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隐修女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05月21日        版次: 37     作者:

    ▌雨果

    法国中世纪的黑暗与脆弱

    三位良家妇女边走边谈,来到了河滩广场。玛伊埃特的胖儿子,突然提醒了她们此行的目的。

    “妈妈,”厄斯塔什说,好像他本能地感到已经走过了老鼠洞,“现在我可以吃饼了吧?”

    厄斯塔什提出这个问题时机不对,立即唤起了玛伊埃特的注意。

    “哎呀!真的,”她叫起来,“咱们把那位隐修女给忘啦!我要给她送饼去,告诉我老鼠洞在哪儿。”

    三个女人掉头往回走,快到罗朗塔楼的时候,乌达德对两个同伴说:

    “咱们三人不要同时往洞里瞧,那样会吓着麻袋女。我到窗口探看一下,等我招呼,你们再过去。”

    她独自走到窗口,往里一窥视,脸上立刻流露内心的悲悯,改变了鲜艳的容颜和欢快的表情。她的眼睛湿润了,嘴唇翕动,好像要哭的样子。过了一会儿,她将一根手指放到唇边,示意要玛伊埃特过去瞧瞧。

    玛伊埃特心情激动,踮着脚走过去,俨如走近临终之人的病榻。

    两个女人敛声屏息,一动不动,隔着窗栏往老鼠洞里观瞧,所见的景象的确非常凄惨。

    斗室非常狭小,在光秃秃的石板地的一角,坐着,确切地说是蹲着一个女人,她的下巴搭在膝盖上,手臂紧紧抱在胸前,整个人缩成一团,全身裹着皱巴巴的棕色麻布袋,长长的头发从额前披散下来,一直垂到脚面,一眼望去,就像斗室黑墙衬托出的一个怪影,看着叫人不寒而栗。

    这个形象仿佛牢牢固定在石板上,纹丝不动。时值一月份,室里没有炉火,而她只穿着薄薄的麻布长袍,卧在花岗石板上,好像没有痛苦,甚至没有感觉。头一眼望去,以为是个幽灵,第二眼望去,则觉得是尊石像。

    不过,她那发青的嘴唇不时微微张开呼吸一下,而且微微颤动。同样,她那黯淡的眼睛射出一道目光,既深邃阴森,又沉滞宁静,死死盯住从窗外看不见的一个角落。这颗受着煎熬的灵魂的万般哀痛忧思,全维系在一件神秘莫测的物品上。

    因住处而称为“隐修女”,因衣着又被叫做“麻袋女”的,就是这样一个生灵。

    热尔维丝也已来到玛伊埃特和乌达德身边,三个女人从窗洞往里窥视,也没有引起那可怜女人的注意。乌达德低声说道:“别打扰她,她凝神专注,正在祈祷呢。”

    玛伊埃特注视着这个憔悴枯槁、披头散发的女人,心中越来越焦虑悲怜,眼睛不禁漾出泪水,她喃喃说道:“真若是她,那也太奇特啦!”

    她把头探进铁窗的栏杆里,这才望见那不幸女人始终凝视的那个角落。

    她再把头缩回来的时候,已是泪流满面。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