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恶势力团伙张艳超等十余人受审

        本报讯(记者林靖)昨天,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恶势力团伙张艳超等十余人涉嫌破坏生产经营、故意伤害、寻衅滋事及聚众斗殴案。张艳超被指控编造虚假入党材料违规入党,在担任延庆区石河营村经济合作社专职社长其间,伙同他人组成恶势力团伙。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派员出庭支持公诉,并当庭指控:2014年至2017年间,被告人张艳超通过编造虚假入党材料违规入党,并担任延庆区石河营村经济合作社专职社长。其间,张艳超伙同徐连敬、赵春阳、林碧洋等十余人组成恶势力团伙,通过暴力、威胁等手段,多次共同实施犯罪行为、为非作恶、逞强立威,攫取非法利益,严重扰乱当地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恶劣影响。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

        法庭上,公诉机关出示了相关证据,各被告人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控辩双方在法庭的主持下发表了辩论意见,各被告人进行了最后陈述。被告人家属及社会各界群众数十人旁听了此次庭审。

        庭审结束后,法庭宣布休庭,案件将择期宣判。

  • 副部级巡视专员张化为获刑12年

        本报讯(记者安然)昨天,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中央巡视组原副部级巡视专员张化为受贿一案,对被告人张化为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万元;扣押在案的受贿所得予以没收,上缴国库。张化为当庭表示服判,不上诉。

        经审理查明,2006年至2014年,被告人张化为利用担任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巡视组副部级巡视专员、中央巡视组副部级巡视专员、中央第一企业金融巡视组副组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企业经营、房产销售、案件调查、职务提拔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直接或者通过特定关系人收受他人给予的字画、金条、玉石、珠宝首饰等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3284.93万余元。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张化为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牟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构成受贿罪。张化为归案后如实供述罪行,主动交代办案机关未掌握的部分受贿犯罪事实,认罪悔罪,赃物已全部追缴,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法庭遂作出上述判决。

  • 图片新闻

        海淀区看守所日前为未成年被监管人员举办了成人礼。9名即将年满18岁的被监管人员,在国旗下齐声宣誓。海淀区看守所还特意为他们准备了成人礼蛋糕,孩子们郑重许下心愿后,共同切开了象征新生活的蛋糕,并与爸爸妈妈一起分享这份成长的喜悦与甜蜜。林靖 文  

  • 这个“老赖” 他究竟是谁?

        本报讯 被执行人彭太郎因欠款拒还被法院司法拘留,拘留所系统却查无此人!彭太郎自称当年借款时假借弟弟身份证,而弟弟现已亡故。此人究竟是谁?北京海淀法院执行了一起双重身份谜案,在强大压力下,被执行人最终吐露实情。

        本月上旬,在申请人配合下,海淀法院执行法官成功控制了被执行人彭太郎,因彭太郎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执行法官对其采取司法拘留的强制措施。

        在法院核实身份时,彭太郎拿出自己手机里的身份证照片,该身份证确系彭太郎的身份证,与8年前老案子的被告人和被执行人信息一致。

        但在拘留所核实彭太郎身份时,拘留所系统用彭太郎的姓名和身份证号核实却显示查无此人。为此,执行法官多次核实彭太郎手机里的身份信息和相关案件信息,确认彭太郎的姓名和身份信息无误。无奈之下,执行法官求助于拘留所所在地派出所,公安机关的身份信息系统显示确实没有彭太郎这个人。

        案件陷入僵局。彭太郎声称当年借款的虽是自己,但用的却是和自己很像的亲生弟弟的身份证,而弟弟亡故了,所以才查无此人。

        到底面前的彭太郎是谁?因担心主体有误,为慎重起见,执行法官和法警将彭太郎带回法院进一步核实,并向其详细释明了隐瞒和冒用身份的法律后果。在巨大的执行压力之下,彭太郎终于吐露实情。

        原来,面前的这个被执行人既是彭太郎也是彭洋洋,根本就没有亡故的弟弟,只是一人有两个户口。为支持自己的说法,被执行人随身掏出了彭洋洋的身份证。经核实,该身份证是真的。

        由于历史原因,导致曾存在重复户口的现象,为此自2014年起,公安机关大力进行户口登记清理整顿,历时3年共计清理重复户口300多万个。在这次整顿中,彭太郎的户口和身份证号被作为重复户口清理,那个“彭太郎”人间蒸发,留下的只有“彭洋洋”。

