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藤田美术馆的中国文化印记

        近期,日本奈良国立博物馆正在举办《国宝的殿堂:藤田美术馆展》(展期为4月13日至6月9日)的大型展览,其中主打文物是流传日本数百年的来自于中国南宋的瓷器“曜变天目茶碗”。它是人间难得一见的至宝。

        除了曜变天目,藤田美术馆一共收藏了九件日本国宝,这次特展的前期,拿出了七件。由此可见,藤田美术馆有着非常华丽丰厚的收藏。

        藤田美术馆是日本大阪的一家私立文物收藏机构,以收藏古代中国和日本的文物精品而出名。2017年,纽约佳士得举办了《宗器宝绘——藤田美术馆藏中国古代艺术珍品》拍卖会,拍卖文物31件,成交总额达到两亿六千多万美元,大约相当于18亿人民币。

        那次拍卖之后,藤田美术馆开始全面翻修。此次奈良国立博物馆特展就是藤田美术馆在翻修期间的一次全面展示。

        从这些珍贵的文物中,能看出日本与中国深刻的文化联系,也能真切地感触到中日两国文化交流的印记。

        40公斤黄金“换来”的南宋茶道至宝

        藤田美术馆能有丰厚的文物家底,其源头来自于明治时代的企业家藤田传三郎 (号香雪,1841年至1912年)。藤田传三郎是山口县荻市人,是一家酿酒店老板的第四子。他生活在变化剧烈的幕末明治时代 (十九世纪中期至十九世纪末期),藤田传三郎以过人的眼界,在明治初年就投身于各种大型建设项目之中,比如琵琶湖的疏水、冈山县儿岛湾干拓、秋田县小坂矿山开发等,此外他的生意还涉及铁道、电力、新闻等,为日本的近代化改造做了大量基础工作。由于成绩卓著,他被选为大阪商法会议所第二代会长,成了大阪财经界的领袖。

        虽然是个实业家,但藤田传三郎自幼就对古代文化情有独钟,尤其对茶道非常精通。日本茶道是南宋寺院茶道和日本战国文化的结合物,中国唐宋时期的茶道不光是喝茶,还包括饮食、园艺、建筑、花木、书画、陶器、漆器、礼仪等诸多方面,是社会文化的一个缩影,这才是“道”。中国的茶道在明代之后被政府禁止,只剩下了茶叶、水和紫砂壶等寥寥数样,不再是成规模的文化体系了,但在日本还是。所以日本人对茶道的欣赏,一直延伸到文物上,比如陶瓷、书画、漆器、雕塑、青铜器等,都是茶道家爱玩之物。

        藤田传三郎是茶道名人的同时,也是一个大收藏家。《藤田翁言行录》里,记载了他对于文物的超前见解。在明治时代,日本文化激烈变革,出现了“废佛毁释”运动,很多寺院古物被毁或者散佚,以前封建贵族家留存的古物也遭受了相似的损害。藤田认为,随着社会秩序的整顿,文物制度迟早要建立起来,美术志向和国家财富的增长是同步的,所以在文物制度建立之前,必须要大量投资,防止国宝的散佚,不然将来会追悔莫及。

        藤田传三郎是财阀,所以他买文物从来不看价格,每天古董商带来很多东西,在他面前一字排开,他不问价,也不砍价,只说“要”和“不要”,这种豪气让大量珍贵文物进入他的库房。藤田传三郎的眼界极高,判断精准,所以藤田家的收藏一直以质量过人闻名。藤田传三郎去世后,他的两个儿子,藤田平太郎和藤田德次郎也都热心于收藏古董,著名的曜变天目就是藤田平太郎购买的。

        曜变天目茶碗是南宋茶道的至宝,是建窑茶盏中的极品,日本人在元明时期大量购买南宋建盏,明成祖还曾经钦赐十只给日本室町幕府。日本人把建盏称为天目茶碗,分门别类,以曜变为最珍贵之物。日本自古流传有三件国宝级的曜变天目茶碗,都很少展出,但在2019年会同时展出,地点分别是在东京静嘉堂文库美术馆(展期为4月13日至6月2日)、滋贺县美秀美术馆(展期为3月21日至5月19日)和奈良国立博物馆(展期为4月13日至6月9日)。

