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一村主任涉黑 一审获刑25年

        本报讯(记者安然)昨天,北京市二中院对市检二分院提起公诉的北京市房山区琉璃河镇五间房村原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陈海涛等14人涉嫌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一案作出一审判决,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等14项罪名判处陈海涛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等判处崔积慧、陈朗、许洪心等13人有期徒刑十年到一年四个月不等的刑罚,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或罚金。

        市二中院经审理查明,2004年至2017年间,被告人陈海涛先后纠集无业人员崔积慧、曲建民、李宏利,其妻许洪心、其子陈朗等10余人,多次实施聚众赌博、组织中国公民赴境外赌博、聚众斗殴、寻衅滋事、串通投标、虚开发票、非法占用农用地、强迫交易等20余起违法犯罪活动,违规承揽农村惠民工程,占地违章建筑出租牟利,聚敛巨额财富。逐渐形成以陈海涛为组织者、领导者,许洪心、崔积慧、曲建民、李宏利、陈朗等人为积极参加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并收买国家工作人员,为组织牟取不正当利益提供便利。

        市二中院审理认为,该黑社会性质组织为确立强势地位,树立非法权威,陈海涛等人通过暴力、威胁等手段实施了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攫取巨额非法经济利益,称霸一方,对妨碍其利益和违背其意愿的群众蓄意滋事、随意殴打,并推搡辱骂依法执行公务的国家工作人员,致使部分群众不敢举报、控告,在当地造成恶劣影响。为牟取经济利益,该组织还聚众与他人斗殴,利用黑恶势力排挤、打压竞争对手。陈海涛还隐瞒犯罪前科,骗取党员身份,先后采取拉拢、利诱选民等方式,获得房山区琉璃河镇五间房村基层组织负责人等职务,长期把持基层政权,违规发展陈朗等人入党,损害基层政权基础,严重破坏当地经济和社会生活秩序。市二中院根据各被告人的罪行以及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作出上述判决。

  • 警方为高考生开通身份证绿色通道

        本报讯(记者安然)市公安局昨天下午发布消息,从现在起到高考结束,警方为本市户籍高考学生开通快速办理居民身份证绿色通道,一旦考生身份证丢失,问题可得到快速解决。

        为了给考生提供便捷的办证服务,全市各派出所受理窗口遇到高考学生办理居民身份证的,将按照操作程序快速受理,第一时间上报市公安局身份证制作中心,制证中心将在三个工作日内完成证件制作并速递至派出所。

        如果考生临近高考时身份证丢失,可就近到派出所办理身份证丢失补领手续,并可任选本市一公安分局户籍大厅申请办理临时身份证,公安机关对审核无误的当场予以受理,立等可取。此外,今年高考正逢端午小长假,为保障考生紧急情况的办证需求,各公安分局临时居民身份证办理窗口将加强警力值守,确保高考学生能够及时拿到证件。

  • 通州法院发还案款3800万元

        本报讯(记者徐慧瑶)今天上午9时,一起商事案件的抵押权人在通州法院南楼拿到了3800万元案款。此前,一家房地产公司因资金链断裂,无力偿还抵押款,故抵押权人向通州法院提起诉讼并申请强制执行。

        该案的成功执行是通州法院近年来优化营商环境工作的缩影。记者了解到,2018年通州法院商事审判庭审理了公司、借贷、合同、保险、票据、破产、金融、证券等商事案件6814件,审结5899件,结案率86.57%,结案数同比增长18.55%,法官人均结案416件。其中,审理涉民营企业商事案件3101件,为民营企业挽回经济损失21.6亿元。高效处理破产案件35件,切实保障退出企业、债权人、职工的合法权益。

        在上午的优化营商环境新闻发布会上,通州法院副院长张朝阳表示:“通州法院为落实中央优化营商环境决策部署,在实践中逐步探索形成了全方位保护,提升企业安全感;全流程服务,提升企业认同感;全角度优化,提升企业获得感的‘三提升’工作思路。”

        目前,通州法院立案庭(诉讼服务中心)采取了网上立案、设立涉营商环境专门接待窗口等举措,实现当事人“最多跑一次”“一次跑到位”。优化营商环境绿色窗口自设立以来,立案诉服人员引导该类案件日均60余人次。民三庭采取了培育商事多元解纷体系,组建优化营商环境调解室,创新“圆桌会议”式调解模式,拓展“智能+”司法服务平台等举措,1-3月,诉前化解商事纠纷1039件,调解率为62.84%,办理涉企案件4070件,共收到企业赠送锦旗11面,平均审判周期为29.52天,一审服判息诉率为96.7%。

  • 法院支持丈夫撤销赠与

        本报讯(记者刘苏雅)丈夫将自己名下房产的一半份额赠与妻子,但离婚后他却发现女儿与他没有血缘关系,法院以妻子对丈夫构成了严重精神侵害为由,判决撤销房产赠与。今天上午,石景山法院召开了关于赠与合同无效、撤销案件新闻发布会,对相关法律问题和案例进行了通报。

        王某和李某婚后生有一女,考虑到李某怀孕辛苦,王某将其一套婚前财产住房的一半份额赠与李某,并办理了变更登记。2013年,两人协议离婚,女儿交由王某抚养。但后来王某经亲子鉴定发现,女儿竟不是自己亲生,于是他诉至法院,要求撤销对李某的房产份额赠与。

        石景山法院民一庭蔡景光法官表示,由于赠与行为是无偿的,赠与人在财产转移前随时可以撤销赠与,而本案中赠与行为已经完成,不过即使妻子已经拿到了房产份额,丈夫仍有权撤销。

        法律规定,如果接受赠与的人出现了严重侵害赠与人及其近亲属的行为,赠与人就有权收回此前的赠与。蔡景光表示,这种伤害不仅包括身体层面,同样包括了精神层面。因本案中李某的行为属于违反夫妻忠实义务,并在精神上对王某构成了严重侵害,故法院判决撤销双方的赠与合同。

        而在婚姻关系中,除夫妻之间的赠与外,一方将财产赠与第三者的情况也并不鲜见。“夫妻一方与他人婚外同居,这违反了《婚姻法》的禁止性规定,属于违法关系。”蔡景光表示,婚姻期间夫妻双方对婚内财产为共同共有,任何一方都无权单独处分夫妻共同财产。特别是买房、买车等大额支出,显然超出了日常生活需要,因此必须在夫妻双方都同意的前提下进行。如果第三者明知对方有配偶仍然与其同居,在同居期间如果获赠了房产、车辆、大额现金等,对方的配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有权利主张撤销赠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