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浙江小伙西藏旅行已失联近20天

        一位浙江海宁小伙在西藏失联。近日,网名“佩奇饲养员_”的网友在微博爆料,5月4日,自己的堂哥小俞,在西藏游玩时失联。家人联系不上小俞,甚至连微信朋友圈都被屏蔽。据当地媒体报道,舅舅说小俞去西藏前,和家里人关系融洽,没有情绪异常。但他透露了一个细节,小俞不久前辞去了企业的工作。失联前,小俞的手机信号显示其曾出现在西藏阿里地区的班公错景区,但由于地广人稀,搜寻难度依然较大。据悉,小俞的父亲和舅舅已经到达事发地,当地日土县公安局目前正在调查。

        “因为阿里地区监控较少,找起来难度较大……希望帮忙扩散一下,早日找到,平安归来。”近日,一则寻人消息在海宁各大媒体平台内疯转。消息的发布者是小俞的亲属,27岁的海宁人小俞已经在西藏阿里地区失联超过18天。

        10天内定位一直没变

        寻人消息称,小俞于4月28日从杭州萧山机场出发,当天下午5点30分他告诉家人,自己到达拉萨。4月30日,小俞又从拉萨乘坐旅游大巴前往阿里。5月3日,他给家人发的消息显示,自己已在阿里地区。此后几天,家人一直无法与小俞取得联系。5月7日,万般焦急的小俞家人在海宁市公安局丁桥派出所报警。根据警方初步调查及家属反映的部分情况,当地媒体曾试图还原小俞失联前的轨迹。

        4月28日下午6点,下飞机后的小俞当晚在拉萨有过住宿登记。隔天,小俞还在当地一家银行的ATM机上提现300元。5月3日,到达阿里的小俞给家人发信息,称自己被旅店坑了,“钱不够”,母亲当即为他转去800元。而当天凌晨,身份证记录还显示他从早上1点到6点,一直在网吧上网。

        从5月4日开始,小俞的手机关机,而手机最后的定位地点,在西藏阿里地区的班公湖度假村。阿里警方也表示,早上9点左右,小俞还用身份证去过旅游景点。“佩奇饲养员_”告诉记者,直到5月14日定位消失前,小俞的手机定位一直没有变过。记者也联系了小俞的亲属,对方表示父亲和舅舅还在当地,但调查情况不便透露。

        游客稀少 迷路可能性小

        西藏阿里地区位于中国西南边陲,是青藏高原北部——羌塘高原核心地带。阿里地区日均温差大,降水少,年大风天数超过140天,恶劣的自然环境让这里成为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小的地区。小俞失联的班公错位于中印边境,是位于中国日土县与印控克什米尔交界的“国际湖泊”,藏语名为“错木昂拉仁波”,意为明媚而狭长的湖泊。班公湖周边景色秀美。

        近几年,随着旅游资源开发,班公错景区也吸引了不少游客。湖边有客栈和饭店,同时有可供游湖的游船。一名多次去过班公错的背包客小楼说,班公错位置偏远,属于深度游,日常去的游客不多。但旅游季节,湖边都有住宿等相关店家,“总体还是很安全的”。度假村当地交通并不发达,“就一条道,前后离其他地方都挺远,小俞迷路的可能性很小。”他猜测说,小俞失联的最大可能,或许是因为严重的高原反应。记者也联系上了班公错湖边的一家客栈,老板表示,对于此事,今天警方已经来过,但小俞并未入住他的客栈。

        综合钱江晚报 海宁日报  

  • 海南一医生举报自己吃回扣

        日前,海南省万宁市和乐中心卫生院的医生华生(化名)向当地媒体反映,包括他自己在内,该院很多医生存在收受药商回扣的情况,卫生院管理层却对这种情况视而不见,甚至有可能也参与其中。

        昨日,记者前往该院了解情况。万宁市卫健委已成立专项调查组开展调查,和乐中心卫生院院长唐某某、药房负责人李某某目前已被停职审查。

        为净化行医环境 医生举报自己

        记者在华生提供的举报信中看到这样一段文字:“据知,门诊部一些医生的业务量大,如一个月看病开出10万元的药物量,即可获得15000元的药品回扣金额,即按药物的10%至15%回扣分配给医生。”除了实名举报信,华生还称已留下“证据”——他自己此前收受回扣的清单。

        记者看到,华生提供的回扣清单一共5张,均为表格。其中两张单子上有他的名字,另外三张单子则没有。“这两张清单是2018年的,分别是6月和7月的。”华生告诉记者。这些表格记录的是一些药品名称、数量等。华生指着其中一张解释:“第一列是药品名称,比如这款‘小儿宝泰康(基药)’,给患者开一盒这样的药,医生就能拿5元的回扣,也就是表格第二列的数字‘5’,第三列的数字2则代表数量。去年6月份,这种药我开了两盒,按5元/盒的标准,我可以拿到10元回扣。”

