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找“神医”看病 大妈损失四万七

        本报讯(记者张宇)家住房山区的秦大妈到家门口的公园遛弯,却落入四名骗子设好的“神医看病”圈套里,直接损失了4.7万元和银手镯、金耳环、金戒指等贵重物品。记者昨天从房山警方获悉,这一案件告破,嫌疑人之一的刘某被抓获。

        5月10日早上7点半,遛完弯的秦大妈迎面遇到一名女子,她向秦大妈询问,是否知道附近一位老中医的住处,女子称自己的丈夫出了车祸,需要老中医帮忙看病,秦大妈没听说附近有什么老中医,于是与这位女子攀谈了起来。

        “就在我跟那个女的说话的时候,一个穿黑衣服的男子突然出现,说他认识老中医,因为他是老中医儿子的同学。”秦大妈回忆,那名黑衣男子说得很真切,说自己父亲也找老中医看过病。“黑衣男子还说,这名老中医医术精湛,但是要看病人心诚。”

        黑衣男子接着说,上次老中医给他父亲看病,一开始算出他的心不诚,后来让他拿来5万块现金抵押在那才给看了病,看完病5万块又退了回来。

        秦大妈听完,也想找老中医看看病,此时,自称是神医儿子的黄衣男子登场并声称需回家请示老爷子。

        “这位大妈,我父亲说您的爱人走了3年,您的小儿子也不太好,而且您还有老年病。”黄衣男子很快归来,说中了秦大妈的家庭情况,这让秦大妈大吃一惊。

        渐渐进入圈套的秦大妈,为了体现看病的诚心,按照黄衣男子的指示,先后到家里、银行取出了4.7万元存款,连同自己的银手镯、金耳环和金戒指等贵重物品悉数拿出,用一条新毛巾包裹住,交到了黄衣男子手中。

        秦大妈与黄衣男子约定第二天9点公园里见,将抵押的财物归还。然而,5月11日,秦大妈从早上8点一直等到10点多,察觉到不对劲的秦大妈立即报了警。

        负责接警的西路派出所民警张金巍介绍,这种所谓的神医看病骗局在全国各地均有过发案,嫌疑人通常会多人扮演角色作案,实施连环套路专门引老年人上当,像这起案件中,还有一名女同伙与秦大妈一起抵押贵重财物,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了秦大妈的顾虑。

        “其实神医一点也不神,之所以骗子掌握了秦大妈家的情况,是因为所谓的求医女子和秦大妈聊天时,已经把秦大妈的个人信息弄清楚了。” 张金巍说,看似骗子团伙只有求医女子、黑衣男子和黄衣男子三人,其实还有第四名成员,他一直隐藏在秦大妈周围,默不作声地将秦大妈与求医女子交谈的信息传递给其他成员。

        5月13日,专案组民警前往河北省涿州市将嫌疑人刘某抓获,在大量证据面前,刘某交代了实施诈骗的过程,并供述了其他团伙成员信息,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工作中。

        警方提示,老年人出门在外要时刻提高警惕,不要轻易相信陌生人,不要随意将自己家庭信息透露给他人,更不要轻易将财物交给陌生人;遇到类似情形应立即与家人联系或报警,不要给犯罪分可乘之机。

  • 图片新闻

        为全面提升队伍整体业务素质和灭火救援能力,近日,大兴消防支队开展夏季大练兵。支队结合夏季气候特点,科学合理地制定体能训练方案,采取室内室外训练相结合、爆发力与耐久力项目同穿插等方法开展训练。本报记者 张宇 通讯员 刘丙涛 摄  

  • 北京首例冷冻胚胎案一审判决

        本报讯(记者张蕾)一对小夫妻在医院进行试管婴儿移植术期间,丈夫被查出患有白血病,从确诊到去世仅仅25天,留下6枚冷冻囊胚还保存在医院。妻子为了给丈夫延续血脉,决定继续进行移植手术,却因没有先例、不合法规,被医院拒绝。记者昨日获悉,这起北京首例冷冻胚胎案近日由朝阳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法院要求朝阳医院继续履行医疗服务合同,为原告小雪(化名)施行胚胎移植医疗服务。

        2015年2月,小雪和丈夫为了要孩子在北京朝阳医院进行了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治疗。2016年10月,小雪的丈夫不幸患病去世。小雪出于对丈夫的眷恋和对公婆的感激作出一个决定:要继续为丈夫延续血脉。但当小雪来到医院,要求将剩余冷冻胚胎进行移植手术时,却被医院拒绝。小雪无奈选择了诉讼。

        应诉时,朝阳医院方面表示,患者丈夫去世后,其与丈夫生前冷冻保存的胚胎或囊胚并非患者一人所有,而是其与丈夫的第一顺序法定继承人共同所有,患者一人无权处理。

        此外,医院方面还表示,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治疗怀孕涉及医学伦理问题,必须考虑到孩子的基本合法权益,包括胚胎所有人(如患者的公婆)是否要承担出生后孩子的法定抚养义务以及监护人职责问题,孩子的父亲及其亲属身份社会关系等亲权继承权问题等等。

