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多年报废车 今晨被清走

        今天上午,和平里街道综合执法队继续展开“僵尸车”清理行动。在交林夹道、和平里六区,一辆老金杯,一辆破捷达,这两辆居民眼中的“老大难”终于搬家了。目前,本市各区“僵尸车”清理整治工作仍在持续开展,据交管部门统计,截至上周末,全市摸排上账的2332辆“僵尸车”已完成清理1685辆。各街道在治理“僵尸车”工作中扮演着怎样的重要角色,街道职能部门是如何“问诊”僵尸车的,从昨天到今天上午,记者随和平里街道工作人员共同走访“僵尸车”出没地。

        ■现场

        清理“僵尸车”并不容易

        今天上午8点半,和平里街道综合执法队执法人员来到了交林夹道,和平里第四小学门前停着一辆外表破旧的金杯车。对这辆车,居民们反映了很久,车辆不仅长期占道,车玻璃上还贴着广告,车里装满了饮水机水桶,这辆用于经营、存储的“僵尸车”很快被装上了拖车。

        和平里六区,居民停车位里“睡着”一辆破旧捷达,四轮亏气浑身锈斑。居民们说,这辆车在这里放了至少一年,老旧小区停车位很紧张,希望这样的废铜烂铁赶紧挪走。为清理这辆“僵尸车”,执法人员费了不少力,周围街巷很窄,叉车可移动范围有限,“僵尸车”周围还有其他停放的车辆,把“僵尸车”从窄缝里“抠”出来实属不易,牵引绳拽,叉车的每个动作都要力求精准。几套动作下来,在居民们的掌声中,这辆捷达终于说再见了。

        ■探访

        逐一核查“僵尸车”

        “和平里地区有20个社区,‘僵尸车’的数量先从各社区摸排报到街道。”和平里街道办事处城管办工作人员翟爱东说,从4月中旬开始,根据各社区的统计,共发现了52辆“僵尸车”,翟爱东的任务之一,就是对这52辆车逐一再核查。

        “咱们先去3号院看看吧,那有一辆僵尸车需要核实下情况。”昨天气温已经攀升到35摄氏度,顶着骄阳,翟爱东仍带队到各社区探访。据测算,和平里街道辖区面积在东城区是最大的,每天核查“僵尸车”的工作,翟爱东都依靠自行车或两条腿一个个点位去跑。

        和平里中街3号院西院的角落里,停放着一辆黑色的轿车,从外观来看,只能说勉强算一辆车了。车“鼻子”碎开了花,长满铁锈的发动机部件耷拉着,几扇车窗都碎了,车里塞满了杂物、垃圾,车顶也被石头砸出了大坑。

        陪同探访的和平里街道二社区副主任何丽说,前期社区做了很多工作,但是依然联系不到这辆车的车主。 “像这样的车,很明显就是一辆‘僵尸车’了。”翟爱东说,根据外观判断,这辆车很可能属于事故车辆,受过严重的撞击,已经没法再开了,车的年检标识贴到2008年,现在又长期放置于社区内,占用空间且存在安全隐患。

        据和平里街道统计,截至5月22日,辖区内统计出的52辆“僵尸车”中,已经对12辆进行了拖清,其他“僵尸车”的清理工作正在紧锣密鼓进行中。

        ■释疑

        治理工作涉及这些部门

        和平里街道城市管理办公室副主任方志强介绍说,街道城管办、综合执法队、房管部门、小区物业等都会参与工作,大家各司其职。从4月中旬至今的治理工作中,经统计,用于经营、仓储的“僵尸车”占了很大比例,其次,是在少数停车不收费区域长时间不动的车辆。

        “发现认定‘僵尸车’后,我们会通过联系车主、现场贴告知函等多种方式要求车主自行清理,告知期限为7天。目前,有部分车主能够配合工作。”方志强说,每次“僵尸车”被清理走,周边居民都拍手称快,尤其是那些停车资源本不富余的老旧小区,清理“僵尸车”的呼声更强烈。

        至于公众关注的“僵尸车”的认定问题,方志强表示有几个认定特征,比如,长期停放甚至占用道路的、无车牌的、用于仓储的、存在安全隐患的等等。虽有认定标准,但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却并不都是一帆风顺。

        方志强举例,前几天,街道发现和平里中街有两辆长期停放的车辆,外观已经很破了,车里堆放着各种杂物,在周边居民看来,这就是“僵尸车”,但联系到车主时,车主并不认同,并说这车还能开,这类的争议是存在的。遇到这种情况,他们会劝导车主,不能长期占道,如达到年限应该申请报废,多数车主还是配合的。

        本报记者 景一鸣 文并摄  

  • 中国游客巴黎打车信用卡被盗刷14万

        巴黎旅行归国,飞机刚落地,吉良先生的手机便接连收到数条短信,提示他的信用卡在国外某地累计消费人民币14万元。人在飞机上,信用卡就在手边儿,吉良先生立刻意识到,信用卡被盗刷了。日前,时尚博主吉良将遭遇发布在微博上,引起许多网友的共鸣,他的这条微博转发量过万,评论数达6000余条。事件一出,也引起了法国国民议会议员、法中友好小组主席陈文雄的关注和重视。据法国《欧洲时报》报道,陈文雄已责成团队成员与当事人取得联系,详细了解被盗刷情况。

        人在归途信用卡被盗刷

        北京时间5月19日,吉良先生乘坐飞机从法国返回中国,刚落地就收到数条短信,显示他的光大银行信用卡短时间内连续消费14万元,而另一张招商银行信用卡则在一笔近13万元的交易失败后被银行暂停使用。短信显示,信用卡消费地点是法国一家大型百货公司,而这段时间里吉先生正在回国飞机上,信用卡就在手边。