        至此,被执行人扑朔迷离的身份问题水落石出,执行法官将既是彭太郎又是彭洋洋的被执行人送拘,历经十五六个小时,辗转于法院、拘留所、医院、派出所后,已是次日凌晨了。

        被送拘后的彭洋洋很快将本金缴纳到位,由于彭洋洋年龄较大、身患慢性疾病、血压一直居高不下等多种原因,再结合彭洋洋的履行情况,基于人文关怀的角度考虑,执行法官解除了对彭洋洋的拘留措施。(文中当事人为化名)

        本报记者 林靖  

        通讯员 崔少晖 王彬  

  • 抑郁症保险业务员偷同事

        本报讯(记者孙莹)一家保险公司的员工们突然频繁被窃,从电脑、手机、金吊坠到香皂、茶叶、食用油。经调取监控录像一看,竟是女同事徐某干的。被抓后,徐某自称耳边老有人逼迫她偷东西,她才作案。后经鉴定,原本就患有抑郁症的徐某在案发时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因此获得从轻处罚。西城法院以盗窃罪判处徐某有期徒刑1年,并处罚金2000元。

        去年5月18日下午,保险业务员孙女士正在公司上班,突然听同事说丢了几部手机。公司里进了贼,孙女士也赶忙检查自己工位上的物品,发现一部苹果手机不见了,此外,还丢了小叶紫檀手串、电磁炉炒锅和陶瓷茶具等物品。

        大家互相一询问,竟有八九个同事都被偷了。而且,大家发现这个贼偷东西不分贵贱,从电脑、手机、金饰品到足浴盆、蚕丝被、护肤品什么都偷,甚至连茶叶、香皂、食用油也不放过。

        随后,有人查看了公司的监控录像,发现竟是同事徐某趁晚上公司无人之际,拿走了这些东西。

        当天,徐某便被抓获归案。经民警上门搜查,徐某偷来的东西既没有使用也没有变卖,都在她的暂住地堆放着。

        32岁的徐某后来在法庭上解释说,那两天,她总听得耳边有人逼迫她去偷东西,她才拿了同事的东西。徐某的丈夫表示,徐某多年前就患有抑郁症,经过治疗控制住了。在平时的接触中,同事们也觉得徐某有些神神叨叨的。

        经精神病司法鉴定,徐某实施违法行为时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

        法院认为,徐某的行为已构成盗窃罪。鉴于徐某到案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实施犯罪时属于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且赃物已起获并发还,因此,对其从轻处罚,判处其有期徒刑1年,并处罚金2000元。

  • 垃圾桶藏钱包竟是为防盗

        本报讯(记者林靖)因怕钱包被偷,一位来京旅客把钱包藏进旅店垃圾桶内的垃圾袋下方,结果钱包被保洁员当做垃圾倒掉。接到4000元现金被盗的报警后,丰台公安分局南苑派出所民警查明来龙去脉,花一个多小时从大垃圾堆里翻找到了鼓鼓囊囊的钱包。

        丢钱包的旅客说,他来京后暂住在丰台南苑的这家旅店里,5月23日一早要外出,生怕留在旅店房间里的钱被盗,就把钱包藏在了垃圾桶里。他也担心钱包被当垃圾倒掉了,还特地将钱包藏在垃圾桶的底部,上面再放上垃圾袋。

        下午四五点钟,这位旅客返回旅店房间后,看到垃圾袋里很干净。当他拿起垃圾袋,傻眼了:自己精心藏起来的钱包不见了!他急忙报警。

        17点多,南苑派出所民警接到报警后赶来调查。负责该房间清扫的女保洁员一听,大吃一惊。据她称,自己清洁房间时,并未将垃圾袋从垃圾桶里拎走;而是拿起垃圾桶,将桶内垃圾一股脑地倒掉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有旅客竟然把放了这么多现金的钱包藏进垃圾桶。

        民警和工作人员赶紧到旅店旁的大垃圾堆里翻找。找了一个多小时,终于翻出了一只鼓鼓囊囊的钱包,里面的4000元钱和银行卡一个都不缺。旅客万分高兴地领回自己的钱包,当场向警察和旅店工作人员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