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世园会金奖月季从这里诞生

        初夏时节,位于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的月季资源圃中,40余名科研人员和志愿者们正在进行着一场与时间赛跑的科研活动。他们将在1个月左右的最佳授粉期内,为千余株不同品种的月季进行人工授粉,为月季的杂交繁育做足准备。

        为了培育出适合北京地区生长、且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月季新品种,每年4月底到6月初,科研人员都要进行花粉采集、杂交授粉、子代性状观测及新优品种筛选等一系列工作。今年月季杂交授粉的数量变多了,时间紧任务重,园科院于是首次面向社会招募志愿者参与人工授粉。预计科研人员和志愿者在1个月的时间内将完成两万朵花的授粉工作。

        园科院是北京惟一一家为全市园林绿化提供服务的科研院所,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从事月季的引进、选种、育种及推广研究至今,北京城市绿化中的那些美丽且战斗力强的月季品种直接或间接基本都来自园科院,因而这里也被喻为“月季研发的大本营”。2019北京世园会期间,6个园科院自育品种月季亮相,其中“红五月”被评为“2019世园会北京室内展区展品金奖”。

        现场

        志愿者化身“小蜜蜂” 一天授粉200朵

        昨天,园科院室外的月季资源圃里,白天的最高温度已经达到了30℃,几十名科研人员与志愿者头戴草帽,顶着大太阳依然紧张有序地忙碌着。“我们其实做的就是蜜蜂的工作,通过授粉使月季爸爸和月季妈妈能够产生出更优秀的新品种”,园科院月季研究所技术负责人冯慧用一根小化妆刷指着面前的一朵已经摘掉花瓣的月季告诉记者,“人工授粉主要分三步:首先要把月季的花瓣去掉,然后把雄蕊去掉,只剩下雌蕊的柱头,再用化妆刷把事先准备好的月季品种的花粉涂在雌蕊的柱头上,最后是给这朵完成杂交授粉的月季花戴上标明‘基因’身份的小标牌就算大功告成了。”

        在一个月的人工授粉最佳期内,科研人员和志愿者每天从早上7点就开始进入资源圃进行授粉,两个人一起配合的情况下,平均每个人一天可以完成200朵花的授粉,预计1个月内将完成两万朵月季花的授粉工作。

        在冯慧随身携带的工作日志上记者看到,各种有关月季品种的杂交排列组合写得密密麻麻。“我们在进行月季杂交时,会有很多考量,比如月季妈妈的花色很亮,但是花瓣瓣数不够多,在授粉时我们就会寻找花瓣瓣数多、花色不是特别抢眼的月季爸爸来进行杂交,目的也是想优生优育,最好新品种能够综合爸爸和妈妈的优点”,冯慧告诉记者,授粉工作繁重、人手紧张,而且今年院里还扩大了育种的范围,所以院里首次面向社会招募了志愿者,“这些志愿者最小的才上小学三年级,年龄最大的已经69岁,他们的加入能够大大提升人工授粉效率。”

        “平时我就很喜欢养花,今天早上8点多过来,大致算了下应该完成了100多朵花的授粉”,来参加人工授粉志愿活动的魏女士告诉记者,首次体验人工授粉觉得很新奇,但也才知道植物专家的工作这么辛苦,以后只要有这类志愿活动,一定拉上朋友常来,“也算为北京的市花培育做点儿小贡献。”

        故事

        三代人研发十余年 “红五月”获世园会金奖

        据园科院总工程师赵世伟介绍,目前园林科学研究院已经有7个自育品种在国内外获奖,并应用到了全国各地的绿化美化工程中,“想要培育出一个好的月季品种,至少需要杂交上万朵月季,这是一个不断试错的过程,要付出的同时还需要一定的运气”,赵世伟感慨地告诉记者,“每个月季新品种就像是研究人员的孩子,往往培育一个优秀的新品种最快也要10年时间,像曾经多次在国内外比赛中获得金奖、这次世园会期间也获得了‘北京室内展区展品金奖’的月季‘红五月’,就凝聚了三代人十余年的心血。”

        园科院高级工程师巢阳被同事开玩笑地称作“红五月”之父,作为全程参与“红五月”品种的育种开发、品种申请认证以及推广应用的科研人员,从1998年一直到2014年,这个有着漂亮中国红的月季品种让巢阳魂牵梦萦了16年。

