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北京有条中医英语热线

        本报讯(记者贾晓宏)在北京有一条中医英语热线电话。如果您有一位外籍朋友,想咨询一些关于中医的知识,拨通电话010-88001800,就有广安门医院的专家为来电者用英语科普中医知识。去年12月1日,这条热线电话正式并入北京市12345非紧急救助热线,外籍朋友再遇到中医问题,想要用英语或者其他语言来咨询,拨打12345转接即可。

        讲外语的人来咨询中医知识,他们最关心什么?那些中医专用词汇怎么来翻译?中医英语热线的创始人、广安门医院主任医师崔永强介绍,中医英文热线电话旨在为在京的外籍人士提供科学、可靠、安全的中医医疗服务信息和中医药保健知识,提升他们获取中医保健就诊服务的便利度,解决外籍人士获取中医药服务信息难的窘境。目前,这条热线是全国唯一的中医英文咨询热线。南继红是中医英文热线的接线员。她告诉记者,能打来电话咨询的“老外”至少是对中医感兴趣的人,也有一定的中医基础知识。他们最关心中医的安全问题,“比如外国人都知道中国的针灸,但是对针灸的安全性他们还是很关注的。针灸的针具消毒会不会不彻底,扎针灸时会不会传染上乙肝?”当他们听到南继红的解释,知道目前中医针灸使用的都是一次性针具之后,立刻就打消了疑虑。南继红也会告诉他们,以前针灸针具重复使用的时候,消毒的程序与手术器械完全一样,“手术室的各种器械不可能是一次性的,消毒特别严格,针灸针具这种消毒标准足以让他们放心。”

        中医的理论体系与西医不同,有一些专业词汇更是难以在英语中找到原文,比如“上火”“阴阳”都是中医的常用词,但在英语中很难找到对应的词汇,这应该如何翻译和解释呢?南继红说,上火的英语其实就是“shanghuo”,也就是上火的汉语拼音。“阴阳”貌似是“中国特产”,实际上在很多种语言中都有“阴阳”这个词,因此老外对“阴阳”的理解并不困难。具体到人体来说,后背属阳,前胸属阴。“古代时候人们在田间弯腰耕作,后背经常能晒到太阳,因此属于阳。”南继红说,这样的解释,沟通起来并不困难。

  • 图新闻

        第九届“府学杯”东城区中小学生跆拳道比赛上周末举行,共有31所中小学的495名运动员参加了个人品势、团体品势和竞技等项目比赛。最终北京65中学、青年湖小学分别获得中学组、小学组团体冠军。周良 摄  

  • 让孩子们在“博物”中博“悟”世界

        从古代陶俑的仪态着装联系到今天的礼仪规范,从一块小小的封泥追溯信件隐私的规定,从敦煌壁画上的传说故事寻找丝路之旅中东西方文化融合的印记……东城区史家小学人文科技部主任郭志滨一改传统的说教形式,将博物馆资源引入《道德与法治》课堂,让学生在参与中领悟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魅力。

        “郭老师就像一本‘行走的百科全书’,带领着我们从书本上的‘符号世界’走向‘真实世界’。”六年级10班的张宝忠同学说。课堂上,身着一袭古风长裙的郭老师温文尔雅,在她的循循善诱之下,同学们认真查阅着文献资料,热烈讨论着老师提出的问题,频频举起踊跃发言的小手。

        “课堂上国宝的陈列成为孩子们‘好奇心的陈列柜’,文化瑰宝成为孩子们学习的新路径。孩子们在模拟、表演、实验等实践性的活动中能够深刻感悟到祖先的智慧、人类社会发展的脉络,从而主动建构起知识与生活的联系。”郭志滨说,《道德与法治》课要贴近孩子的生活,基于学生的视角去看待世界。课堂上教师更加关注博物馆资源背后的文化价值而非文物的属性,利用文物的文化内涵来夯实学生的文化自信。“传统的小学《道德与法治》课通过讲故事教孩子认识生活中的一些规律、常识,培养学生守规则的意识。但现在,这门课还承载着对学生进行传统文化教育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的功能。为此,我们将博物馆里的有效资源转化成教育资源,让书本上的知识变得鲜活起来。”

        郭志滨举例说,在讲到环境保护的话题时,她从国家博物馆里选了一件“青铜犀牛尊”,通过引导学生自发地对文物进行观察、对考古遗址和文献中的史料信息展开研究与解读,让同学们意识到,因为人类自私的猎杀,2000多年前原本生存在中国土地上的犀牛逐渐消失,从而触动学生的心灵,启发学生养成环境保护的意识。“孩子们深有感触地告诉我,希望不要让更多的动物成为展品。”

