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我一直强调写人,写人,写人”

        记者:好作品见人,但当下看到的国产剧很多是只见情节不见人。

        傅东育:我比较赞同这个观点,目前市场上的一些缉毒剧在剧情上是比较悬浮的,胡编乱造的情节太多。情节上的胡编乱造,其实是对逻辑和人物的分析不够。从这点来讲,我们做得更扎实,在一个极致的状态下,我们表达出人物情感之间的撕裂和人物情感之间的“虐”,还有人物情感上的亲情与背叛等,都在一个极致的状态之下展现,大家才能看到一个比较丰富的,而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光见事件不见人物的警匪戏。光见事件不见人物的警匪戏,我们已经看得太多太多了。

        我认为只有把人抓住了,所有的故事才会扎实,才会有力量。从《破冰行动》的创作过程当中,我一直在强调是写人,写人,写人,而不是写这件事,不是写有多少的警力端了多少个窝点。纪录片已经足够震撼了,是吧。你要把它创作成一个影视剧的话,主题应该更大一些,就是关注这个人,同时在这个故事的背景下,作为导演,你自己想说的主题是什么,这是更加关键的。

        谈演员

        黄景瑜惊喜最多,吴刚表演最难

        记者:剧中,黄景瑜、吴刚、任达华、王劲松等演员的表演都得到了观众的认可,你如何评价几位主演的表演?

        傅东育:这部戏在我接手的时候,主要演员基本上投资方和制片方已经定完了。但我要说的也是很感谢投资方和制片方,对于这四个角色的选择是很准确的,从某些方面来说也成就了这部戏。吴刚、任达华、王劲松,都是家喻户晓的优秀演员。说实话我一开始很担心黄景瑜,因为在合作之前,我对他的了解并不是很多,也就是《红海行动》里的狙击手,我担心他能撑起我的李飞吗?但我现在觉得,这个选择是正确的。

        这个戏最难演的是吴刚饰演的李维民这个角色,大量的开会和布置任务的戏份,貌似是情节推进的戏。但吴刚将每一场的开会,每一场的布置任务,都带进了丰富的个人情感,所以,他的戏,每一场,都会有意料之外的丰富度。有一场黄景瑜和吴刚告别的戏,本来的方案是吴刚和黄景瑜拥抱,但吴刚放弃了这个方案,他有自我的设计。他这个建议的选择,使得他这个人物的隐忍和这个人物警察的特质,就非常突出。当我们设定王劲松饰演的林耀东,不是一个脸谱化、概念化的毒枭的时候,我们设定他是有灵魂和信仰的。这就需要王劲松在内心深处建立起强大的自信感。他就得对所有和他配戏的演员,会有一种掏心掏肺的真挚感。他是复杂的,他是纠结的。比如王劲松和公磊有一场戏,林耀东到林宗辉的家里谈心的那场,他完全是个大哥的样子。他一点也不狰狞,在表面的云淡风轻下,是他对自我的控制,塑造完成之后,这个人物是非常冷冽的。在这点上,王劲松含着的、内敛的表演,恰恰使得这个人物变得厚重。任达华,他是一个太有经验的演员了,他每一次吃饭的戏,大家都会觉得吃得真香,看了特别有食欲。有些人会觉得这个很简单,但其实这个很难!在你真实的吃饭动作不间断的前提下,你还没有打破演员对于这场戏的节奏要求和任务要求,这是一个非常难的事情。那么,他们彼此之间在一起的戏,将会是这部剧后半段非常出彩亮丽的部分,他们互相给予对方的表演台阶,那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事儿了,那是一个在情感上和情节上递进感非常强的事。

        记者:谁的表演给你的惊喜最多?

        傅东育:和吴刚、任达华相比来讲,黄景瑜对于角色的理解、分析,包括创造力,可能会有一定的落差,但是黄景瑜至少在形象上的选择是对的,是属于阳光而硬朗的小生系,而不是柔弱的。在这点上已经做到了,那么在这个基础之上,当我确定了他是男一号的时候,我就努力地让这个角色尽量地向他身上靠,也就是用他的一些习惯来带动这个角色本身。就是方式之一,你不能硬拧着他,去规定他做什么,你要不断地去给他分析角色,讲解角色的情绪情感,方便他被带入情境中。另外就是在一些细节处理上,需要纠正他,包括台词的语速、什么时候开口讲台词以及停顿的时间、呼吸的调整、形态上的眼神和状态等,每一点一滴抠得越细一点,他可能表现力就强一点,事实上来讲,我觉得在完成这些之后,黄景瑜显然是跟他以往的那些角色是不一样的,他完全扛住了男一号的形象,与为他配戏的老演员、老艺术家们相比来讲,他没有输。所以在这点上我还是很自豪的,黄景瑜也给了我很多惊喜,他是一个有天赋的演员。

        记者:电视剧的播出也是创作者和观众的一次交流,相信你也会留意到网友的评论,其中有哪些评论让你感受最深?

        傅东育:网友的所有评论五花八门,涉及面非常广,各个层级、各个年龄段、各个内容以及各个细节等,都会有人探讨。让我感动的评论有很多,提出细节上中肯批评的,对人物设计提出批评的,我都有反思。更重要的其实在所有网友的评论中,我能深刻感受到的,是所有网友对现实主义作品的喜爱,对现实主义动人作品的渴望,在这点上,我们应该更加明确我们这个职业的责任和义务,我做这个职业的幸福感和快乐,来源于通过正能量还有真善美的作品来感染观众。所有的这些交流还有反馈,于创作者本身来说,都会是一种鞭策,他会使我们在类型化和现实主义的方向上,继续生根下去。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们提出的“小正大”的理念,我们提出的创作的规律和根本原则,是要以更加坚定的态度来坚守下去的。           本报记者 邱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