断加强才行,这次世界杯至少不白打。

    本报记者 孔宁 文  

    本报记者 刘平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