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借宿朋友家中 青年坠亡谁之责?

        想要前来北京找工作的小张借住在朋友家中,但刚到北京第一天,他就坠楼身亡。家属将物业公司和提供住宿的朋友告到法院,索赔35万余元,但法院一审认定三被告均无责,仅对朋友小易自担10%责任的意愿表示支持。昨天下午,本案二审在北京市三中院开庭审理,对于房屋本身的安全性问题,双方在庭审上激烈争辩。

        来京求职酒后坠亡

        2017年,19岁的小张想要外出闯荡。在和北京一家公司的负责人约定了面试时间后,小张联系到在京读书的朋友小易,告诉他自己要来北京找工作。当时,小易与女友富某在朝阳区某小区七层租了一处一居室,正好可以让小张借住一段时间。

        “人生地不熟的,本来我们家里人都不同意,但小易跟我通过一个电话,说我弟弟去了北京可以在他那儿住下。”小张的姐姐告诉记者,他们一家是江苏人,当时弟弟坚持要去北京看看。考虑到弟弟年纪还小,出去闯荡一下也无妨,到了北京还能有朋友照应,他们便没有再阻拦。

        2017年8月19日上午10时,小张走下了火车,并按地图找到了小易租住的房屋。晚上,两人在家吃饭喝酒,气氛非常融洽,小张还和母亲、姐姐通了视频电话,报了平安。酒足饭饱后,小张和小易便下楼散步,随后回到屋内准备休息。

        三人在客厅打好地铺小睡了一会儿,小易感到醉酒不适,起身到厕所呕吐。但突然富某发出一声尖叫,小易再回到客厅时,已经看不到小张的身影。富某说她看到张某起身打开了窗户,并用力推了几下纱窗,突然纱窗向上弹起,没控制好重心的小张失足坠楼。

        “可能当时他也是想吐,因为小易在卫生间,他就去开窗户。”富某推测道。两人立刻下楼寻找并拨打了120,而在楼侧找到小张时,已经救之不及。

        物业和朋友成被告

        警方侦查后排除了刑事案件的嫌疑,经鉴定,小张符合高坠致颅脑损伤死亡,在其心血中检测到微量乙醇,浓度为每毫升0.9微克。

        “两个小时之前我们还通电话呢,两个小时之后,警察来电话说人没了。”接到噩耗后,小张的母亲登时昏了过去,小张的姐姐则毫不耽搁,立刻赶来了北京。

        事发房屋是富某从该小区物业公司处租下的,由于不满物业公司拒不道歉的态度,小张的家属选择了向法院起诉,要求物业公司、小易、富某共同承担60%的侵权责任,赔偿35万余元。其中,物业公司因未尽到合理的安全保障义务,应承担80%的主要责任,小易和富某则担责20%。

        小张的姐姐表示,事发房屋是落地窗结构,窗台仅高26厘米,其余部分都是可以打开的窗户,窗前也没有安装护栏,这是导致弟弟重心不稳坠楼的最重要原因。而对于屋内存在的安全隐患,小易和富某并没有对其弟弟做出足够提醒,也是导致悲剧发生的原因之一。

        房屋安全性成焦点

        朝阳法院经审理认为,虽然小张确系从涉案房屋窗户处坠落死亡,但其多次进出并在屋内较长时间吃饭饮酒,应当清楚屋内结构。当天小张虽饮酒,但事后小易和富某对其进行了安置,两人并没有明显的过错。

        而物业公司作为房屋出租人,提供的房屋符合一般安全要求,不存在安全问题,故法院对小张家属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因小易自愿承担10%的赔偿责任,法院对此予以认可,故一审判决易某赔偿小张家属3万余元,并驳回了家属的其他诉讼请求。

        小张的家属并不认可一审判决,并向北京市三中院提出上诉。今天下午,本案二审开庭审理。

        小易和富某表示,小张作为成年人,应当能够意识到开启落地窗的危险。在喝酒后,两人已经安排小张睡下,尽到了妥善照顾的义务。而物业公司认为,其提供的房屋符合安全要求,案发地点的窗户仅能向内开启45度,且最外侧安装有金属纱网,完全可以防止意外跌落。

        针对房屋是否应设置护栏,朝阳区公安消防支队向法院复函称,人口密集的公共建筑不宜在窗口阳台等部位设置封闭的金属栏杆,确需要设置的,应能从内部易于开启。

        而小张的家属则引用《民用建筑建设通则》的相关规定,认为在住宅窗台高度低于0.9米时,应当加装不低于0.9米的护栏,显然案发房屋并没有任何防护设施。因此,提供不安全房屋的物业公司应当承担大部分责任。

        物业公司表示,他们并不认可自己应承担侵权责任,但愿意出于人道主义考虑给予家属适当赔偿。各方均表示愿意接受调解,庭后法院将继续组织调解工作。

        本报记者 刘苏雅  

  • 不会用空调 司机几乎热晕

        本报讯(记者安然)32摄氏度的高温下,54岁的杨女士从张家口开车来京看病,还没进城,险些热出个好歹来——不会用空调。出现中暑症状后她在高速路上靠边停车,遇到了准备前来处罚她的昌平交警,才终于把空调打开。

