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新闻乌龙的二传手为何这么多

        贾亮

        罔顾真实是媒体的耻辱

        新闻造假者应付出代价

        5月20日一大早,一些网站和新媒体就为网民们推送了一出“闹剧”。它们以“新华社最新消息”的名义,发布了名为《中美贸易战停火!止战!》的消息。就在这一新闻弹窗刷屏的同时,新华社的辟谣来了:“经查,此消息为新华社2018年5月20日所发旧稿,非新华社今日所发。”一条彻头彻尾的假新闻,再次刷新了人们对某些网站的认知,好一波集体自黑。

        一条去年的新闻,明明写着日期,怎么就成了最新消息,网站的抓取技术能背得起这个锅吗?在美国执意挑起贸易摩擦的大势下,新闻怎么可能遽然斗转?稍微关注中美贸易战进展的编辑,在看到这个消息时,都会审核一下新闻源。遗憾的是,一家网站不负责任的发出假新闻,众多网站同样放弃基本的核实义务,趋之若鹜地跟风转载,充当二传手。且不去谈它们除利益之外的其他动机,仅从新闻素养上讲,这次集体乌龙,相当于自曝了某些网站的编辑专业素养和业务能力,信息发布审核机制更是形同虚设,或者说,根本没有这样的审核能力。

        商业网站发布信息之混杂无序、手法之急功近利,令人瞠目。在订阅数、点击量等同于流量并决定营收规模的前提下,在没有采访权更无法实现信息广度、思想深度上与传统媒体相匹敌的境遇中,利益至上的商业媒体更多靠速度挣流量,靠“抓取”博眼球。

        但新闻不是普通的商品,虽以新命名,可真实性才是新闻的生命所在,也是一切新闻生产及发布机构的底线所在。为求速度而牺牲真实、为造爆款而制造新闻的做法,不仅严重违背新闻规律,更为法律法规所不容。在这一点上,商业网站及新媒体还有太多的畸形观念需要矫正,还有太多的新闻专业基础课需要补上。

        新闻宣传是个精细活,既需要专业素养,更需要政治素质,不是掌握点新技术、招点人搭个草台班子、雇群写手攒点文章就能干好的。细数近几年种种令人啼笑皆非的反转新闻、纯属捏造的爆款热文,多为这些商业媒体首先发布。曾红极一时却终遭网民唾弃并被查处的网络写手及其所属媒体,哪个不是靠篡改主流媒体新闻,以打擦边球、制造噱头等伎俩行事?

        为了流量和点击率,什么都敢做,唯独不去做新闻调查与核实。急功近利、粗制滥造、不加甄别、罔顾真相,不仅是一些商业网站和头部APP的致命伤,更是社会信息传播体系中的重大隐患。发出中美贸易战的乌龙新闻,犯下如此恶劣的错误,本该无地自容,反躬自省,可至今尚未看到有网站主动为此道歉,是没有悔改之意,还是觉得可以一删了之?事实证明,指望它们自律行不通。

        真实是新闻的生命,罔顾真实性是媒体的耻辱。这次新闻乌龙事件,假得离谱,错得荒唐,始发者和二传手该承担什么责任?新华社称将保留依法追究其责任的权利,监管部门也应主动作为。唯有从严惩戒,让那些窃取他人劳动果实的搬运工、制造并发布假新闻的始作俑者和二传手们,付出应有的代价,才能还网民一个健康的网络空间。

  • 还要消费社会善意到几时

        张丽

        “周口男婴丢失事件”昨天迎来了一个谁也没想到的大反转。该事件竟然系男婴母亲因家庭矛盾,和亲友“自导自演”的。目前参与策划的多人已被拘留,“男婴母亲尚在哺乳期,等哺乳期过后也将受到处理”。据报道,之所以“自导自演”,是因为孩子生父另有其人;受害方家属则恳请舆论介入到此为止。又一起新闻反转事件,众多网友的爱心又被“消费”一次,舆论介入真的可以到此为止吗?