        诉讼中,法院询问了小雪的公婆,两位老人均同意小雪继续要这个孩子,并表示同意由小雪一人向医院主张权利。

        朝阳法院审理认为,小雪无论作为患方主体之一,还是作为其丈夫的法定第一顺序继承人,要求继受合同权利义务,继续履行合同,于本案并不存在法律上的障碍,其有权单独要求医院继续履行合同。

        判决同时指出,通过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出生的后代与自然受孕分娩的后代享有同样的法律权利和义务,包括继承权等。因此,小雪继续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有必要取得公婆的同意,而小雪公婆已经明确表达了同意的强烈意愿。

        判决还指出,虽然孩子出生后没有父亲,可能生在单亲家庭,但该假定性条件并不意味着必然会对孩子的生理、心理、性格等方面产生严重影响,且目前并无证据证明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存在医学上、亲权上或其他方面对后代产生严重的生理、心理和社会损害等不利情形。

        关于继续履行合同进行胚胎移植是否有违“必须夫妻双方书面签字知情同意”的原则,判决认为,小雪夫妇与朝阳医院订立医疗服务合同的目的是通过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生育子女,显然胚胎移植是实现合同目的的必然步骤,属于医疗服务合同内容的一部分。“从小雪丈夫生前的意思表示、行为表现及公众普遍认同的传统观念和人之常情,有理由相信继续实施胚胎移植不违反小雪丈夫的意愿。”综上,法院作出上述判决。

  • 网红拍摄爬楼视频坠亡 “花椒”负次要轻微责任

        在网络直播平台进行高楼攀爬直播的爬楼爱好者吴永宁意外坠亡,悲剧在网络上引起争论的同时,也让其家人陷入了悲痛之中。因认为“花椒直播”对于用户发布的高度危险性视频没有尽到合理的审查和监管义务,致其子吴永宁攀爬高楼坠亡,吴永宁的母亲何某将“花椒直播”的运营方诉至法院,要求其赔礼道歉,并赔偿各项损失共计6万元。

        昨天,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对该案进行宣判,法院认定密境和风公司承担网络侵权责任,判决其赔偿原告各项损失3万元。

        直播爬楼出事故

        死者母亲告“花椒”

        吴永宁曾经在浙江横店影视城担任过演员。从2017年开始,其在被告北京密境和风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密境和风公司)旗下的网络平台“花椒直播”等各大主流网络平台发布了大量的徒手攀爬高楼等高度危险性视频,视频总浏览量超过3亿人次,因此拥有了上百万粉丝,成为网络名人。2017年11月8日,吴永宁在攀爬长沙华远国际中心时,失手坠落身亡。

        其母何某认为,被告密境和风公司明知吴永宁发布的视频都是冒着生命危险拍摄的,其拍摄过程中很可能会发生意外,但被告为了提高其网络平台的知名度、美誉度、用户的参与度、活跃度等从而获取更大的盈利,未对吴永宁的行为予以告诫和制止,也未对其发布的危险视频采取删除、屏蔽、 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被告是公共网络空间管理人,其没有对吴永宁尽到安全提示、安全保障的义务。且吴永宁坠亡时,正处于和“花椒直播”的签约期内,被告对其死亡有直接的推动和因果关系,应承担侵权责任。

        网络服务提供者

        是否有安全保障义务?

        庭审中,案件双方争议焦点集中在网络服务提供者是否需要对网络用户承担安全保障义务,以及被告是否构成侵权、侵权责任又该如何认定?

        法院审理认为,网络服务提供者在一定情况下,其在虚拟的网络空间中亦对网络用户负有一定的安全保障义务,故网络服务提供者有可能因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而产生网络侵权的责任,但内容有别于传统实体空间下的安全保障义务内容,应仅包含审核、告知、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措施。

        花椒平台为吴永宁上传危险视频提供通道,花椒平台为借助吴永宁的知名度进行宣传,还曾请其拍摄相关视频作推广活动并支付了其酬劳,故被告平台对其持续进行该危险活动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应认为被告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是导致吴永宁坠亡的诱导性因素,二者具有一定的因果关系。

        “花椒直播”平台

        承担次要轻微过错

        尽管直播平台需要为网络用户承担一定的安全保障义务,但其对吴坠亡仅存在次要且轻微的过错。

        法官认为,被告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无法实体控制吴的危险活动,并不会直接导致吴永宁的死亡,其只是一个诱导性因素,吴坠亡也并非必然发生的事件。吴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能够预见拍摄危险视频的风险,仍进行冒险,为其坠亡主因。

        北京互联网法院最终认定,被告应该对吴永宁的坠亡承担相应的网络侵权责任,但吴永宁本人应对其死亡承担最主要的责任,被告对吴永宁的死亡所承担的责任是次要且轻微的,被告应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3万元。

        本报记者 徐慧瑶 

        通讯员 陈访雄 董学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