        郭志滨对博物文化的热情也影响到了她的团队,她们与国家博物馆、古代建筑博物馆、北京古代钱币展览馆等多家博物馆深入合作,在专业学者的指导下,经过多年的实践与探索,研发了《博“悟”课程》,包括《漫步国博》和《博悟之旅》两个课程体系,带领学生“行走”在各个博物馆中,与孩子一起在“博物”中博“悟”世界,让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滋养其不断成长。本报记者 李祺瑶

  • 专家呼吁开设老年学本科专业

        本报讯(记者代丽丽)“第十五届中国老年学学科建设研讨会”昨天在中国人民大学举办。记者从会上获悉,当前我国的老年学本科教育相对滞后,专家呼吁将老年学专业纳入教育部本科专业目录,提高老年学人才培养层次。

        2003年,中国人民大学老年学研究所成立,专门培养老年学专业硕博研究生,这也是全国首个正式设立老年学专业的高校研究机构。截至2018年,中国人民大学老年学研究所共计培养了博士、硕士毕业生135位,目前在读博士、硕士生30人。

        虽然人大培养出了不少老年学的硕士、博士,但专家们却说,当前我国的老年学学科人才培养还面临很大的挑战。根据此前的统计,全国高等学校共计2879所,其中招收与老年相关专业的硕士、博士生的高校有74所,招收专科的有68所,而本科却仅有3所。通俗的理解,老年学学科的人才培养结构呈现出两头大、中间小的“葫芦形”。专门性老年本科层次人才培养“断层”,发展严重滞后于硕博层次与专科层次培养,仅是在一些本科专业中开设老年相关课程。老年学的硕博毕业生主要是从社会学和人口学角度研究人口老龄化问题,属研究型人才;专科层次的毕业生更多地在基层从事养老护理服务;社会需要招收一批学历层次高的本科优秀人才加入到养老服务队伍中来。

        因此,专家建议,将老年学专业纳入教育部《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进而鼓励各大高校在相关领域扩大办学规模,进一步提高人才培养层次。

  • 提前完成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

        本报讯(记者代丽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今天上午发布《中国妇幼健康事业发展报告(2019)》。报告显示,2018年全国孕产妇死亡率下降到18.3/10万,婴儿死亡率下降到6.1‰,人均预期寿命达到77.0岁,处于中高收入国家平均水平。而在新中国成立前,孕产妇死亡率高达1500/10万,婴儿死亡率高达200‰,人均期望寿命仅35岁。

        2015年,中国女性期望寿命为79.4岁,比1990年延长了8.9岁。孕产妇死亡率稳步下降,1990年全国孕产妇死亡率为88.8/10万,2018年下降至18.3/10万,较1990年下降了79.4%。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要求到2015年,孕产妇死亡率要在1990年基础上下降3/4,中国于2014年提前实现,是全球为数不多实现这一目标的国家之一。此外,新生儿死亡率、婴儿死亡率和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分别从1991年的33.1‰、50.2‰、和61.0‰,下降至2018年的3.9‰、6.1‰和8.4‰,分别下降了88.2%、87.8%和86.2%。

        5岁以下儿童主要疾病死亡率显著下降。2017年,导致5岁以下儿童死亡的前5位死因是早产或低出生体重、肺炎、出生窒息、先天性心脏病和意外窒息,占全部死因的55.7%,与2000年相比下降了79.1%。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要求到2015年,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要在1990年基础上下降2/3,中国已于2007年提前8年实现了这一目标。

  • 健康大课堂每年举行2万场

        本报讯(记者贾晓宏)今天上午,“健康大课堂”搬到了天安门,心血管疾病及控烟专家胡大一、医科院肿瘤医院防癌专家袁凤兰和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专家赵耀一起,为天安门地区各单位的干部职工举行了三场科普讲座。

        北京市卫健委主任雷海潮介绍,世界卫生组织指出,影响一个人的健康因素主要包括遗传因素、行为生活方式因素、卫生服务保健方面的因素以及生态环境、经济社会发展等外部因素。在影响人类健康的因素中,最主要的因素是行为生活方式,占到60%,“这就要求每个人在日常生活中都要做到合理膳食、平衡饮食、保持足够的睡眠,进行必要的体育锻炼,戒烟限酒。”

        据了解,北京市健康大课堂活动起源于“亿万农民健康促进行动”,从2006年开始,市爱卫会在本市农村地区首次开展“百场健康大课堂进农家”活动。很快,健康大课堂从农村地区扩大到全市,由每年举办100场扩大到每年举办1000场。近几年,健康大课堂活动得到进一步普及和推广。如今,包括各级医疗、公共卫生机构、社会团体等单位开展的各类健康大课堂活动每年达到2万余场,直接受众近130万人次。2018年,健康大课堂工作被纳入北京市重要民生实事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