        华生说,虽然他提交的清单显示的回扣金额不高,但他每个月获得的药品回扣总额不止于此。“卫生院内药品很多,对应的药商也很多,每个药商都有单独的单子,钱也是单独结算的,每一张单子对应的只是一家药商。”华生告诉记者,平均下来,他每个月通过开药能拿到的回扣在1000元左右。

        “每次医生开完药,患者都要去卫生院的中心药房拿药,药商正是从中心药房拿到相关信息,再根据这些信息发放回扣。每个月,药商都会根据药房提供的清单结算,然后由药房把现金、清单装进信封发给医生。”华生透露,据他了解,因为提供了医生开药的信息,药房工作人员也能从药商那拿到相应的“报酬”。

        “医生收受药商回扣,卫生院管理层是知情的,却视而不见。我之所以举报这件事,是为了净化卫生院的行医环境。”

        卫健委正在调查 对“回扣”零容忍

        昨天,记者来到万宁和乐中心卫生院。对于“有医生拿药商回扣”一事,该院院长唐某某表示,他没有听说过此事,也没有听说有医生私自与药商接触。“这个是明文规定的,医生不准拿药品回扣,也不准与医药代表有私下的交易和联系。”在药品采购方面,唐某某介绍,医院采取“政府招标网上采购”的方式,药品都是由医院的采购办在网上采购,采取“两票制”,即厂家开一张发票送到供应商,供应商再开一张发票给医院,以减少药品在流通环节中的加价。

        记者也就此事到万宁市卫健委了解情况。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在一个月前就已经收到了关于此事的举报。“4月初的时候,万宁市纪委接到这个举报,然后转到我们这边,让我们调查处理。”该负责人说,他们所掌握的举报材料跟记者了解的情况基本一致。万宁市卫健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对医生吃“回扣”的问题始终坚持零容忍态度,将进一步加强专项调查组开展深入调查,调查处理结果也将及时向社会公布。同时为了便于开展调查,决定对和乐中心卫生院院长唐某某、药房负责人李某某作出停职审查处理。综合海南特区报  

        海南日报  

  • 杭州83岁退休医生 跪地施救96岁老伯

        这两天,一条视频在杭州建德人的朋友圈里转得火热。一位两鬓花白的老人躺在地上不省人事,另一位同样满头白发的老人跪在地上,口对口在为他做人工呼吸。事情发生在5月19日上午,病人是建德梅城镇滨江村的,姓潘,今年96岁;施救的是建德二院的退休医生于守堤,今年也已83岁。昨日,记者奔赴梅城,挖掘这一动人善举背后更多的细节。

        于医师和老伴住在二院家属区一幢上世纪80年代的房改房里。当天上午,老两口还特地去病房想看看潘大爷,但病人已经出院了。院办叶主任说,老人出院后,已经于今天凌晨过世。得知这个消息,二老遗憾不已。

        19日上午七点不到,于守堤不放心身体不好的老伴独自出门,陪她一起去买菜。在菜场边,他看到人群围成了一个圈。开始以为出了车祸,走近才发现一个老人平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一个中年男子正在给他按压胸口做心肺复苏。“第一感觉是,小伙子不错,还懂做这个;但仔细一看,他的做法不标准:动作太快了,没有节奏;力度也不够。”于守堤赶紧上前搭了老人的颈动脉,没有脉搏,于是立即口对口进行人工呼吸。四五个循环后,老人呼吸一度恢复,但很快又停了。于医师又对患者进行心肺按压,老人的家属——那位中年人则接替他进行人工呼吸。

        抢救三分钟左右,老人的呼吸终于恢复了,但神志依然不清醒。好在事发地离二院也就几百米,好心人借来了轮椅,大伙一路奔跑着将病人送进了急诊室。

        于守堤动过肺手术,跑不了步。等他赶到急诊室,病人已经接上了氧气和心电监护,开通静脉通道,医生已经接力在做心肺复苏,稍后内科主任也赶到了。看到一切有条不紊,他才离去。

        “心跳骤停后的4分钟内,是抢救的黄金期。”建德二院ICU主任郑晖说,人体的脑细胞如果缺血缺氧3分钟以上,就会造成不可逆的损害,“所以,第一时间进行以及持续进行有效的胸外心脏按压,对患者的大脑功能恢复是有很大作用的。超过黄金时间,大脑功能会被损害。”郑主任说,于医师的及时出手,无疑为病人争取了时间。

        虽然老人最终离世,但老人家人回忆起于医师老两口的义举依然感动不已。“非常感谢他们,还有现场帮忙的许多好心人。”据钱江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