        昨天傍晚5点,昌平交通支队高速路大队民警郭建成驾警车巡逻至京藏高速进京方向清河主站站区北广场,发现路边停着一辆白色“雪佛兰”小客车,此地不准车辆停车,郭建成于是过去查看,发现坐在驾驶座上的女子正躺在放倒的座位上。民警认为她是开车犯困在此休息,于是拍窗叫醒对方,准备按照违法停车进行处罚。

        女子一脸病容。据这位姓杨的司机讲,她从张家口驾车来京看病,平时不怎么开车,这辆车又是她从亲戚那里借来的,不会开空调,从张家口一路驶来,几个小时的高温让她头晕恶心冒虚汗,不得已她才在站区紧急靠边,想缓解一下症状。

        民警坐上她已经熄火的车,车窗虽然降下来一点,车里还是燥热不堪。本以为是杨女士说话夸张,不尽不实,是想要逃避处罚,但看她满头虚汗、表情痛苦,转念觉得“说的是真的”。

        郭建成将车子启动,打开空调,待车内温度降下来之后,又让她坐回车内降温。待其不适症状缓解,又教会她空调的使用方法。对陌生民警的热心相助,杨女士一再请求留下姓名、单位和联系方式,表示要写份表扬信。在民警婉拒之后,杨女士拨打了122报警电话,对民警的热心相助提出表扬。

  • 五起袭警辱警案 嫌疑人被刑拘

        本报讯(记者林靖)恶意报警让民警结账,并辱骂打伤民警;酒后发生打车纠纷,竟打民警耳光;女学生打架撒泼抓伤咬伤民警……近期5起袭警辱警当事人因涉嫌妨害公务罪,均已被北京海淀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5月12日20时许,永丰派出所接110报警,报警人李某称自己在一歌厅喝酒被人诈骗。民警到场了解到,李某与朋友一起喝酒后,朋友结完自己的账走了,李某发现没钱结账,也找不到人来帮助结账,就拨打了报警电话。此人不仅恶意拨打110、挑衅质疑出警民警身份,还让民警给他结账。后民警以寻衅滋事口头传唤其到派出所。前往派出所途中,在车上,李某无故辱骂并动手殴打踢踹两名民警,造成两名民警左手及右肩受伤。

        5月8日1时许,海淀分局青龙桥派出所两名民警在厢红旗附近处理一起打车纠纷警情。其间,酒后的邓某某竟打其中一名出警民警一耳光。民警依法将其传唤至青龙桥派出所。

        5月4日17时许,中关村交通大队民警在海淀南路东口纠正违法过程中,一辆摩托车驾驶人不配合并推搡民警。中关村西区派出所处突车组将涉事人员王某某带回派出所处理。但此人态度蛮横,拒绝接受传唤并辱骂民警。后民警对其强制传唤,王某某反抗,致使两名民警受伤。

        4月29日17时许,海淀分局清河派出所民警前往清河中街处理醉酒人员闹事警情。民警向周边群众了解情况时,醉酒人员王某某突然用携带的书包和鞋子殴打民警的头部和身体,后被民警控制带回派出所接受调查。

        4月11日,海淀区花园路派出所辖区发生一起因个人矛盾引发的纠纷,民警调解过程中,纠纷一方李某某突然扔出热水壶,不听民警劝阻,辱骂民警。将其带离过程中,李某某将民警手部抓伤、小腿咬伤,后被带回花园路派出所。

        海淀警方表示,对采取殴打、撕扯、拖拽等暴力行为,妨害民警依法执行公务的,一律依法刑事拘留;对以吵闹、谩骂、无理纠缠等非暴力方式阻碍民警执行职务的,一律依法行政拘留。面对警察执法,请先配合,如有问题可事后通过正规渠道反映,否则就会自酿苦果。

  • 男子起诉银行索赔被骗损失

        本报讯(记者林靖)称遭诈骗将款项汇入银行账户,后在公安机关办理冻结后,银行仍操作转款导致其遭受经济损失,朱先生遂起诉要求被告银行赔偿其损失88200元。今天记者获悉,海淀法院受理了此案。

        原告朱先生诉称自己遭刘某诈骗,将被诈骗款项88200元汇至刘某指定的银行账户,该账户开户行是被告银行。当天,朱先生发现被骗后立即报警,派出所第二天就按刑事侦查程序冻结了汇入账户。冻结材料上显示:该账户余额为8万余元。

        然而,朱先生之后经查询得知,在冻结期间,刘某通过挂失原卡补办新卡的方式,将被冻结账户所有余款转出。

        对此朱先生认为,公安机关已经根据刑事侦查程序依法对刘某账户进行冻结,被告银行有配合保护原告合法权益不受侵犯的义务,但被告银行没有实际配合公安机关执行,导致自己的经济损失,所以被告银行应予赔偿。

        目前,海淀法院正在对此案进一步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