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平凡的人给我们最深感动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05月24日        版次: 04     作者:

    谢巧珠

    张进洲

    侯传军招呼躲在阴凉处的乘客们准备上车。

    头顶烈日,赵俊峰忙着整理快递。

    炙烤、晴晒、闷热,夏天仿佛一个任性的孩童,随意切换着天气模式。
    今明两天,北京仍处在高温黄色预警中。顶着酷暑骄阳,冒着灼人热浪,这样一群人默默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公交检修员

    发动机舱里像“蒸笼”

    “递给我一个扳手,我把后盖拆下来。”9点钟,在公交集团保修三厂的车间里,谢巧珠师傅正在为一辆公交车做保养检修。从事公交车检修工作十几年,30多岁的他如今已经是厂里的技术骨干,每天能给至少8辆车做发动机检查、后机舱清洁等工作。

    为保证检修效率,车辆能快速上路,不等机箱冷却,谢师傅就要开始检查,扎进60多摄氏度高温的车辆后部,一忙活就是半天。由于发动机传送带结构精密,戴手套会有安全隐患,只能徒手检查,谢师傅的手每天都是黑黝黝的。“我们是铁球碰肉球,磕磕碰碰难免的。”采访现场,谢师傅的手就被齿轮碰出一个口子。

    张进洲师傅今年不到30岁,与谢师傅一起负责发动机保养检修岗位。刚结婚不久的他,每天都要钻进1米2的地沟里,猫着腰、仰着头,仔细检查发动机各项零件。公交车底部到处是尘土和油污,温度也比正常气温高,出工不到一刻钟,张师傅的后背已经湿透,工作服也蹭黑了。“做我们这工作就是要不怕苦不怕累,你看我这样很累,但一些比我高的同事在地沟里猫腰更辛苦。”边说着,豆大的汗珠从他的脸上滑落。

    据公交保修三厂检验部长李强介绍,厂里的检修工作实行“824”制,即保养要在8小时以内完成、小修则要在24小时以内,燃油公交车平均每1万公里就要做一次保养,由于长安街沿线的重要性,每天厂里任务量都很大。

    据厂里负责抢修的朱师傅回忆,2005年最紧张时他每天要抢修8辆公交车。“夏天在太阳下暴晒,地面都烫脚。但现在公交新车多,而且保养的勤,需要抢修的情况已经少多了。”

    为应对夏季高温,保修三厂也提前重点加大了对回厂保养、小修车辆的空调系统、发电机皮带机件隐患排查力度,确保高温季节来临前,车辆的制冷系统工作正常、空调制冷效果良好,“咱们辛苦点是应该的,一切幕后工作都是为了让乘客享受更加清凉温馨的客运服务。”

    文明引导员

    太阳烤说话多却不敢喝水

    昨天下午4点,奥森公园的气温已经逼近40℃。在奥体东门的公交站台上,60岁的侯传军和他的同事们迎着炎炎烈日,在站台上疏导交通秩序。在这里,老侯已经站了12年的岗,他熟悉站台的每一个地方。

    老侯“站岗”的地方有点儿烤,在路东侧的18路和419路公交站台上,恰巧没有建筑物的遮挡,火辣辣的太阳从两楼之间直晒下来,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老侯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天气如此炎热,为了防晒伤,老侯和同事们依然捂着长衣长裤、戴着帽子。在采访中,即使穿着长袖衣服,记者还是感受到了太阳的威力,不一会儿,衣服下面的皮肤就被烤得生疼。老侯却说,这样的炙烤模式他们早就习以为常。

    “师傅您好,我想去××医院,怎么过去?”“沿着这条路向南走,到前面路口左拐,然后再往前走五六十米就看到了。”

    “车辆进站,请大家注意脚下安全。”这时,一辆18路公交车远远驶来,老侯赶紧一边挥动小旗,一边招呼躲在广告牌后阴凉处的乘客们准备上车。原本空旷的站台上,立刻热闹了起来。很快,在老侯的身旁排起了五六个人的候车队伍。

    “这么晒的天气,站台前面又没有遮挡,我就让乘客们躲在阴凉的地方等车。当他们要坐的车快到了,我再赶紧提醒他们排队上车。”老侯的贴心服务,让乘客们竖起了大拇指。

    老侯值班的时间是从下午4点到6点,别看只有两个小时,但他说的话却能赶上一整天的。老侯熟悉站台上的每一条公交线路,家住附近的他对周边的地点也特别熟悉。所以除了引导乘客们坐车,老侯还要承担指路的工作。“咱们这站叫奥体东门,有很多乘客会把它跟奥森公园搞混了,以为两站距离很近,但一个在四环北边,一个在四环南边,还得坐一站公交车才行。”老侯说,最近亚洲文明大会的一些活动在奥林匹克公园举行,很多游客误以为奥体东门就是奥森公园附近的车站,所以不少搭乘公交车过来的游客就在奥体东门下了车。

    记者注意到,老侯随身携带的黑色挎包除了扩音器,还有一小瓶水。在炙烤的模式下,老侯却很少喝。“我们不能多喝水,多喝水就会上厕所,而这边最近的公厕走个来回至少也要十分钟。”老侯舔舔干裂的嘴唇说,实在渴了,大家就一小口一小口地抿,“你不能让乘客在需要你的时候却不在。”

    快递小哥

    藿香正气和风油精是标配

    昨天下午,东便门古观象台的气温飙升到39.4℃。顶着如火的骄阳,快递员们依然穿梭在大街小巷,每一件送到客户手里的快递从没有晚点,要发出的快递也没有半分延迟。

    下午5点,顺丰快递金宝街分部的快递员赵俊峰已经收发了100余件快递包裹,但他说,当天的工作还没完,有一些快递需要收派,每天他都要工作到晚上9点多。

    小赵来自山西忻州,做快递员已经6年半了。寒来暑往,他已经摸索出一些应对各种天气的独到经验。藿香正气水、风油精、一条冷感毛巾,是他背包里的标配,冷感毛巾沾水就凉,对于快递小哥们很实用。“不过毛巾得沾水才凉,还是衣服擦得快。”小赵边和记者聊着,边抬起右臂抹去额头的汗水。

    经常在金宝街周边送快递,小赵已经对这个区域非常熟悉,甚至哪棵树的树荫更清凉都十分清楚。“夏天尽量贴着树荫走,有的树荫面积大,我就尽量在树荫下收发件。”即便如此,中暑还是难以避免。有一次,小赵在一个停车场里分拣快递,感觉手里的板车格外沉重。“浑身疼,使不上劲。”小赵意识到自己可能中暑了。他赶紧叫来旁边的同事帮他照看快递,自己喝了一瓶藿香正气水,然后找个阴凉处躺下并把手机闹钟设定在10分钟后,“不敢多睡,每个小时都有任务的,这个时间段没送完,快递就会积压。”

    在小赵负责的辖区里有一家商场,快递量很大,冷气也开得足。常常,去商场送快递前还满头大汗,在商场里送完包裹出来,恨不能再到太阳下“暖和暖和”。一冷一热难免生病,小赵说,每年夏天他都会得两三次热伤风。但只要能坚持,小赵绝不会轻易休息,“我不在,我的工作就要同事帮忙完成,增加了兄弟们的工作量。”

    傍晚时分,小赵载着要发出的快递回到分部。此时,分部已经备好了酸梅汤和西瓜。分部经理于博说,夏天快递数量会出现一个小高峰,各种防暑物资会及时发到每一位快递员手中,“他们很不容易,要对得起他们的付出。”

    本报记者 李环宇 张群琛  

    实习生 张雪 文并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