        “我1995年到园科院工作,就对月季种植非常感兴趣,当时用于城市绿化的月季基本都是国外品种,虽然第一年的观赏效果不错,但随后几年就会因为不适应北京的气候而出现各种问题”,回忆起“红五月”的研发过程,巢阳说其中的很多细节都历历在目:“因为北京的冬天比欧洲要干冷很多,有不少国外品种的月季到了冬天就熬不住死掉了,再有就是这些月季特别容易得黑斑病,就是叶片上先长黑斑,然后整株月季的叶子脱落得七零八落。”

        1998年巢阳申请了有关月季的开发课题,这也是北京市第一个月季育种方面的科研项目。“我们当时也没有可以借鉴的经验,就是撒开了做,把手头能有的月季品种排列组合进行杂交育种,做了上千个组合,一共得到了两万多株月季种苗,从中最终选出‘红五月’这个品种”,巢阳告诉记者,曾经一度非常沮丧和挫败,“真是咬牙坚持下来的,用了好几年时间,才在两万多株的月季里选出了‘红五月’这个品种的种苗。”

        为了让这个新品种能够有更强的抗病性,月季种苗又被种植在地里进行了长达6年的试验,包括给它提供肥水好的生长条件,制造潮湿闷热的环境让月季种苗经受差条件的考验,“像其中的耐贫瘠试验,就是用最恶劣的手段去对待种苗,几年不浇水不施肥,当时‘红五月’周围种植的一片月季都死了,就它活得特别好,我们就想这回是真成了”,让巢阳感到自豪的是,“红五月”因为花色好、花朵多、重复开花性好以及具有比较强的耐寒性和几乎不怎么需要打药修剪的低维护性特点,在北京和国内其他城市得以广泛应用。截至目前“红五月”已经应用了100万株以上。

        从带巢阳的老师到巢阳带的学生,从1998年课题立项到2014完成品种认证,十几年的时间,三代月季育种专家的努力,最终让“红五月”得以完美盛放。

        前景

        夏秋季之外也能赏月季 中国月季产业联盟正在筹建

        赵世伟说,今年世园会期间,“红五月”、“可爱冰淇淋”、“桔月”、“暗香”、“东方之珠”、“春潮”6个园科院自育品种月季在世园会北京室内展区绽放。为圆满完成此次展示工作,园科院月季所从2月份开始备战,克服了早春温度低、白粉病严重等困难,严格控制花期,精心培育出参展的精品月季盆花。

        “中国是月季的故乡,1867年世界上第一朵现代月季的诞生,就是中国古老月季与欧洲蔷薇杂交的结果”,赵世伟告诉记者,能够培育出更多具有知识产权的月季新品种也是几代中国月季育种人最大的梦想和追求。现在园科院月季所已经收集了包括900个现代月季品种、40个中国古老月季品种在内的1000多份种质资源,再过一两年将达到2000份,科研人员会从里面挑出适合杂交育种的父本和母本进行配对、杂交,预计今年可获得杂交子代两万余株。

        经过多年的培育和测试,今年又有25个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月季新品种孕育而生并已完成申报。记者在园科院的月季资源圃中看到,名为“可爱冰淇淋”的品种虽然花枝低矮,但花朵盛开得非常紧凑,一丛丛的白色小花挂满枝头,“这种月季春夏季为白色花,秋季为浅粉色花,花量特别大”,冯慧告诉记者,这个品种将来也可以作为地被月季在北京绿化带里进行种植。

        而另一款名为“新时代”的灌丛月季新品种,花色为深粉色,花型为杯状,后期为牡丹芍药型,花径能够到9厘米左右,花量也很大;新品种“雪夫人”则是名副其实的冰清玉洁,花色为白色,初期花芯是淡粉色,中后期花瓣也会变成白色,层层叠叠绽放的白色花瓣远远望去让人感受到一丝冰雪的清凉。

        赵世伟表示,通过专家们不断试验和创新,未来培育出的月季抗病性将更强,“比如将来城市绿地里的月季品种可能不用打任何药,也能够不生病,而且还可以更加适合北京夏季高温特点,增加其重复开花性,届时人们也许可以在夏秋季之外的季节,也能看到养眼的月季花”。赵世伟透露,中国首个“网上月季数据库”现已建立,数据库可以用于规范我国月季品种的中文名称,推行原名和中文译名同时使用的命名方法。月季爱好者登录数据库,通过描述和选择颜色、花型、叶子等性状标签就能查询到月季的品种,目前该数据库已经录入了北京地区常见的500多个月季品种。此外,园科院正在筹建中国月季产业联盟,将整合国内月季研究、教学、生产、应用、文化创意等行业,多层次发展月季产业。

        本报记者 左颖 文并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