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深潜,到“海”的更深处

        ▌陈敏姣

        “他的讲述是深蓝色的,仿佛鱼饵,付初就像一只好奇的鱼儿,被牵引着,越潜越深,直到阳光都无法抵达的地方……”蔚蓝色的封面上,“蛟龙”号潜水器正在慢慢下潜。此时的我也正如一只好奇的鱼儿,被牵引着,随着故事慢慢下潜到海的深处。海水渐渐灌满了整个房间,四面水压袭来,人被抽离到很深很远的深蓝里。

        作为首部以蛟龙号深海探潜为主题的儿童小说,《深蓝色的七千米》紧扣时代脉搏,科学性与艺术性并重,将蛟龙号惊心动魄的深潜故事与少年一波三折的成长经历相融合。

        深潜,于时光的深处。当故事悄然开始,作者也深潜到了童年的碧波中,一段段童年的记忆在故事中复现。那个在阁楼昏黄的灯光里一字一句地读着妈妈的航海日记的少年付初,那个在海边的一家馄饨摊流连的少年付初,那个在海边发呆、在大街小巷狂奔的少年付初,都像极了年少的作者自己。

        “我是个与海结缘特别深的孩子。”对于出生在海边,成长于海洋研究世家的于潇湉来说,深蓝是这个故事的底色。而深蓝更是作者生命的底色,海边的一沙一石,老楼的一砖一瓦,童年的一草一木,都宛如一条条温柔的细流,流进了那片深蓝里,镌刻在了她的生命里。

        深潜,于科学的知识海洋。2012年,蛟龙号载人潜水器在北太平洋马里亚纳海沟创造了下潜7062米的深潜记录,这个荣耀的数字让国人为之振奋,也让于潇湉的心变得愈发激动。她立即把握住这个写作契机,她实地考察,深入深海基地,了解蛟龙逐梦的秘密;她博览丛书,收集大量的数据和资料,积累专业的写作素材。在这个深蓝色的故事里,蛟龙号设计者、潜航员们这些英雄人物就像老朋友一样来到孩子身边,亲切地为大家讲述了深奥的科学知识。年少时收到的妈妈的航海日记,也被作者匠心独运地运用其中,在故事中承担着传递海洋知识的重要角色。那一封封承载着妈妈的爱与温暖的信笺,成为眺望深海探索的窗口。于是,A型架、压载铁、机械手……这些看似遥远又陌生的科学术语,在作者的笔下成为孩子们口中最津津乐道的话题,那片深不可测的海域,成为孩子们心驰神往的蓝色乐园。

        当蛟龙号慢慢深潜到马里纳亚海沟,我们的视线也越来越下,我们和故事里的孩子们一起感受着被深海吞噬的黑暗,感受着无边无际、无着无落的孤寂,感受着不期而遇的惊喜与意外。也许是那深渊中默默耸立的古老山脉,也许是那深蓝的海水中纷纷扬扬的茫茫大雪,也许是在黑暗中邂逅的绚丽多彩的海底生物……这些真实而瑰丽的书写,甚至让我们怀疑作者是否也曾徜徉在深蓝色的梦里。作者让来自不同家庭、怀揣海洋之梦的孩子走进了蛟龙号的秘密基地,也让故事之外更多的孩子走近了这个深蓝色的梦。

        深潜,于少年心灵的深处。作者深潜于孩子的心灵世界,细腻地捕捉到青春期孩子敏感又矛盾的心理特点,真实呈现了当代青少年青春期的心理变化。

        故事里的三对亲子关系看上去并没有那么完美,甚至都有着各自的难言之隐:付初对于常常不在家的老付表现出来的亲切的疏离,唐冉对于吊儿郎当的不靠谱父亲的无奈,身世坎坷的梅兰菊对养父梅隆无法解开的心结,都让故事似乎蒙上了一层忧伤的海雾。付初那句脱口而出的“你也不过就是个在船上做饭的”,如烈日一般灼伤了老付的心,也让每一个读者为之揪心。少年作祟的自尊心,那么真实地刺痛了每个读者的眼睛。而这种疼痛感正是成长拔节之感,正是青春期的儿童与成人的一次权利的博弈。当儿童的自我意识逐渐觉醒之后,他们与成人世界的关系也悄然发生着变化。他们不愿意再服从家长的安排,希望获得像大人一样的权利,甚至会顶撞父母以彰显他们的权利。

