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9只小金鸟还能活多久

        张丽

        为何舆论监督未能阻止

        对加害者必须有所惩戒

        世园会湿地溪谷的小金鸟只剩下9只了。昨天,这个令人遗憾的消息经本报报道,很快被大量转发,再次引发网友热议。就在5月13日,原本百余只的小金鸟被掰到剩下17只的时候,全社会合力声讨过这种不文明行为。本报14日还曾呼吁让“小鸟回家”,给知错且想改的人一个机会。不想,未及半月,言犹在耳,小金鸟再遭黑手,看来某些人贪婪的手根本停不下来。

        原本百余只小金鸟,如今“存活”的已是个位数。世园会的会期还有好几个月,不知剩下的9只小金鸟还能停留多久。诚然可以做一批新的小金鸟安装在原位上,但是现状让人们对它们的安全照旧忧心忡忡。难道我们总要揪心地为小金鸟倒计数?铁栏杆上留下的那些焊接疤痕,是对劣行无声的控诉,也是面对低素质无奈的叹息。

        如果说,最开始掰掉小金鸟的是手欠,是文明意识法制意识的缺失,那么,经过上一轮的舆论声讨,总该对“不告而取是为贼”这个基本常识有了新的认识。只能说,很多人对舆论监督充耳不闻。在本报记者此前的采访中,保安曾展示过现场追回的30多只小鸟,并表示会重新安好,估计还没来得及复位,不然的话,这些失而复得的小金鸟,免不了要受“二茬罪”,保不齐还有人见猎心喜,再度前来,多掰两只回家凑对儿。讲规矩的人永远无法理解这些失德之举背后的逻辑——偷来的东西摆在家里光彩吗?

        从园方的角度,一味加派人手看管,其实也不是十全之策,哪里看得过来?那么,既然道理讲不通,就必须得在制度层面说道说道了。既要在罚金上让这些人折了“里子”,同时也该广而告之,曝光他们的“样子”,让他们丢掉“面子”。尤其是既然抓了现行,不妨参考“治安管理处罚法”采取更严厉的处罚措施;长远计,还可以根据《国家旅游局关于旅游不文明行为记录管理暂行办法》,把这些人拉进黑名单。对掰掉小金鸟这种恶行绝对不能再姑息,否则就是对大多数遵纪守法之人的不公平。

        鲁迅先生在《再论雷峰塔的倒掉》一文中写道:“龙门的石佛,大半肢体不全,图书馆中的书籍,插图须谨防撕去,凡公物或无主的东西,倘难于移动,能够完全的即很不多。但其毁坏的原因,则非如革除者的志在扫除,也非如寇盗的志在掠夺或单是破坏,仅因目前极小的自利,也肯对于完整的大物暗暗的加一个创伤。人数既多,创伤自然极大,而倒败之后,却难于知道加害的究竟是谁。”这是国民性中的积弊,既要靠教化,也要靠制度来纠正,文明的养成。

        现在,有了高科技手段,有了更多热心游客,也有了更完备的规章制度。可以搞清楚“加害的究竟是谁”,更应该有信心按住他们蠢蠢欲动的手。小金鸟还能在世园会的栏杆上停留多久?需要游客、监管者乃至整个社会,做出回答。

  • “祖传骗方”

        以“祖传偏方”“药到病除”等为噱头,一些网店售卖“可以治疗各种癌症”的中草药,所售中草药大都来历不明,药效更难以查证。假药总是变着法儿地宣称“神力”,患者应当提升自身辨识能力,听从医生指导,切勿病急乱投医。  李嘉  

  • 别让侵权街拍成为一门生意

        罗志华

        夏日来临,京城时尚街拍胜地三里屯太古里附近,大量“摄影爱好者”扛着“长枪短炮”,捕捉每一个穿着时尚的年轻女孩。很多女孩表示,莫名其妙被拍照,并不知道对方将照片做什么使用,有女孩即使拒绝也会被追着拍。媒体调查发现,这背后有着一条网络营利的产业链,被抓拍的女孩会被用来“展示穿搭”,而背后则是被“两微一抖”中的账号用来吸引流量、添加广告,进而获利。

        美丽可以欣赏,却不能侵犯。就算单纯想拍照留念,或者仅仅出于摄影创作的需要,拍照前也要征得对方的同意,更不能随意使用这些照片,以免侵犯到对方的肖像权。

        当前的问题是,一些拍摄者带着明显的商业动机,公开追着拍照,遇女孩拒绝也不罢手。大多数街拍者承认利用街拍创造流量,吸引广告商。有人则通过美女照来吸引网民点击购物链接购物,账号因此获得提成。大量街拍相片在未经对方允许的情况下被上传网络,用于营利目的,甚至形成一条网络营利黑产业链。

