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盗挖竹笋852根 两女子被拘留

        本报讯(记者林靖)两名女子在北京紫竹桥绿化带中盗挖竹笋欲回家吃,被民警当场抓获并起获竹笋852根。由于这些竹子都是从南方移植、高成本培育的,这会导致今后多年竹林长势受影响。今天记者从海淀公安分局获悉,杨某、黄某因涉嫌盗窃均已被行政拘留。

        5月19日12时许,海淀区园林绿化局员工在紫竹桥西北角绿化带作业时,发现有两名中年女子正在绿化带的竹林中偷挖竹笋,于是报警。海淀分局万寿寺派出所民警迅速出警,在紫竹桥绿化带中将正在盗挖竹笋的嫌疑人杨某、黄某当场抓获,并起获了4个装满竹笋的编织袋。随后,民警将两人带回派出所。

        这两名女子杨某、黄某交代,她们就住在紫竹桥附近,知道紫竹桥下种了大量竹子,现在又正是春笋萌出的季节,两人便相约来到紫竹桥下挖竹笋,用于自家食用。一上午,两人用徒手掰竹笋的方式,在紫竹桥下挖了4编织袋的竹笋。后经民警清点,共计852根。

        园林绿化局工作人员介绍,这些竹子都是为了美化环境从南方移植过来的,花费了大量的成本去培育,两人的行为不仅严重破坏了绿化环境,更会导致今后多年竹林的长势受到影响。

        目前,案件仍在进一步审查中。海淀警方提醒大家,要共同维护我们的美好环境,而且盗挖竹笋是违法行为,一经发现必将受到严惩。

  • 图片新闻

        近日,北京市消防救援总队2019年度消防员培训开训典礼在培训基地举行。据悉,这是去年消防部队转制后,北京消防招录的首批消防员,来自北京、河北、山东和山西四省市的479名消防员,将进行为期一年的入职培训。      消防供图

  • 高速路“闯卡” 逃缴上万元

        本报讯(记者林靖 通讯员弓正 木月)涉嫌多次跟车强行通过高速公路收费站等站口,逃缴高速公路通行费万余元,男子郭某被检方以寻衅滋事罪公诉至法院。今天记者获悉,北京海淀法院受理了此案。

        据检方指控,2013年8月16日至2017年9月30日间,被告人郭某驾驶一辆京牌白色吉利小轿车,在北京市海淀区京藏高速清河收费站等站口,趁前车正常缴费通过后抬杆未落之机,多次跟车不缴费强行通过,逃缴高速公路通行费,致使被害单位北京首都公交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损失高速通行费用共计15070元。

        被告人郭某于2019年2月11日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后如实供述了上述犯罪事实。2月13日,郭某的亲属代其补缴了高速通行费15070元。

        检方认为,被告人郭某强拿硬要公私财物,情节严重,应以寻衅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郭某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在刑罚执行完毕后5年内再犯,应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应当从重处罚;但考虑到郭某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认指控的犯罪事实,愿意接受处罚,可以从轻处罚。

        现检方依法向法院提起公诉,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 艺考生告培训机构索赔16万

        本报讯(记者张蕾)一名高三艺考生在北京参加封闭式的考前美术冲刺培训时喝农药自杀,幸亏抢救及时捡回了一条命。事后,考生王某将培训机构北京非凡美墅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告上法院,要求其支付医药费15860.4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5万元等。“学校20多个小时不知道学生去向,也不通知家长。”上午,此案在朝阳法院开庭时,王某父亲认为学校未尽到教育、管理职责。但学校却称,事发时正值学校三天放假,学生可自由出入。

        原告王某是一名艺术考生,河北人,在天津上学。据王某父亲讲,孩子对艺术特别执着,从三岁起就开始学习美术,“初中一到寒暑假,孩子就一个人背着背包拖着行李到北京来学习画画,中考时孩子想考央美附中但没考上,为了高考能考入央美,孩子从高中开始寒暑假一直在非凡画室学习美术。”

        王某父亲讲,事发时,王某正值高三冲刺阶段,已停止了文化课学习,在北京的非凡画室脱产进行美术冲刺培训,交了5万多学费。被告则在宣传中承诺提供小班授课,“每班15人,每人每天得到20次以上单独手把手教学,军事化封闭管理,百分百升学率”等。“但孩子后来发现,现实和宣传差距较大,每班三四十人,每周只被辅导一次,孩子觉得自己没希望了。”

        2017年9月3日凌晨,王某在河北的母亲接到女儿的电话,“妈妈我特别难受,我不想死,快来救我。”母亲问女儿怎么回事,王某说“我喝药了”。

        “当时孩子已经神志不清,只说自己在宾馆里,孩子母亲让她赶紧跑到宾馆外面求助。”王某父亲说,后来电话那边就没了声音,孩子也没说清自己在什么位置,他们一边打电话报警,一边冒着大雾驱车往北京赶。

        王某听了母亲的话,连滚带爬跑出了宾馆,是一名出租车司机把她送到附近的民航医院进行抢救。警察也是在医院找到的王某,随后王某父母也赶到了医院。

        “事后我们才知道,她从网上买了农药,当天在北京市朝阳区的一家宾馆开了房间想喝药自杀,但喝了药以后她太难受了,又不想死了。”至于孩子自杀的原因,孩子父亲说,是因为孩子在学校没人管,好几天见不到老师,她对学校太失望了,也觉得自己考学没希望了。

        原告律师认为,王某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被告作为教育培训机构,没有尽到教育管理职责。“孩子离开学校,晚上没回宿舍,学校难道不应该告知家长吗?”

        对于上述指责,被告北京非凡美墅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代理人却认为学校没有责任。学校称,事发于学校三天放假的最后一天,根据学校规定,平日上课时,学生没有请假条是不准离校的,夜间也有老师在宿舍查寝。“但假期没有这样的规定,孩子可以自如出入学校,离家近的也可以自由回家,在这期间查寝老师即便发现有孩子没回来也不会上报。”

        关于小班授课的问题,学校称,之前承诺的小班授课是指15人一个老师,相当于一个组。王某班里有30个学生,但是安排了两个老师,学校并没有虚假宣传。

        学校还称,这件事发生后,学校更加严格了管理,现在即便假期,孩子离校也要家长签字同意才行。“王某平时表现不错,学习也挺好,偶尔有同学反映说她性格比较易怒,我们平时也没有发现她有什么异常。”

        对于学校放假的说法,王某父亲并不认可,认为学校只是在推卸责任。上午此案未当庭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