        “这是盗刷无疑了!”吉先生立刻想到:“一定是那位司机!”吉先生在巴黎乘坐一辆出租车时,曾在一位司机的要求下使用POS机先后刷过这两张卡。“当时司机一直说身上没有现金找零,坚持只能刷卡支付,第一次刷卡后又以支付失败为由要求换卡支付。”吉先生表示,这是他在法国期间唯一一次使用两张信用卡付费的场景。更可疑的是,该司机曾于途中打听过他的飞行时间,吉先生当时也感到这人有点奇怪,因此拍下来这名司机的照片。

        事发后,他致电光大银行,对方表示消费符合银联规定,所以只能申请争议。不久,光大银行上海分行与吉先生取得联系,吉先生于21日到银行柜台填写了“交易否认声明”,被告知3个工作日内会给出处理结果。

        信用卡在境外遭盗刷非个案

        记者发现,像吉先生遭遇的信用卡被异国盗刷的情况并不少见。有网友称自己的经历与吉先生的十分类似,都是被出租司机告知只能刷磁条卡,不能付现金。甚至有网友认出了吉先生微博中发的嫌疑司机照片,称也曾在同一上车地点被其强烈要求刷卡,同时打听航班信息。

        也有网友表示,一些银行设置了安全功能,有效挽救了损失。比如,此次盗刷事件中,招商银行在发生第一笔巨额交易时就立即将卡片停用,为吉先生避免了更大的损失。另一位招商银行信用卡用户也证实了这一说法,称在短信提示后,该行立即致电用户确认这笔钱是否是本人操作;一位使用工商银行信用卡的用户也表示该行设置的安全锁功能比较好用,截至目前,从未出现被盗刷的情况。

        事实上,信用卡被盗刷犯罪在法国不是什么新鲜事。据报道,近年来,法国盗刷银行卡的犯罪行为不断上升。从2010年至2013年,4年间,法国盗刷银行卡犯罪数量上升67%。到了2014年,相关受害者人数达到45.1万,超过90.5万张银行卡至少被盗刷过一次,平均金额112欧元。2016年该数据达120万欧元,而2018年法国银行卡盗刷率为欧洲第一,1000张卡中就有69张被盗刷。有数字表明,2014年全年法国信用卡用户信息被盗用而损失的总额达5亿多欧元。

        早在2017年8月23日,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就在其网站发文提醒防范来法信用卡被盗刷,这条提醒至今一直挂在中国驻法使馆的网站上。提醒还表示,法国明文规定,出租车司机必须接受乘客使用现金或银行卡支付车费,并提供机打发票。作为防范,使馆建议中国游客尽量使用小面额现金支付车费。如确需刷卡付费,应避免让出租车司机操作刷卡,并切记向司机索要票据。一旦发现银行卡被盗刷,立即联系发卡行挂失并去当地警察局报案。

        法国华人议员促警方关注案件

        目前,事件已经引起法方注意。据法国《欧洲时报》报道,当地时间5月21日,陈文雄议员在了解事情经过后,立刻就此事件致信巴黎警察局长迪迪埃·拉勒芒(Didier Lallement),提请局长关注这个案件和此类针对游客特别是亚洲游客的案件,改善治安情况。

        此后,陈文雄议员还分别致信负责欧洲和外事的国务秘书让-巴蒂斯特·勒穆瓦纳(Jean-Baptiste Lemoyne)以及巴黎旅游局长沙皮拉和巴黎市负责旅游的副市长,要求重视旅游安全,保护巴黎乃至法国的旅游环境。

        陈文雄议员在信中向警察局长详细描述了中国游客的遭遇,并将其拍摄的犯罪嫌疑司机的照片和疑似车牌号交与拉勒芒局长。他在信中写道,多年来,由于对亚裔的偏见及其他原因,在法国的亚裔常被作为不法分子的作案对象,暴力犯罪也时有发生。近期针对亚裔的不法活动依旧十分猖獗,中国游客的案件在社交媒体上引发讨论,再次印证了这一现状的普遍性和严重性。治安问题涉及包括亚裔在内的每位公民的日常生活,游客在法国的经历也极大地影响着法国的国际形象。陈文雄提请警察局长关注治安状况尤其是针对亚裔的不法犯罪行为,并表示自己也会继续关注下去。

        信用卡被盗刷后该怎么办?

        针对吉先生的遭遇,记者致电光大银行服务热线。客服人员提示,发现信用卡异常,一定要第一时间致电银行冻结卡,并与客服声明并非本人消费,让客服立刻提交消费申异。“如果卡在手边的话,就近找个地方刷一笔,卡冻结与否都没关系,目的是证明卡在手边。”光大银行也提示吉先生,如果卡被盗或遗失也不用紧张,银联有48小时失卡保障,遗失的卡有无密码并不重要,因为境外消费本身就不一定需要密码,关键在于最快时间向客服声明卡已丢失。

        除此之外,客服表示,像吉先生使用的阳光商旅白金卡属于磁条卡,其安全性弱于芯片卡,且在境外消费时很多POS机并不需要密码,因此要格外注意加强保护,并设置交易限额。吉先生还被告知保留好登机牌、出入境印章或记录凭条,因为这是证明信用卡被盗刷时,用户并不在消费交易发生地的证明。“虽然这不是必须的,但保留这些证据对于银行处理拒付流程有一定帮助。”吉先生说。

        本报记者 曲经纬 实习生 张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