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扎根沃土的想象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05月17日        版次: 40     作者:

    ▌舒 伟

    一牛一童,一山一水,一部情系苍生的传奇

    一颗深埋心底的种子绽放出烂漫怒放的花蕾——作家汤素兰新作《犇向绿心》扎根于中国文化沃土,以少年主人公的眼光直面社会转型期出现的现实问题,通过“幻由实生”的童话想象和“幻而愈真”的童话艺术讲述了一个情系土地、苍生的传奇故事。

    幻由情生,思入风云。《犇向绿心》成功营造出童话叙事的真善美境界,具有独特的审美特征。童话叙事的真善美是三位一体,相互融合的。正如莎士比亚在诗中所言:“美如果有真来添加光辉,它就会显得更美,更美多少倍!”“真、善、美,就是我全部的主题,真、善、美,变化成不同的辞章;我的创作力就用在这种变化里,三题合一,产生瑰丽的景象。”(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第105首)

    童话叙事的“真”涉及与现实生活认知相关的“真实性”,即直面现实问题,包括从城区,到小区乃至学校的环境,由大及小,大的方面涉及城区发展状况,期望城市生态环境保护从“生态屏障”向“城市绿心”转变,这既关乎城市经济发展,又关乎广大市民群众切身利益。细微之处则直观表现为学校如何解决日益紧迫的停车场问题,如何保留愈加稀少的校园绿地。而云岭乡村的土地耕种问题更是令人担忧的现实状况。

    童话叙事的“善”与“美”关乎童心之善和愿望之美,以孩童清澈的眼光看世界,又保持着童年的纯真和好奇;而以黄牛为代表的眷念土地的勤劳本性,以及男孩祖辈对黄牛的深厚情感,以及由此生发的特殊情怀,指向了伦理层面的“性本善”,以及与诗意人生和美好愿景相关的“美”。例如充满诗意的乡愁,对云岭美食的描述,对乡村故土的怀念,对农人与黄牛之间感人至深的相互理解和依恋的呈现,对美好人生、美好家园和人类美好前景的向往等。那地形地貌特殊的梯田,田野大地所散发的泥土芬芳,熟知鸟语的舅舅为男孩组建的“山雀合唱团”,花草的艳美,鸟鸣的动人,乃至云岭特色农业生态园的前景可期,都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无论是平淡邃美的景物描写,还是动人心魄的惊蛰之夜,那一牛一童,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地一景,一枝一叶总关情,状物传神。作者以真实可感的刻画,调动读者的视觉和听觉,使亦真亦幻的意象在历历可见的写实画面中呈现美与真的本色,使读者在特殊之美的感受中认知生活的本真。由此,童话叙事以生活本真为根基,以内心感受为依托,由实生幻,幻而愈真,在更高的艺术层面上产生道德诗意和美感力量。

    其中,神牛故事最具童趣色彩。重返故土后,神牛犁地,大显身手。一时间云岭所有的动物,所有的人都陷入一片沉睡,犹如中了魔法。神牛随之娴熟地犁遍所有梯田,但见泥土飞卷,野草翻底,寂静的云岭似乎响起泥土欢快的歌声。在各地民间传说中,神牛总是与当地生态环境及民生农事密切相关。例如海南分界洲关于神牛拖山的传说,相传海南陵水河暴发洪水,污泥浊水倾泻大海。玉帝带神牛下凡治水,神牛拖着一片山岭堵住陵水河河口,最后变身为如今的牛岭。至于海口的金牛岭公园,相传此地年年干旱,民不聊生。有一年又逢大旱,饥馑肆虐,正好一头神牛从空中飞过,它停下来,奋起四蹄,猛然踏地,随即雷鸣电闪,大雨磅礴,此地从此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为表感恩,当地人将此山命名“金牛岭”。相比之下,童话叙事的神牛事迹被赋予少儿读者乐于接受的童趣化的传奇性和故事性。经过神牛的耕作,云岭旧貌换新颜,梯田插满了秧苗,在阳光下茁壮成长,男孩也获得了自己的“脚板丘”,还有一只绿皮“青蛙将军”坐镇替他守护。男孩的舅舅田有粮(这个名字也暗示了这家人对于土地、粮食的情缘)也从外地赶回云岭,他请了一些考古学家、水利专家和农业专家到云岭进行实地考察,发现云岭梯田形成了自然的储水保水系统,而且得天独厚的条件构成了自流灌溉工程,由此他着手为云岭申报中国农业文化遗产。在对云岭梯田和原生种子进行保护的同时,舅舅还计划开办一个云岭农场,带动村民共同发展。舅舅为此申请注册了云岭贡米、云岭原生种、云岭有机蔬菜、云岭小籽花生,以及外婆牌剁辣椒、外婆牌兰花豆等云岭特殊品牌。由于特殊的地形,云岭梯田只适合传统的农耕方式,舅舅准备再买一批耕牛,同时大力发展观光农业。“遥看一处攒云树,近入千家散花竹。”这里为云岭人呈现的美好前景令人向往。由于作者把童话想象与现实关怀结合起来,具有独特的魅力,使当代童话叙事的时代性和审美特征得到充分彰显。

    《犇向绿心》用贴近少年儿童生活经验的语言,以少儿读者乐于接受的笔触,讲述一只骨雕黄牛引发的传奇故事。作品行文隽永自如,描绘生动细腻,质朴畅达,不仅有少年主人公的自述,还有黄牛通过内心独白方式进行的自述,两者形成互补和呼应,进而构成富有新意的童话复调叙事,别具童趣和审美意涵。作者将自己对故土的热爱,对传统文化的理性洞见,对童年和美好人生的透识通过童话叙事的方式表达出来,体现了“以现实为根基,因幻想而升华”的审美特征。

    图片选自《犇向绿心》(汤素兰著,天天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