        更多内幕当地警方还没有披露。实话实说,就算事件本身可以画句号,但对社会的影响、对人心的打击岂是说停就停的?就算是有难言之隐,也不能把孩子当道具,利用公共资源做掩护,为了个人目的搞欺骗。每一件有关孩子的新闻都会引发大量关注,周口丢失男婴更是一度成为包括人民日报、多地公检法官微关注的热点。现在这一波又一波连续反转,置奋战了60多小时、不辞辛劳排查走访,为孩子尽心尽力的专案组于何地?让诚心帮忙寻找、大声呼吁、积极转发的网友怎样安放自己被寒了的心?这样肆无忌惮地编故事、挥霍社会善意、浪费公共资源,若真有孩子失踪的不幸发生,被“狼来了”伤透心的公众如何自处?

        殷鉴不远。就在4月29日,自导自演了“乐清失联男孩”闹剧的陈某被乐清市人民法院以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事发时,温州、乐清两级党委政府和公安机关都立即启动重大警情处置机制,以最高等级组成联合调查组全城寻找。同时还有民间组织、爱心人士自发投入时间精力帮忙。眼见事情闹大以后,这位母亲不仅不悬崖勒马,反而故意隐瞒,转移孩子,浪费了大量公共资源。法院在判决中特别提到,这种恶劣的行为是以一己之私,损害社会诚信和良知,损耗社会公共资源,严重扰乱社会秩序。

        既然有法可依,就有理由相信,“周口男婴丢失事件”内情彻底调查清楚后,相关责任人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良知和善意焉能如此被消费。

  • 花样“跨栏”

        近期,上海市市场监管部门对2到5岁儿童适用的儿童床护栏产品进行风险监测,结果显示产品符合率为零。“护娃神器”不能护娃,快给安全护栏装个“护栏”吧。李嘉

  • “明星小药”卖不得,也买不得

        汪昌莲

        近年来,“肤乐霜”“维E乳”“润喉清咽合剂”“创伤乳膏”等北京各大医院配制药剂因价格低、疗效好,被消费者追捧为“明星小药”,致使销售紧俏,一些人看准商机,通过网络社交平台大量发布广告、销售“明星小药”。近日,北京市公安机关与行政部门展开行动,揭开了倒卖“明星小药”背后的黑色利益链。

        时下,一些微商已经从化妆品代购,转战到药品代购领域。瞄准各大医院自制“明星小药”,要价不菲。微商还会详细“推介”每一种药品的疗效、适应症,并配上人们关注的各种用药问题,显得非常“专业”。尽管微商出售的“明星小药”都不同程度加价,仍然很有市场,吸引不少消费者购买。

        众所周知,医院自制“明星小药”,使用前应由医生判断患者是否有使用必要。同时,微商兜售的药品来源、质量难以判断,不少“明星小药”其实都是假冒的,不仅药效不佳,还可能给消费者的健康造成损害。微商高价倒卖“明星小药”,更是一种违法行为。活跃于朋友圈的微商,因没有取得药品生产、经营资质,不能从事网络售药活动。

        换言之,网售“明星小药”违法,公众不能盲目“追星”。按照法律规定,医院自制药剂是不允许其他主体销售的,通常仅限于生产制剂的医院开出和使用。因此,社会上出现的网购,都属于违规行为。这就要求,有关部门应加强对电商、网店等网络药品交易行为的管理,实行全程监控,发现异常交易情况,及时查处。特别是要守住网络禁售处方药的红线。

  • 点到为止

        侯江    

        最终黑了自己

        周某是某高校毕业生,国内一知名数码电子产品公司的高薪聘请人员,拥有高超的电脑技术。周某从母校毕业多年,今年年初虚荣心作祟,登录学校贴吧,想在学弟学妹面前炫一把技,扬言只要发一张照片,他就能说出这个人的名字。2月13日,周某通过网络攻击,窃取并下载了学校2007年至2018年学生信息攻击46767条,触犯法律,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制裁。本来有着大好前程,偏偏让虚荣烧坏了脑子,想玩票当黑客,结果是损害了母校、损害了校友,最终更黑了自己啊。

        最终害了孩子

        近日,广东省教育厅表示,全省共摸排出在家上学(含私塾、国学等)学生298人,正积极劝返复学。近年来,一些社会培训机构擅自招收适龄儿童,以“国学”“女德”教育等名义开展全日制教育、培训,替代义务教育。个别父母想当然的选择,导致适龄儿童无法接受正规的义务教育。总有家长觉得自己能另辟蹊径,让孩子快乐成长。读私塾,不仅可能导致孩子的人际交往能力、集体意识薄弱,成年后缺乏认同感、难以融入社会,更是违反义务教育法,最终只能害了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