        成长的疼痛感有时也发生在自我的找寻之路上。在这茫茫的海雾里,每一个人都在努力寻找属于自己的位置。一直想要成为蛙人的唐冉,却在反复练习后还是以失败而告终,他在海边一遍遍问自己,“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那他的位置呢?”身体的疼痛与内心的疼痛一起煎熬着这个满怀梦想的少年,青春的迷茫就像海水里没有方向的浮萍,此时此刻不知该何去何从。同样经历自我认同的危机感的还有要强的梅兰菊,她是那么想要证明自己,想要实现自己的梦想,却在成功的门口功亏一篑。碰壁的阵痛,没有熄灭梦想的火苗。痛定思痛后,这些孩子重新燃起了前行的勇气。

        所幸成长的疼痛都会在泪水和汗水中逐渐痊愈,都会在如愿以偿的欣喜中烟消云散。从未放弃海洋之梦的唐冉,最终成为一名正式的潜航员,他带着父亲未酬的壮志深入到了海洋深处;付初最终理解了平凡的父亲的伟大之处,不再为父亲的职业而自卑;敏感要强的梅兰菊,终于直面内心的创伤,勇敢地对养育自己的梅隆说出深藏内心的爱。在故事的最后,在突如其来的危机面前,这些孩子镇定自若,甚至凭借自己的力量化解了巨大的困难,他们的内心在一次次磨砺中变得丰盈而坚韧起来。

        “在那之上,她如同一尾飞鱼,正轻轻横渡。”故事中的少男少女们最终拨云见日、重获新生,这种重生又何尝不是给予了故事之外的读者横渡人生之海的勇气和力量呢?

        插图选自  《深蓝色的七千米》  

        于潇湉著  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

  • 姜子牙鼓刀扬声

        ▌傅奕群

        透视中华三千年岁月

        作家萧乾在散文《吆喝》中形象地描绘了老北京的“市声”:“卖柿子的吆喝有简繁两种。简的只一声‘喝了蜜的大柿子’。其实满够了。可那时小贩都想卖弄一下嗓门儿,所以有的卖柿子的不但词儿编得热闹,还卖弄一通唱腔。最起码也得像歌剧里那种半说半唱的道白。一到冬天,‘葫芦儿-刚蘸得’就出场了……”

        萧乾以平易又不乏生动幽默的语言,展现了老北京街市上的动人一景。吆喝就是市声,而市声就是口头广告。世界上最早的广告是通过声音进行的,这是最原始、最简单的广告形式。早在奴隶社会初期的古希腊,人们就公开宣传并吆喝出有节奏的广告,通过叫卖的形式贩卖奴隶、牲畜。古罗马大街上也充满了商贩的叫卖声。

        在我国,市声起源于何时,恐已很难考察,但我们仍能从古文献中窥探一二。

        屈原在《楚辞·天问》中记载:“师望在肆,昌何识?鼓刀扬声,后何喜?”《楚辞·离骚》中还记载:“吕望之鼓刀兮,遭周文而得举。”这里的师望和吕望,都是指姜子牙,意思是商朝末年的姜子牙在铺子里卖肉时,有意把刀剁得当当响,并高声吆喝,招揽顾客。“鼓刀扬声”实际上就是一种“市声”。

        春秋战国时期的《韩非子·难一》中有一则著名的寓言,即成语“自相矛盾”的故事:“楚人有鬻盾与矛者,誉之曰:‘吾盾之坚,莫能陷也’。又誉其矛曰:‘吾矛之利,于物无不陷也’。或曰:‘以子之矛,陷子之盾,何如?’其人弗能应也。”这则寓言比喻说话做事前后抵触,不能自圆其说,然而很少有人注意到它反映了商业活动中最普遍的广告形式——口头广告。

