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行道树虽好,小心绊脚

        秩序井然的道路,两侧的行道树为行人车辆撑起浓密的绿荫,北京的很多道路已经实现了“绿色”出行的图景。

        不过北京晚报记者调查发现,在增加城市绿化率的同时,仍然有一些细节问题并没有被处理妥当:过密的行道树阻塞了人行道的通畅,没有及时修剪树根导致路面的翘起;树池的裸露,更是给行人造成了安全隐患。

        专家建议,园林绿化部门在多种树的同时,应将行道树对出行和市民健康的影响也纳入考虑之中。

        路窄占道

        探访地

        西钓鱼台路(空军总医院西侧路)

        便道窄树木多 孰重孰轻不好说

        空军总医院西侧的西钓鱼台路边,“号贩子”正站在人行道上,向来往的行人与驾车人兜售专家号。事实上,“号贩子”们几乎是唯一站在人行道上的人群——这里的人行道窄处只有40厘米,宽处有80厘米左右,再加上林立在人行道上的各类设施,在其上行走困难异常。

        而各类设施中,有些密集过头的行道树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路西侧人行道北端,行道树每3米一棵,坚强地长在水泥砌成的围墙里;往南走到裕龙大酒店门口,人行道渐宽,但3米一棵的行道树又出现了,两棵树间仅能停放一辆共享单车。

        而在路东侧北端,也存在同样的状况。仅1米宽的人行道上,几组间距仅有3米左右的行道树,树池已将人行道上的所有空间占据,市民几乎只能踩着路缘石小心行走。抬眼望去,树木的枝丫已经在空中打起了架。

        “我觉得树多挺好,这不马上夏天了吗,我们经常在外面站着,有树比较凉快。”一位在附近兜售专家号的男子表示,反正人行道已经很窄了,即使把树砍了也没什么人走人行道,还不如留着树给大家提供树荫。

        而另一位路过的市民则表示了不同意见,当空间有限的时候,还是应该优先满足行人安全出行的要求。“我个人的意见是,人行道还是能走人最重要,能走人,人就不用走到马路上,就安全了。”

        树根拱路

        探访地

        马家堡路、角门北路、西翠路

        树根胀砖头翘 地面不平成烦恼

        “之前有一篇公众号文章说得好,叫‘好路都被树拱了’,马家堡路、角门北路这一片,就是这种情况的真实写照。”许女士家住杏林园小区,她告诉记者,她家小区出门一右拐,就能看到这样的景象,黑色的透水砖被一棵看起来并不是特别粗壮的槐树顶出了明显的弧度,“不光是我家门前,角门北路沿路到处都能见到类似的情景,只不过严重程度不一样。”

        记者按照许女士提供的线索来到这一带探访,发现许女士所言非虚,马家堡中路与角门北路交接的十字路口东北角,被树根顶起的路面和旁边因设置井盖而下陷的路面让一位推着助行车前进的老人走得格外小心,而在角门北路路北侧的公交站台,路面也出现了明显的变形。

        而在位于西翠路的京铁家园附近,有一段人行道几乎已经被树根破坏了:在西翠路的L形拐角附近,绵延不断的梧桐树将人行道拱起了一道道沟壑,有些盲道砖整块翘起,还有些直接从中间断裂,踩上去已经能感觉到砖石的松动与摇晃。

        “我们投诉过很多回,因为经常有人在这儿走路摔跤、崴脚,幸亏里面学校(丰台区第五小学京铁校区)的门不从这边路上开,不然对孩子就太危险了。”一位居住在京铁家园的阿姨正小心翼翼地从人行道上走过,她告诉记者,希望这条路的问题能尽快解决,给居民们提供一个安全的步行环境。

        记者随后致电丰台区园林绿化局询问此事,工作人员表示,此前已经接到过卢沟桥街道的联络,街道还同时联系了其他主管部门希望一起解决:“因为树的问题是我们处理,路的修整得由其他部门来负责,我们正在推进这件事的解决,请您再稍微等等,过一阵儿如果还没解决您再联络我们。”

