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冲天招牌

        ▌傅奕群

        亚洲文明·《商从商朝来》

        具体来说,牌匾是招牌与匾额的合称。招牌一般是写明店铺名称、字号等,是以宣传店铺经营之物而设的,可以说是字号的载体。而匾额则多是反映店家经营理念,而不直接书写店名、字号等。

        牌匾有大、中、小之分。大者俗称为“冲天招牌”,这种招牌通常立于店铺某一侧的前方,为木质,长方形,且高出铺面房,十分醒目。这种招牌也多书写店名或字号,在《清明上河图》中已常见。中者则挂在店门两侧,让人看了一目了然。小者悬挂于房前屋檐下,顾客走到店门前,才可从这小招牌中获知该店所卖货物。

        招牌广告是一种伴随性广告,离开商人的商业活动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夏、商、周时期,生产力水平低下,交通阻隔,商人们的经商活动被限制在狭小的范围之内,有些商人群体甚至不能离开其居住的地区而到其他地方从事经商活动,其招牌形态除了具有原始性,即简单、粗糙、就地取材的特点外,还具有鲜明的地域特征,这个地域特征同当时人们的生活水平、生活方式及风俗习惯密切相关。北方的招牌被打上了北方地域风俗民情的深深烙印,南方招牌则带有南方地域风俗习惯的深深烙印。

        这一时期,固定的经营场所并不多见,商人的经商活动多是个体的,或是小群体的流动性活动,其招牌形制还多是以布幔或悬物等原始形制呈现。因此,根据当地的材料和个人喜好及民众的识别习惯来设计、制作早期招牌广告,就成为招牌广告具有鲜明地域特点的重要原因。

        春秋战国时期,手工业得到发展,但手工业产品多是在官方所开设或控制的手工业工场中生产的。这一时期的招牌形制是“官工铭刻”,即今天我们所说的标记广告。这种广告形态是今天品牌标志和名牌标识的前身,是招牌广告形式的雏形。

        隋唐时期,“坊市”制度盛行。市场管理更加规范,隋代统治者要求市场内的商品经营者必须悬牌经营,所悬之牌既能标明商品的名称,也能显示商品的价格,是一种新型的广告表现形态。宋代以后,坊市制度被打破,店面宽阔的大店铺出现,使招牌广告在更宽阔的地域和空间内被使用并传播更丰富的广告信息,这一时期招牌广告的传播途径方式、类型及悬挂位置都发生了变化,招牌广告成为随处可为、随处可见的现象。

        招牌广告能够凸显店家的经营特色和经营品种,反映店家的经营思想和经营风格,普通民众也因为能够从招牌中接受到相关信息,能够识别其行业特征而乐于接受这种广告形式。所以店家在设计、制作招牌时,也千方百计地突出行业特点和宣传其经营思想与风格。                  (14)

  • 再次相遇

        ▌雨果

        经典·《巴黎圣母院》

        “浮比斯表哥,”百合花忽然说道,“您既然认识那个吉卜赛小姑娘,那就叫她上来吧,好让我们开开心。”

        “真有点儿胡闹,”浮比斯说,“恐怕她早把我忘记了,而我连她的名字也不知道。不过,就让我试试吧。”他说着,从阳台栏杆探身叫道:“小姑娘!”同时摆动一根手指叫她过来。

        跳舞的姑娘转身朝发出叫声的地方望去,发现浮比斯,明亮的眼睛立刻看直了,舞蹈也戛然停止。那姑娘脸刷地红了,她把手鼓往腋下一夹,穿过惊愕的观众,走向浮比斯叫她的那幢楼房的正门,只见她眼神恍惚,脚步缓慢而又踉踉跄跄,活像被一条蛇迷住的一只小鸟。不大工夫,吉卜赛女郎出现在门口。她气喘吁吁,满脸羞红,愣在那里,不敢再迈进一步。

        几位姑娘一看见她,心里都产生一种异样的感觉。本来,她们都不约而同,隐隐约约渴望取悦于这位英俊的军官。她们几个姿色大致相当,因而每个人都有获胜的希望。吉卜赛姑娘一来,突然打破这种均势。她美得出奇,人世罕见。几位贵族小姐都感到自己的美貌多少相形见绌。因此,她们的战线立时改变了,而且无需交换一句话,都能心领神会。女人凭直觉,比男人凭智慧能更快地互相理解。她们都感到来了一个敌手,因而联合起来。

        吉卜赛姑娘还等着别人向她有所表示,她心情十分激动,眼皮也不敢抬一抬。

        青年军官首先打破沉默,以他那肆无忌惮又自命不凡的口气说道:“老实说,这真是一个妙人儿!您觉得怎么样,亲爱的表妹?”显然,这样一句品评的话,不宜于消除几位女性的嫉妒。

        百合花以轻蔑的口气,矫揉造作地回答:“还说得过去。”

        “漂亮的小丫头,”浮比斯走上前几步,夸张地说道,“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份无上的荣幸,能被您认出来……”

        姑娘抬头冲他粲然一笑,眼神里含着无限柔情:“哦,对!”

        浮比斯又说:“那天晚上,您逃得真快呀。怎么,我让您害怕吗?”

        先是一声“哦,对”,又是一声“哦,不”,语气意味深长,不免挫伤了百合花。

        “我的美人儿,”这位队长一跟街头姑娘说话,舌头就特别灵便,他继续说道,“您逃跑不要紧,却给我留下一个讨厌的怪物,又是驼背,又是独眼,我想是主教的敲钟人。据说,他是主教代理的私生子,而且生下来就是个魔鬼。他居然劫持您,简直太离谱了。”

        “可怜的人!”吉卜赛女郎又想起耻辱柱受刑的场面。

        年轻军官哈哈大笑:“这种怜悯心,给的真是地方,就像一根羽毛插在猪屁股上!”他猛然住口:“对不起,女士们!”

        “对什么人说什么话,他讲的是这个贱丫头的语言!”百合花心中越来越气恼。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