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经典·《巴黎圣母院》

埃及女郎

法国中世纪的黑暗与脆弱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05月17日        版次: 40     作者:

    ▌雨果

    这段故事发生的时候,罗朗塔楼的幽室里有人居住,读者若想知道那人是谁,请听三位忠厚妇女的对话。就在我们注视老鼠洞的工夫,那三个女人正好沿着河边,从大堡走向河滩广场。

    从穿戴来看,其中两位是富裕的市民,整个一身打扮表明,她们属于富商的阶层。另一位的打扮同她们大致相仿,但是装束和举止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东西,让人感到她是外省公证人的妻子。

    那位外省女子手拉着一个胖小子,胖小子手拿着一张大饼。

    这工夫,这三位太太都在同时说话。

    “咱们快点儿走吧,玛伊埃特太太,”三人中最年轻,也是最胖的一个,对外省女人说,“我真担心赶不上了。我们在大堡那儿不是听说,要即刻把他押到耻辱柱去吗?”

    “嗳!乌达德·缪斯尼埃太太,您着的是什么急呀?”另一位巴黎女人接过话头,“他要绑在耻辱柱上待两个钟头呢。咱们赶得上。”

    这时,玛伊埃特突然叫道:“瞧啊,那边桥头聚了一堆人,正围着什么东西瞧呢。”

    “真的,”热尔维丝说道,“想必是爱丝美拉达那小姑娘跟小山羊耍把戏呢。快点儿,玛伊埃特!您到巴黎来看新奇的事儿,昨天看见了佛兰德人,今天应当看看那个埃及姑娘。”

    “埃及女郎!”玛伊埃特一听,猛然掉头要往回走,并紧紧搂住她儿子的胳臂,“上帝保佑!她要拐我的孩子!快走啊,厄斯塔什!”

    她沿着堤岸开始朝河滩广场跑去,把那座桥远远抛在后面。这时,她拖着的孩子猛地跌倒,她这才停下脚步喘气。乌达德和热尔维丝从后面追上来。

    “那个埃及女郎拐您的孩子!”热尔维丝说道,“您也真能胡思乱想。”

    玛伊埃特摇了摇头,好像在想什么。

    “这事儿也怪了,”乌达德指出,“对于埃及女人,麻袋女也有同样的念头。”

    “麻袋女是什么?”玛伊埃特问道。

    “哦!就是古杜勒修女。”乌达德答道,“您还说是兰斯人,连这个都不知道!那是老鼠洞的隐修女呀。”

    “什么!”玛伊埃特惊问道,“就是我们要给她送玉米饼的那个可怜女人?”

    乌达德点点头,说道:

    “正是。等一会儿您就会看见她了。对那些打手鼓、给人算命的流浪的埃及人,她跟您有同样的看法。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可是您呢,玛伊埃特,干吗一看见他们,就这样没命地逃跑?”

    “噢!”玛伊埃特双手搂住儿子的圆脑袋,回答说,“我可不愿意遭到帕盖特·香花歌乐女那样的不幸。”

    “哦!这里面肯定有一段故事,您讲给我们听听吧,我的好玛伊埃特。”热尔维丝抓住她的手臂央求道。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