        树坑崴脚

        探访地 

        马家堡路、白石桥南 

        占地多易崴脚 树池裸露不太好

        家周围的行道树,让许女士不满意的点不止树根拱起路面一处,多处裸露的树池也让她觉得很不安全。

        “这个十字路口往南往西,路两边很多树池子就直接露着,有些浅一点,有些要比路面低了得有15厘米,万一不小心踩进去,那脚肯定崴了。到了雨多的时候,那就要么一脚水要么一脚泥。”许女士说,尤其是十字路口东南角,人行道上比较乱,有电线杆,还有被拆除的设备遗留在路面上的残骸,在经过树池边时,能走的宽度也就不到半米。

        记者实地探访发现,这一带并非所有树池都是裸露的,有些树池里已铺上了草坪砖来保持和人行道的齐平,但大部分树池都没有加盖树箅子或用碎石填平。

        而在白石桥南公交站,记者发现了另一种圆形的树池,不仅占地面积更大,还专门用石板砌了一圈类似于路缘石的圆边,导致树池边缘略高于地面。而长约30米的公交站台上,一共有7个这样的树池,不仅占去了站台近一半的宽度,也让乘车市民在担心踩进树池之余,还要操心不被凸起的树池边缘绊倒。

        “幸亏这树池朝外的地方都装了护栏,不然人从公交车上下来,如果直接跳到人行道,很容易踩到树池的边儿或者直接踩进去。”路过的市民张阿姨说,还好这几个树池都不深,“不然一定会崴了脚”。

        往北一站地的国家图书馆公交站,记者在这里看到,公交站内的所有树池都用铁质的栅格树箅子盖上了,扩大了可站立的面积,等车的市民有的直接站在了树箅子上。

        为何仅一站地之隔,树池的处理情况并不相同?记者联系了海淀区园林绿化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树池是否加装箅子要看不同道路的设计要求,如果一条路上都没加装,大概率是这条道路设计如此:“以前树池都是没有箅子的,这两年开始逐渐加装,一是因为行人过多,拓宽一下通行的宽度,二是为了路面的美观。整体改造的路装的比较多,但老旧的路加装的希望比较小。”

        另一位负责相关路段的工作人员则反馈,已经记下了在白石桥南公交站加装树箅子的建议,近期内将推动加装。

        专家建议

        栽种行道树得因地制宜

        北京大学建筑与景观学院副教授李迪华在接受北京晚报采访时表示,西钓鱼台路上过分密集的行道树问题,需要从多方面来反思,第一个方面就是为什么行道树的优先级会如此之高:“对于北京这样的大陆性季风气候区,每年5月到9月确实需要遮阳,但10月到次年的4月是需要阳光来取暖的,5个月的遮阳可以用帽子、墨镜、伞来代替,7个月的取暖是无法代替的。那么不管人行道多窄,都要种一棵行道树,是不是走进了误区?”

        行道树与人行道通畅的取舍,在李迪华看来也非常简单:“有什么比行人在城市中便捷、安全行走更重要呢?特别窄的人行道,一定要减少行道树的数量。人行道宽度在6米以上,适合种一排。4米左右可以种,但不要种得太密。2米以内就不应该再种了,顶多在拐角或者局部较宽的地方种一棵,结合花坛精心设计,而不是拍脑袋不考虑实际情况。”

        李迪华说,像公交站台这样的场所,栽种行道树也是不合适的:“我明确地反对在公交站台上栽行道树,如果已经有行道树,我建议移走。因为公交站台人流量很大,而且有各种各样的人,包括孕妇、老年人、坐轮椅或者使用拐杖的人,公交站台应该是没有任何障碍的。我们的人居环境不会因为少了公交站的几棵树而变差,反而会更安全。如果短时间内无法移走,那么加装树箅子是一个不错的过渡措施。”

        对于上述种种问题,李迪华认为,需要园林绿化部门在推进绿化时多方面考量:“过去考虑的主要是绿化效果、树木在城市环境里的生长速度,现在不能只看种了多少树、绿地率的增长,树对人的健康的影响、对路面的影响,种的位置对行人安全有什么影响,也应该进入相关部门的视野中来。”

        本报记者 白歌 文并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