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走好军旅之路需要哲学智慧

        ▌王晓飞

        大学毕业走上工作岗位之后,我就很少想起来再抽时间去读点哲学方面的书。2017年2月27日开始,《解放军报》“思想战线·军营哲思”栏目陆续刊发作者吴铭学哲学、用哲学的系列文章,引起了我要学点哲学的兴趣。这组文章都是围绕官兵成长进步中遇到的具体问题,从寻常事中悟出哲理智慧,用大白话道出良言佳句,读起来觉得轻松愉悦,又颇有启迪和收获。解放军出版社将这组文章集辑成《军营学点哲学》一书,今年初正式出版。不少同志有幸先睹为快,才知道“吴铭”原来是军委政治工作部原副主任吴昌德上将的笔名。反复品读该书之后,感触良多,突出的就是:懂点唯物辩证法大有好处,走好军旅之路需要哲学智慧。

        官兵带着自己的梦想、父母的期盼和亲友的嘱托,参军入伍来到部队,谁不想追求进步,但是通过什么途径或路径,结果则是千差万别。作者辩证分析官兵成长过程中遇到的矛盾和困惑后提出,追求进步要“全面求”,在追求入党提干、提职晋衔等有形的进步时,不能忘记追求军人职业素养和道德品质的提升;追求进步要“走正道”,就是“靠素质立身,凭实绩进步”;追求进步要“不强求”,把主观愿望与客观可能很好地统一起来。实际生活中,个别同志为了进步,心浮气躁、急于求成,甚至不走正道,最终堵住了自己发展的路,毁掉了自己的人生路。

        大家或许有这样的感受,都是刚刚入伍处于同一起跑线的战友,有的才过几年,素质能力就很快冲到了前面,有的还在原地踏步。为什么呢?书中指出,很重要的在于是不是善于学习,形象地将读书学习比作是“吃饭”,点滴积累、学识厚积才能薄发;比作是“打井”,加强读书学习的计划性钻研性;比作是“交朋友”,汲取情操高尚、健康向上的精神文化食量。当前,上网为大家阅读学习提供了便捷的渠道和条件,但海量信息下良莠不齐的东西实在太多,一定要透过其表象看到其本质。

        不管在什么单位和岗位,干工作实际上就是解决矛盾问题。工作中到处有矛盾存在,其中必有一种是主要矛盾或者矛盾的主要方面,抓住了关键,其他问题就迎刃而解了。“那些会带部队的,每个时期工作重点很突出,关键环节抓得紧,成效明显,大家评价也很好。有的同志忙忙碌碌,辛辛苦苦,一心想干好工作,但分不清轻重缓急,眉毛胡子一把抓,结果事与愿违,上下左右不满意。”正如作者以上所讲,我们周围那些会带部队、会干工作的,智商并不比别人聪明多少,思维却精明了一些,懂得纲举目张抓重点工作。这不就是用哲学思维指导实践的典型事例吗?

        处理人际关系,是官兵日常工作生活中随时会遇到的问题。如果大家弄明白矛盾斗争性与统一性的道理,问题处理起来就简单多了。作者在书中提出:要学一点“和而不同”的君子之风,尊重多样性的客观存在,能与不同的人友好相处,同时要保留个人对待问题的正确看法,特别是涉及大是大非问题时,应开展积极的思想交锋。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和评价,都是自己言行给别人留下的印象。辩证法发展变化的观点告诉我们,只要自己品行端正,别人对自己的看法暂时不好又有什么关系?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三五年过去了,那人还会在你眼前添堵吗?这些生活中谁也难免遇到的矛盾问题,不都是需要哲学的智慧开阔心胸吗?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不可能事事都称心如意。面对工作生活上的挫折不如意,怎样保持积极乐观的好心情?作者运用唯物辩证法分析认为:“人的心境是对客观事物的能动反应,心境是自己可以营造和调节的……遇到挫折失意后,要当‘乐天派’,还是当‘抑郁症’,自己是可以选择决定的。”挫折既然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关键是如何去面对,取决于自己对待的人生态度,积极地去面对,挫折就是迈向成功的垫脚石,如果消极悲观地去对待,挫折就会成为前进路上的绊脚石。这类有温度有启迪的智语箴言,不时让人有击节叫好、相见恨晚的感觉。

        《军营学点哲学》是作者对哲学通俗化大众化的有益尝试。作为一位毕业于复旦大学哲学系、从士兵到将军的老兵,书中说的是正道直行、知所进退的知心话,提供的是积极进取、乐观向上的正能量。读一读这本书,对官兵感悟军营生活哲理,走好军旅人生之路可以多有帮助。

  • 马烽与《我们村里的年轻人》

        ▌杨庆华

        今年是作家马烽逝世15周年。马烽是山西农村土生土长的作家,是以赵树理为代表的“山药蛋派”的重要成员。从20世纪40年代的长篇章回小说《吕梁英雄传》(与西戎合作)、20世纪50年代的短篇小说《三年早知道》、电影文学剧本《我们村里的年轻人》,到“文革”后与孙谦合著的电影文学剧本《新来的县委书记》(即电影《泪痕》)、《咱们的退伍兵》,马烽的作品感染了几代读者。

