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从一个人到一支队伍的爱心传递

        儿童节就要到了,高男一边忙着自己北京建材城的生意,一边联系着她在河北灵寿县的一位“小朋友”,小朋友叫薛欣月,今年刚满15岁。欣月曾因天生的眼疾濒临失明,但在高男等好心人的帮助下,欣月不仅重见光明,而且学习成绩优异。高男答应她六一儿童节会带着礼物去看她,为她即将到来的中考鼓劲儿。

        除了薛欣月,高男八年来还帮助了河北贫困地区很多人:“我小时候家庭贫困,全靠着好心人的帮助才有今天,我现在所做的一切也是在报答幼时的恩情。我明白自己的力量有限,但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公益做下去。”

        儿时经历埋下爱心种子

        1989年出生的高男,家中有姊妹三人,童年时期高男家的生活状况就不是很好。“我们家三个姑娘,根本买不起好衣服,所以就靠着好心人送我们的旧衣服度日。”可能是那段时光留下的印象太深了,高男自初中开始就十分节俭,不管是穿衣服还是用文具都十分珍惜。高中毕业后,高男已经积攒了好几箱的旧衣服,她本想让母亲邮寄回老家,但是母亲告诉她,现在条件好了,没人愿意穿旧衣服了,“那这些衣服扔了也可惜啊,一定有需要它们的人。”通过网络搜索,高男发现河北省灵寿县十分贫困,她就想把衣服寄过去。她联系上了当地的“402爱心社”,可是接电话的人口音较重,吐字也不清晰,沟通实在不畅,高男决定叫上同学一起亲自去一趟。

        8小时山路 一路走一路鼻酸

        2011年10月,高男和同学瞒着家人,开车拉着一车衣物与学习用品直奔灵寿县。经过4个多小时的颠簸,终于找到了先前联系的爱心人士。见了面才知道,这位爱心人士是一位残疾人,还有些口齿不清。这位爱心人士带着她们又走了4个小时的山路来到一个贫困村小学,高男将带来的衣物与文具发放给学生们。直到第二天凌晨,她们才驾车匆匆赶回平谷。

        此次灵寿之行给了高男极大的触动。“走一路,鼻子酸了一路。完全没想到,那里的孩子是这样的生活状况。”她当时就在心里暗暗发誓:要把这件事做下去!

        转眼又是一年十一假期,高速公路开始施行免费政策,高男高兴得不得了,这回出去“玩”更有借口了。她一早就开始悄悄收拾东西,还到小商品批发市场买了好几大箱的学习用具和篮球、彩泥等课外玩具。就在高男算计着怎么再次瞒过家人的时候,她接到了父母的电话:“你做的事我们都知道了,我们支持你,让你姐姐妹妹陪你一起去,开咱自己家的车,能多装些东西。”听到父母的话,高男很激动,也就是在这时,他带着姐姐和妹妹成立了“高氏三姐妹”爱心救助社。接下来的几年,高男每年都会多次赴灵寿,与她同行的人越来越多,带去的东西也越来越多,帮助的孩子也越来越多。

        筹集善款13万 助失明小姑娘重见光明

        2015年,在灵寿县九岭村,一个总是眯着眼睛的小姑娘引起了高男的注意。她叫薛欣月,当时只有9岁,是个被捡回来的弃婴。欣月家很困难,低矮破旧的房屋光线很暗,走进去时眼睛需要适应一段时间才能看见东西,占了屋子一半面积的土炕上堆满了破旧的衣服和棉被。

        高男了解到,欣月因为眼疾看不清东西,也没钱医治,视力变得越来越差,“看书的时候,书都贴脸上了。”自打从九岭村离开,高男就一直忘不了欣月那双本来很大却总要眯起来看世界的眼睛。她把欣月的遭遇发到朋友圈,意想不到的是,欣月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不到两个月就收到各界人士的捐款13万元。

        那年冬天,高男和家人朋友们决定趁寒假把欣月接到北京治疗。“有的人负责和医院联系,为小欣月争取手术机会;开旅店的朋友免费提供住宿,有车的往返两地陪欣月就诊,帮不上其他忙的就轮流请欣月到家里吃饭。”社会各界的支持让高男十分感动。

        经查,欣月患的是虹膜震颤,先天性晶体半脱落,视力几近失明。经过治疗,如今的欣月能够上学了。从那时开始欣月和高男成了好朋友,时常发短信打电话问候。每年寒暑假,高男也会把欣月接到平谷住上一段时间。高男利用休息时间带她去动物园、游乐场,锻炼她与陌生人沟通的能力。

        同时高男也像姐姐一样教欣月为人处世的道理。每次住在高男家中时,欣月总会承担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希望她能慢慢明白,收到了别人的帮助,自己也要尽力回报大家。”

        不再孤军奋战 “三姐妹”变成了一支队伍

        高男通过自己的行动影响了一批人,原来的“高氏三姐妹”爱心救助社也改名为爱心救助志愿服务队。2017年,她所在的银河盛通建材市场设置了专门的捐款箱,时不时就有商户们自愿捐款捐物。同年6月,部分商户代表还跟随高男分两批去灵寿县做公益活动,为当地小学购置桌椅30套、衣物几百余件、图书上千册,总价值6万多元。

        8年来,“高氏三姐妹”爱心救助志愿服务队以平谷人的名义,通过河北“402爱心社”,为灵寿县、正定县等10多个贫困地区的留守儿童捐款30多万元,棉被、毛毯百余条,课外图书5000余册,篮球、跳绳、彩泥等课外用具几万件。至于送去的衣服、帽子等已经不能简单用件数来计算——加起来已经足够装满七八辆卡车,救助的贫困孩子共计200多名。

        这些捐赠的衣物用品中,一部分是她动员建材市场的商户和社会人士捐赠的,一部分是高男通过朋友圈、贴吧征集的,还有一大部分是他们用爱心捐款买来的。在高男的带动下,参与捐赠的人越来越多,不仅她的父母家人都参与其中,还包括平谷的各界人士,就连远在美国求学的表妹每年都会打2000块钱,让她代为捐赠。

        “爱心志愿活动不能一时兴起,要长期坚持。”高男从事公益活动已经8年了,献爱心时不眨眼的她,在日常生活中却十分节俭,自己用不到的东西,她会尽可能地把它送到需要的人身边;她也相信公益力量是可以相互感染的,她想带动越来越多的人投身进去。对高男来说,最大的改变在于自己的心理状态:“原来总会因为一件事烦恼好久,现在能够帮助别人让我很有成就感,也更容易找回心灵的平静,这条路我会一直走下去。”

        本报记者 张群琛  

        受访者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