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盲道成“忙”道何时不再盲?

        最近一款模拟盲人出行的游戏,让不少玩家落泪。在游戏中,玩家通过软件来体验盲人出行不易。和游戏中玩家可以随时回到现实生活中不同的是,在实际生活里,盲人的出行除了依靠盲杖,主要还得靠大街小巷里的盲道。但是因为被占用,使得他们的出行变成了奢望。在本期《我们日夜在聆听》栏目中,记者对城市中的盲道进行了调查和体验。

        体验

        盲人出行有哪些问题?

        这款模拟盲人出行的游戏名为《见》,是一款公益游戏,时长在半小时左右。游戏中,玩家模仿盲人来完成系统布置的任务。根据游戏提示,玩家左手控制行进方向,右手操纵盲杖通过碰触来感受前方障碍物。玩家可视画面几乎是全黑的,只有碰触到物体时,才会略微显示出该物体的轮廓,由此展示盲人的触感,这样一款黑屏游戏却带来了别样的震撼。

        记者与多位玩家交流时,一位玩家说,进入游戏后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盲杖在哪里?因为什么也看不见,找到盲杖都很费劲。第二个问题是,手机是不是卡顿了,怎么不走呢?随后通过窗子扫进来的微弱光芒才明白,自己是在前进的,只是速度非常慢,这也才意识到,现在的自己是一位盲人。出了屋子,走在大街上,也才明白盲人有多依赖盲道,挡在盲道上的自行车、电动车,立在盲道上的电线杆,因为井盖造成的盲道七拐八拐,无数个关卡挡在了面前。“玩得有点烦躁,几度想放弃,可真正的盲人是没有退出这个选项的吧?玩到最后,一阵酸楚。”

        记者了解到,游戏制作者在设计游戏时,也到体验馆进行盲人体验,闭着眼走盲道、乘公交,把真实世界中揪心的点点滴滴映射到了代码上。

        地点1

        广渠路

        盲道太“忙”

        钱先生是一位视力残障人士,双眼只能感受到微弱的光芒,天色暗淡时,走在街上,盲道是唯一的依赖。近日他向12345反映,双井家乐福门前的广渠路,是他每天的必经之路。“从这里拐到九龙山路,再乘公交回家,可家乐福门前这段路太难走了。”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了广渠路,家乐福门前,送外卖的小哥数十人,他们坐在车上盯着手机,单子来了立即出发。从家乐福门前的广场骑车出来,在人行便道上碾着盲道前行数十米,对普通人来说,避让电动车不算难,但对于钱先生来说,这些不定时出现在面前的障碍,时时带来恐慌。回想起游戏《见》的前期制作过程,在现场记者也尝试闭起双眼,不足半分钟便“心态爆炸”,黑暗的世界中,穿行于身边的电动车难以判断距离,耳边是电动车电机的声响、捏闸的摩擦声,外卖小哥说话的声音、甚至是鸣笛,脚下是电动车走在盲道上带来的共振,身边是电动车擦身而过带起的“阴风”,寸步难行!

        “比起固定的障碍物,我们更怕的是这些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情况。”钱先生告诉记者,九龙山路口的第一棵行道树向盲道倾斜,家乐福门前地铁便利车的小桌板悬在盲道之上,这些障碍物是每天都有的,被撞几次,也就记在了心里,但横在路上的共享单车,随走随停的外卖电动车,是根本没法判断的,被惊吓、被磕碰、被绊倒,这样的问题每天都在发生。

        钱先生记得,前几天有辆自行车横在了盲道上,本想绕过去,但两边似乎都还有其他障碍物,他只好尝试把自行车挪开,但因为看不见,自行车没有扶稳,倒下的自行车砸在了别人的汽车上,当时心里五味杂陈:“伤了别人的车,特别内疚,盲道频频被占,特别无奈。”

        地点2

        小营西路 盲道被“占”

        近日,也有市民向12345反映,北四环小营西路等多路段存在停车占用便道、盲道的情况,记者到现场进行了核实。

        以小营西路北侧便道为例,部分便道高度与辅路是平齐的,机动车开上便道毫不费力。大段便道被车辆拦截,行人时而走在便道上,时而不得不走在辅路上。粗略统计,整段路挤占盲道的机动车不下30辆,共享单车、快递三轮更是不计其数。

        住在附近的居民李女士说,以前,她对于此类现象本不太关注,直到去年夏天一次经历,让她开始关注盲道问题。李女士回忆,当时有一位盲人原本走在小营西路北侧的盲道上,遇到车辆占路,只好一边探索,一边避让,感觉着越走越斜,因为便道矮,没有路牙,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走到了车道上。天色较暗,从后方驶来的机动车、自行车也看不到他身前的盲杖,都按喇叭催促。“当时真是很心酸,我就扶着他一点点走。”

        数说盲道

        前四个月

        反映问题1437件

        从今年1月到4月,市民共向市民服务热线12345反映盲道问题1437件,三四月份反映量较为集中,分别为476件和407件。

        问题反映者中

        只有四成为盲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些反映情况的市民中,视力残障人士不足40%。市民刘先生向记者道出了原委:“我们有时发现盲道被占,但是是哪条路?我们不知道。如果能看到路牌,能看清周围有哪些标志物,那就不需要盲道了。”刘先生说,盲道被侵占的情况比较普遍,不可能每被磕碰一次,就打电话反映一次,久而久之,只剩下无奈,还是希望整个社会共同关注这一问题。

        建议

        设立长效机制

        维护出行便利

        本栏目曾多次关注道路被占用问题,报道后相关部门都会迅速反应予以治理,在回访时往往能够看到,大量占用道路的障碍物几乎都清理了。问题基本解决了,百姓的反馈也是满意的。但记者采访多位盲人时他们都提到,侵占盲道问题并不容易解决,原因是条件比较苛刻,只能彻底治理。

        “被侵占一米和被侵占一百米对我们来说都是一样的。”多位盲人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解决盲道的侵占问题,障碍物是必须清零的,哪怕只有一辆自行车挡路,都是不合格的,盲人根本没办法判断这辆自行车在哪里,被磕碰一次,在盲人的思维当中,这条盲道上就满是自行车了,这也是很多盲人无法信任盲道的原因。本报记者 景一鸣 文并摄

  • 粉房琉璃街“僵尸车”拖走了

        本报讯(记者景一鸣)此前本栏目关注“僵尸车”问题时,有居民反映,西城区粉房琉璃街内两侧停满了车辆,其中不少车都是长年不动的,要么是一层土,要么是破破烂烂的。西城区红莲晴园小区“僵尸车”分布在小区道路旁、健身广场边以及小区花园内,让居民们十分头疼。回访时记者看到相关问题已经解决,记者从西城区委了解到,本栏目报道后,属地协调交通部门清拖小区内的“僵尸车”,目前已全部清理完毕。

        居民反映,大兴区亦庄天华西路北向南行道路东侧有一辆“僵尸车”,据附近居民说,这辆车停在此处至少有一年时间了。记者在现场看到,车上的小广告内容涉及车辆号牌业务及房屋租赁售卖业务。回访时记者发现,报道中提到的“僵尸车”已经移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