        “樱桃好吃树难栽,不下苦功花不开。幸福不会从天降,社会主义等不来。“这是电影《我们村里的年轻人》中的插曲《幸福不会从天降》(马烽词,张棣昌曲)。1958年4月,马烽在山西汾阳创作完成电影文学剧本《我们村里的年轻人》初稿。最初,马烽是想写一部反映农村水利工地上青年劳动、生活和爱情的中篇小说。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了作家孙谦。孙谦说你写的对象是农民,农民识字的不多,看小说看不懂,但看电影就容易了。孙谦动员马烽改写电影剧本。马烽接受了孙谦的建议,用了不到一个月写出了初稿。孙谦给马烽的剧本起名《我们村里的年轻人》。

        《我们村里的年轻人》是马烽的代表作,它和短篇小说《三年早知道》、《我的第一个上级》都创作于1957年至1959年这三年中。当时文艺界号召作家“深入生活”,马烽挂职县委副书记。两年多“客串”县委副书记,他对农村中先进、中间、落后人物的思想感情、音容笑貌都了如指掌。《我们村里的年轻人》中有名有姓的人物多达20个,每个人物形象都写得栩栩如生。剧本中细腻的爱情表达,在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十年的电影创作中实属少见:

        小翠用尺量了木槽的深度后说:“听说队长给你介绍孔淑贞?”

        茂林:“早吹了!”

        小翠:“为什么?”

        茂林:“前些时候淑贞自己来和我谈了,她说她对占武很好。我也觉得我和她不合适,不说别的,和她在一起,心跳得就不行。”

        小翠:“现在跳不跳?”

        茂林:“现在?和你在一起吗?不跳,一点也不跳!”

        小翠:“真的?”

        茂林:“真的,不信你摸摸。”说着挺起胸脯。

        小翠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

        茂林勇气十足地又说:“不信,你摸摸!”说着就拉小翠的手,放到自己的胸脯上。

        (摘自《我们村里的年轻人》电影文学剧本)

        孙谦将《我们村里的年轻人》推荐给长春电影制片厂。长春电影制片厂导演苏里看到剧本后,非常喜欢。成立摄制组前,苏里到山西,和马烽一起来到神头水库和南马庄引水上山工地体验生活。1958年8月,苏里根据剧本写出电影分镜头剧本。1959年1月,马烽完成《我们村里的年轻人》修改稿。苏里在《导演阐述》里写道:“为了清晰地表达出开山引水和爱情生活这两条线索,在处理上,必须是以这群年轻人爱情生活为主要发展基础,为了不脱离人物的精神面貌,从他们的爱情生活来展示情节和人物性格的发展,这样会引人入胜。”

        《我们村里的年轻人》摄制组没有一个名演员。饰演高占武的李亚林,之前演的多是反面人物。饰演孔淑贞的金迪和饰演曹茂林的梁音,也是默默无闻的年轻演员。摄制组全体人员到山西汾阳的贾家庄深入生活。饰演王二狗的演员孙羽在一篇文章中追忆了当年深入生活的情景:“马烽同志是挂职的县委书记,非常有生活,在剧本中写的以高占武为首的群像,曹茂林、李克明、二狗、小亮一群年轻人,这些人物形象在农村确实随处可见。我们在山西体验生活的过程中,像马骉同志演的孔阴阳也有,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几乎所有的农民到晚间收工时都唱着山西的小曲儿,虽然劳累,但是人民群众还是非常乐观。”

        人民群众的乐观精神感染着创作者们。苏里在论述影片风格时强调:“各部门必须选择精确的细节来丰富这些沸腾的形象,并力求真实可信。只有这样才能把文学剧本体现在影片中,使影片具有真正的生活真实。为此,必须做到人物行为的真实、感情的真实、环境的真实、时代的真实。各部门必须根据剧作要求,精心创作,使得整个作品形象成为一个完整的形象,千万不可独树一帜破坏形象的完整。”

        《我们村里的年轻人》开始拍摄时,并没有列入长春电影制片厂的重点片,用的胶片都是一些积压的即将报废的苏联生产的彩色胶片。摄制组拍摄出来的样片送到长春电影制片厂和文化部电影局审查时,得到各方面的肯定,长春电影制片厂决定将此片列入国庆十周年献礼片计划。

        1959年国庆前夕,《我们村里的年轻人》上映,好评如潮。文化部副部长夏衍赞誉《我们村里的年轻人》是农村片中划时代的作品。演员李亚林、金迪凭借这部影片双双入选“二十二大影星”。1960年冬,马烽写出《我们村里的年轻人》续集。1963年,《我们村里的年轻人》摄制组原班人马完成续集拍摄,影片上映后再次获得巨大成功。获得巨大成功的还有续集的插曲《人说山西好风光》(乔羽词,张棣昌曲):“人说山西好风光,地肥水美五谷香。左手一指太行山,右手一指是吕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