        藤田美术馆的这只曜变天目茶碗,最早可以追溯到四百多年前江户时代日本的统治者德川家康,后来传给水户德川家的德川赖房。1918年,藤田平太郎以53000日元的价格收购了这只茶碗。5万日元在今天只有三千多块人民币,但是在一百年前,一日元可以买750毫克黄金,也就是说这只茶碗是用40公斤的黄金换来的。茶碗宽12.3厘米,高6.8厘米,是宋人用来喝抹茶的茶盏。碗内有明显的使用痕迹,边缘有破损,所以镶了一圈银边,推测是卖到日本后镶的。茶碗颜色黝黑,碗内有一个个光圈,在光圈之间,有一片片蓝色的光斑,如果转着看的话,会看到碗内闪烁的光芒多彩变幻,显得越发神秘。碗内黑釉的底色,仿佛就是宇宙太空的颜色,而一片蓝色的光斑,仿佛是天际的银河,周围一个个光圈,仿佛是小小的星系,它们在碗内闪耀着魅人的光辉。这种碗在中国已经失传,2008年在南宋皇城遗址曾经出土过一个残片,现在虽然能烧制出看着类似的茶盏,但是和真品差异极大,技术还原还做不到。

        多件唐代风格文物

        包括曜变天目在内,藤田美术馆一共收藏了九件日本国宝,这次特展的前期拿出了七件。虽然都是日本制造,但都和中国有着深刻的文化联系。比如说从奈良药师寺传来的大般若经,是公元8世纪的奈良写经,一共有387卷,是典型的唐代风格,上面写着“三藏法师玄奘奉诏译”,和敦煌出土的唐代经卷高度相似,书写精细,保存得也好。

        藤田美术馆还收藏了一套经典的《玄奘三藏绘卷》。这幅作品据推测是14世纪日本著名画师高阶隆兼所绘,全本12卷,总长约两百米,完整地展示了唐三藏从出生到往生全部事迹,辉煌壮丽至极,是世界艺术史上的名作。唐三藏的宗派“法相宗”在中国早已失传,但在日本兴福寺还有传承。这幅绘卷以前是兴福寺大乘院秘不示人的宝物,只有每次新门主继任的时候,才能打开一次,欣赏祖师爷的风范。这次特展拿出了四卷,分前后期展示。

        另一支在中国断绝法脉而在日本留下的,是唐代密教真言宗。藤田美术馆收藏了1136年绘制的两幅《大经感得图》(展期为4月13日至5月12日),其中一幅描绘的是唐代密教国师善无畏和《大日经》的故事。画面上唐风宛然,高塔古韵十足。这两幅古画来自于奈良内山永久寺,1870年,由于毁佛运动,古寺被毁,只有这两幅大画被藤田传三郎保护了下来,作为珍宝留到了今天。

        在奈良国立博物馆展出曜变天目的同时,相距不远的京都国立博物馆也有一个值得一看的特展:一遍圣绘与时宗名宝(4月13日至6月9日)。

        日本的佛教净土宗有一个支派叫“时宗”,宗祖叫一遍智真上人(简称一遍,生于1239年,卒于1289年),一遍信仰阿弥陀佛,希望人们都能借由阿弥陀佛的力量而得救,于是他一辈子环游日本,给人发念佛札子,上面写“南无阿弥陀佛,决定往生六十万人”,而且还创造了一边跳舞一边念佛的“舞蹈念佛”。

        一遍一生传教的人数有二十五万之众,他去世之后,第二代祖师他阿弥陀真教(1237年至1319年)将其遗教发展为“时宗”。1299年,为了纪念一遍去世十年,僧人画家法眼圆伊绘制了《一遍圣绘》,将一遍一生修行传道的经历画了下来,每段画配上一遍弟子圣戒书写的词书说明,一共十二卷四十八段,总长128.4米,极为壮观。一遍走过的地方极多,北起日本东北的岩手县,南到九州的鹿儿岛,所以《一遍圣绘》的画面上画满了当时全日本的山川名胜,非常写实,以至于日本各地古迹要想追溯古代风貌,都要参考这幅画。而且画面上有大量人物市井及歌舞仪式的内容,真实地展示了700年前日本的社会风情,这让《一遍圣绘》在日本艺术史上的地位近似于中国的《清明上河图》,是极为难得的古代实景记录。《一遍圣绘》每卷四段,每段各有一个绘画和介绍的词书。绘画技巧融合了日本大和绘以及中国的宋画,特色鲜明且耐看。词书的部分是用颜料把绢面染成五色,模仿宋代的五色蜡笺,样式典雅。

        2019年是时宗开祖一遍上人去世730年、《一遍圣绘》绘制720年,也是二代祖师他阿弥陀真教去世700年,所以这次大展,时宗把门派里的宝物全都拿了出来。《一遍圣绘》目前有十一卷真迹收藏在时宗的游行寺。第七卷在1852年的时候,为了修缮京都的三条桥,被京都西町奉行浅野长祚借出,但一直到他去世都没有归还,现在收藏在东京国立博物馆。这次特展,十二卷真迹全拿出来展了,摆满了京都国立博物馆的一个楼层,如果在展览期间去京都,非常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