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刘青:用“中国心” 守护中国心

        2011年,在国外深造多年的刘青博士回国创业,开始了人生的新篇章。

        长期从事高分子材料领域研究的刘青敏锐地意识到,3D打印技术,将会在生物医药领域取得更广阔的应用。在我国,心血管病的患病率和死亡率超过了癌症,成为居民健康的首要杀手。如果将3D打印技术应用到全降解血管支架的研发上,可以为众多的冠心病和糖尿病患者解除病痛。

        然而,与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在血管支架的研究和产业化领域,处于比较落后的位置,大部分都是在进行仿制或购买国外的半成品。而进口支架因为核心专利技术被国外公司所垄断,价格昂贵。刘青深感到,如果我国不在这一领域内迎头赶上,研发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产品,那么,我国未来的血管支架市场将会被国外产品全面占领。国家将会为购买这些进口支架支付高额外汇,患者的治疗压力也会大大增加,从而加重国家医疗保险的负担。

        2011年4月,刘青从国外回到了北京。他创办了北京阿迈特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在世界上首创聚合物血管支架3D打印快速成型技术。2017年,刘青又创办了全资子公司——北京安脉通医疗有限公司,这家公司也成为世界上首创利用3D精密打印技术进行完全可吸收冠脉血管支架和外周血管支架研发与生产的公司。

        与国外公司采用的激光切割法相比,刘青和他的团队独创的3D精密血管支架制造技术具有制造速度快、几乎无材料浪费、节能环保等优点,可以生产出结构独特、径向支撑力高、柔韧性及输送性能优良的血管支架。

        “对患者而言,采用3D打印技术制造的全降解血管支架的价格将大大降低,最重要的是,全降解血管支架将大幅度降低患者的长期并发症,血管支架被人体吸收后,血管仍然保持通畅,但支架所造成的后遗症也随之消失了。”2017年,在西班牙举行的欧洲心脏病学会年会上,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主任委员葛均波院士向全世界介绍了中国在3D打印全降解冠脉血管支架方面的最新成就,令无数同行惊叹。

        如今,刘青博士又有了新的目标:他计划在未来的三四年内,尽快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可吸收冠脉血管支架和外周血管支架推向市场,实现可吸收血管支架的产业化,从而造福更多的患者。

        回国创业时48岁,如今的刘青博士已经年过半百。白发爬上青丝,但传奇刚刚开始。

        本报记者 王琪鹏

        首都文明办供图

  • “北京榜样”5月第3周周榜

        ■周广兵,男,1988年6月出生,退伍军人,现为自由音乐人、作词人。

        周广兵曾是川藏线上的汽车兵,退伍后为实现“歌唱英雄”的梦想,在8平方米的地下室创作了近百首军歌、几千首歌词。他创作的《当兵就是那么帅》、《强军路上好巴郎》等作品深受战士们喜爱,他还成立了公益团队“中国V光”,多次深入部队慰问演出。

        ■李献领,男,1963年10月出生,丰台区方庄地区芳古园一区社区门卫。

        芳古园一区26号楼八成居民是老人,且子女多不在身边,他便成了老人们的主心骨和百事通。居家维修、跑腿买菜,甚至深夜送医送药都成了他的“分内事”。在他的守护下,老人们心里很踏实。

        ■申振水,男,1971年2月出生,房山区供电公司长沟供电所职工。

        2018年大年初二早上,申振水回家途中遇见一男子正对一女子实施犯罪,受害人被掐住脖子,脸色已经发紫。他大呼“住手”,同时用尽全力抱住歹徒,帮助受害人顺利逃脱。最终警察及时赶到,歹徒落网。

        ■余麟,男,1963年1月出生,王府井工商所消保维权组组长。

        余麟总结出处理消费投诉的“四部曲”工作法,以及“点面线”控制法,撰写了数十万字的调研教案、培训教材,推进了维权工作的社会化、专业化。“余麟维权岗”自2009年成立至今,受理投诉举报13000余件,调解成功率95%,办结率100%,为消费者挽回经济损失3000余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