        口头广告可以说是最简便的商品推销方法。小商贩们可以自由地走街串巷做生意,因此,城市各处跑叫买卖之声不绝于耳。

        唐代西京长安设有东西两市,行业众多,市场交易热闹繁忙,招徕顾客的口头广告也是此起彼伏。诗人元稹在《估客乐》中对此有具体描述:“经游天下遍,却到长安城。城中东西市,闻客次第迎。迎客兼说客,多财为势倾。”诗人虽然抨击了商人的势利行为,但诗中的“次第迎”和“迎客兼说客”却生动地描述了当时商贩们争着做口头广告宣传的热闹场景。

        宋代孟元老所著的《东京梦华录》中,记录了北宋都城汴梁(今开封)的繁华景象:“是月季春,万花烂漫,牡丹芍药,棣棠木香,种种上市,卖花者以马头竹篮铺排,歌叫之声,清奇可听。”南宋政权迁都临安后,商业中叫卖传统被保留和继承下来。

        (1)  

  • 藐视本庭

        ▌雨果

        法国中世纪的黑暗与脆弱

        弗洛里昂大人推测全场哄笑,是被告回答时出口不逊引起的,而又见他那么一耸肩,就更觉得此事一目了然,于是怒斥道:“混账,胆敢如此回答,就该处以绞刑!你明白是在同什么人说话吗?”

        他这样申斥,非但不能阻止全场哄笑,反而更让大家觉得离奇古怪,莫名其妙,一个个笑得更凶,就连市民厅的警卫们也都忍俊不禁,而他们本来是清一色的黑桃J痴呆的形象。唯独卡希魔多仍然保持严肃的表情,原因很简单:他根本不明白周围发生了什么事情。法官越来越恼怒,认为有必要以同样严厉的口气,继续发威审问,以此降伏被告,震一震听众,迫使他们恢复敬畏的态度。

        “你这么强词夺理,胆敢藐视本庭长,看来是个阴险刁悍的家伙。本官掌管巴黎治安警察,负责调查各种犯罪案件、不轨行为,督导各行各业,查禁欺行霸市的垄断,保养市内街道,制止倒卖家禽和野味,监督称量木柴和其他木料,清除街道上的污泥和空气中的传染病菌,为了公共福利事业不辞辛劳!你知道不知道,本官是府尹大人的助理,还兼任警察督监、调查官、督导官和检验官,在府尹衙门、司法管区、财产抵押署和初审法庭,等等,都享有同样的权利……”

        聋子对聋子说话,是没有理由住口的。如果不是低矮的后门猛然打开,让进府尹大人,天晓得弗洛里昂先生在雄辩的大海中荡舟,奋力划桨,到什么时候才肯上岸。

        看到府尹大人进来,弗洛里昂先生并没有戛然住口,而是半转过身去,把刚才轰击卡希魔多的如雷咆哮,又突然移向府尹大人,说道:“卑职请大人裁决,严惩公然藐视本庭的这名被告!”

        说罢,他气喘吁吁地坐下,连连擦汗,只见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下来,像泪水一般打湿了摊在他面前的羊皮纸。罗伯尔·戴图维尔皱起眉头,十分严厉地指了指卡希魔多,以示警告;聋子这才注意,多少明白一点儿。

        府尹向被告厉声问道:“混账东西,你干了什么坏事,被押到这里来啦?”

        可怜的家伙以为府尹问他姓名,便一反往常,打破沉默,以嘶哑的喉音答道:“卡希魔多。”

        答非所问,又引起哄堂大笑。罗伯尔大人气得满脸涨红,怒道:“浑蛋,你连我也敢嘲笑吗?”

        “圣母院的敲钟人。”卡希魔多答道,他还以为法官要他说明职业。

        “敲钟的!”府尹重复道;上文说过,他早晨醒来心情就不好,听到这样奇怪的回答,更是火上浇油。“敲钟的!我要让人拉你去游街,用鞭子在你脊背上打钟!听见了吗,浑蛋?”

        “您想知道我的年龄吧,”卡希魔多说道,“到了圣马尔丹节,我想就该满二十岁了。”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