        假如这类侵权现象得不到治理,街拍时尚女孩成为一门生意,那么,女孩上街就会变成一个“高风险行为”,因为一不小心,女孩的照片就会被人上传网络。夏日来临,抓拍到的女孩相片很可能存在“走光”现象,会让被拍者承受更大的压力与伤害。

        在“流量经济”的影响之下,这类行为可以带来可观的经济收入,导致一些人铤而走险,以侵权方式牟利。对于这类行为,应尽早给予治理,避免出现更多的效仿者。当然,也不妨鼓励和帮助更多被侵权者,通过各种维权方式,让牟利者付出得不偿失的代价,从而让其在街拍时能够自觉恪守行为边界。

  • 痛打一百棍,不是体罚是犯法

        贾亮

        5月22日,有网友在微博发帖称,山东临沂郯城县第二实验小学发生“老师体罚学生”事件,“有小孩屁股被打了一百多棍”,网传照片显示,被打小孩臀部大面积红肿。

        孩子走进校园,是期待老师“传道授业解惑”,学会生存本领和做人的道理。无论孩子犯了什么错,都不能暴力相向,这是教师基本的职业操守。何况,当事的小学生只是因为古诗没有背好便遭此荼毒,这不是体罚,分明已经涉嫌伤害罪。学校对涉事教师先停职后开除,公安机关对他实施行政拘留,前可安父母之心,后可平舆论之怒,处理可谓及时果断。

        然而,极端个案的持续影响力,并不因这一事件的结束而结束。事实上,老师体罚学生的现象已经不常见,极端情况更少。这与教师人才队伍整体素质提高分不开,也与老师的自保心理相关。现在的孩子金贵,老师对调皮学生稍加惩戒,就有可能遭到家长的投诉,轻则停职换岗背个处分,重则直接被开除。于是,有些老师常规手段用尽后,对一些学生往往采取冷处理,不管不问。毕竟没有哪个人想为了一两个学生而与家长撕破脸皮乃至丢了饭碗。

        “没有爱的教育是苍白的,没有惩戒的教育是不完整的。”不论是使用暴力,还是冷暴力,都是错误教育观的体现,但对调皮的孩子不管不顾,也背离教育之道。明确教育惩戒权,使教师、家长、社会舆论等各方在惩戒的关键问题上达成清晰的认识和共识,是依法治教应有之义,也是当务之急。今年全国两会上,多位代表委员呼吁,通过立法赋予教师惩戒权。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适度惩戒能够帮助孩子及时纠正错误,建立完整人格,就像一根小树苗,适时适度的修剪才能帮助它快速成长。当然,惩戒肯定不能含体罚、打骂、精神或语言刺激等不文明方式。

        严师高徒,这里的严,是严格的严,不是严酷的严。爱护孩子,与严格要求孩子一样,都是老师的责任。当然,在以法律确权、明确老师惩戒行为边界的同时,也要坚决用法律手段捍卫教师尊严,特别是针对“学闹”行为,也要加大惩治处罚力度。让教师更有尊严地工作、生活,还校园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健康环境。

  • 请勿戏鸳鸯

        侯江

        上周,有游客在西湖边抓住出生还不到20天小鸳鸯,洋洋得意地炫耀。在受到呵斥后,小鸳鸯被放回水里。此外,西湖边一共发现9窝鸳鸯,共71只,已经死亡18只。死因中,喂食占很大比例。小鸳鸯死后解剖,胃里什么东西都有,瓜子、火腿肠、薯片……给小鸳鸯投食,貌似是爱心,其实是一种残忍的行为,不仅不文明,也是对动物的伤害。鸳鸯长情,人却无情。希望动物保护的法律法规,能钳住这些残忍之手。

  • 切莫伐珍木

        侯江

        近日,吉林省临江森林公安分局循线追踪,成功破获一起重大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案,抓获四名犯罪嫌疑人。被盗伐林木共计47株,其中包括国家二级保护植物紫椴43株,水曲柳1株、黄菠萝1株,杂木2株。犯罪嫌疑人盗伐这些珍贵树木后,将木材加工成菜墩,运送至山货市场出售。这些人利欲熏心、知法犯法,自有法律利剑斩断他们的黑恶之手。那些购买菜墩的人,也需要擦亮双眼,别成为不法之徒销赃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