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科学实践活动课“抢课”背后……

        根据《北京市初中开放性科学实践活动管理办法(试行)》,学生要在初中三年内完成10次开放科学活动,其中6次在市级资源单位完成,4次在区级资源单位完成,按要求完成学习取得的成绩纳入中招计分。从5月27日开始,海淀区区级开放科学实践活动课陆续上线。然而,线上选课开始还不到72小时,所有课程都显示“约满”,这顿时让没能选上课的家长乱了方寸。其实,开放科学实践课是按照三年时间设计的,想一年就学完,势必会造成“哄抢”。

        选课难度堪比春运抢票

        “我打开网站一看,已经全被约满了,能不着急吗?”秦女士的儿子是初一学生。她说,起初说这次选课没有时间限制,可后来看到家长群里大家都在说选不上课,她也慌了神,赶紧上网一查,所有的课都已经约满了!

        根据相关规定,每个学生需要在初中三年内完成10次开放科学实践活动,其中6次在市级资源单位完成,4次在区级资源单位完成。秦女士说,这次上线的全是区级课。昨天下午,她在电脑前“盯”了3个小时,不停地刷新网页,才好不容易抢到一次课,剩下的三次还没有着落。

        秦女士说,儿子班级的其他家长情况也都差不多,有的家长连一次课都没有约上,只有极少数家长约满了4次课。“听说是熬夜守在电脑前刷到的,这让我想起了春运期间的抢票大战。”秦女士说,由于小道消息满天飞,家长们心里越来越没底,甚至建了微信群专门讨论抢课心得。

        截至今天7点,海淀区可供选择的区级课一共有23门,显示已经全部约满。“明天可能会有新的课源放出来,但是家长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只能在电脑前傻等。”秦女士说,今天早上5点多,有家长在微信群里说“抢”到了课。她赶紧起床开电脑,这时才6点10分,但还是没有约上。

        记者发现,熬夜刷课的家长不在少数。有家长戏称:晚上起夜的时候看一下电脑,说不定有“惊喜”。

        选什么课已全然不看兴趣

        秦女士说,家长们之所以这么着急,是因为开放科学实践活动的分数计入中考成绩。“如果初一就学满了,等到初二、初三就可以专心迎接中考,不用再为这些课程分散孩子的精力了。”大部分家长都是持同样想法,他们不停地刷新网页,只要有新的课源,马上就被一抢而空。

        在其他各区,情况也都差不多。王女士的女儿在东城区读初中,也是“一课难求”。王女士说,每次打开预约网页,都显示“已约满”。最后,她还是通过别的家长帮忙才选上了两次课。

        “说是选课,其实是抢,而且能抢到就不错了。”王女士说,东城区的区级课五花八门,但是现在的情况是大家都在抢,根本顾不上孩子喜欢不喜欢。她说,孩子本来对“故宫花窗投影灯”这门课感兴趣,但就是抢不到。最后她托别人帮忙,才抢到了“魔幻光学”和另外一门孩子不太喜欢的课,“孩子不爱上也没办法,约不上她喜欢的啊!”

        一些家长认为,设置开放科学实践活动课的本意,是立足北京丰富的科技教育资源,构建更开放的教与学的模式,提升孩子们的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家长们也非常认同这种教学理念。但现在已经变了味,大家只是想着“上课刷分”,早点选上早拿分,根本不考虑孩子喜不喜欢,也顾不上考虑这些,生怕让孩子落在人后。

        家长建议把选择权还给孩子

        在一个“抢课群”里,一位家长提出了这样的建议:能不能把所有课程的时间、地点和放课时间做成表格公布出来,让大家有选择的余地。这位家长说,孩子们都在上课,选课其实都是家长代劳。“社会实践是孩子的,但是孩子连选课都参与不了,何谈兴趣呢?”

        王女士也认为,这样的选课方式给家长造成了很大不便。她建议,把所有区级课的信息发给学生,让学生根据自己的兴趣选择,然后学校进行汇总就可以了。“这样既尊重了学生的兴趣,又不给家长造成负担。” 本报记者 王琪鹏

        市教委回应

        后续将发更多课程详情

        对有的家长暂未约上课的情况,市教委相关负责人提醒,这部分家长无须焦虑,一方面,家长们不用本学期内把4次课全部约满;另一方面,市教委后续也将补充发布关于区级课程和市级课程的更多详情。       本报记者 牛伟坤

  • 这是才住了四年的新房?

        位于南四环榴乡桥附近的怡和世家小区自交房以来,居民家里相继出现墙面渗水、墙皮脱落发霉等问题。4年来,这些问题不但一直未得到解决,情况还越来越严重。

        1号楼居民曹先生向本报反映,2015年他还在装修时,就发现走廊的墙面存在渗水问题。“是装修工人最先发现的,他告诉我说我家有漏水的情况。”曹先生说,他联系了小区物业和开发商,当时认为是邻居家装修导致渗水,可后来把邻居家新装的洗手池都拆了,也没查出个结果。

        4年过去了,曹先生家的渗水问题愈发严重,连卧室也未能幸免。“不仅是我们家,整栋楼从8楼到11楼,7户人家都渗水,这就说明不是我们个人装修的问题。”

        在小区里走访了一圈,记者发现,多栋楼都有墙面渗水的情况,1号楼的王先生家最严重。他家浴室外的过道两边,墙角已经露出大片灰褐色的水泥地面,最下面还在渗水,墙面摸上去都是湿漉漉的。浴室的情况更糟糕,不仅墙角开裂渗水,墙缝里还有小虫子不断往外爬。“我查了一下,这是蛾蠓幼虫,生长在阴暗潮湿的下水道、化粪池,现在我家也有了。”王先生苦笑道。

        居民们说,当初向开发商反映渗水问题后,开发商曾派工作人员到现场查看,当时的工作人员说,1号楼墙体渗水的原因疑似下水主管道破裂导致,一处管道破裂便会波及上下几层的居民。

        至于墙皮开裂现象,更是“无处不在”。居民们说,现在关门都得小心翼翼的,生怕力气大了把墙皮震下来。居民徐女士一提起这些便十分激动:“家里、楼梯间里到处都是脱落的墙皮,天天都得清扫,这哪儿像刚住了4年的新房?”

        针对居民反映的问题,记者联系了小区物业。据负责人包经理称,目前没有接到相关报修。开发商北京建机房地产公司的工作人员则称,居民与物业是管理协议关系,墙面渗水、墙皮脱落的问题,应先由物业负责维修,物业解决不了的问题再报请开发商工程维修部门介入。

        然而,很多居民却并不认可这些说法,他们现在就盼着墙面渗水能尽快得到修缮。

        本报记者 王琪鹏 实习生张雪 文并摄

  • 这只“小可爱”来头可不小

        昨天,位于房山拒马河畔的北京黑豹野生动物保护站的小院里,迎来了一位“贵客”——一只颜值颇高的红喉歌鸲。小家伙身材挺拔俊美,两道细长白眉显得灵动可爱。红喉歌鸲也叫靛颏,属于中国四大名鸟之一,典型的北方鸟类。靛颏善于鸣叫、模仿,声音宛转悠扬,犹如潺潺流水,所以,受到人们的喜爱,曾经是皇家的御养鸟。

        黑豹野保站站长李理说,雨季将至,昨天他和巡护员们正在院子里修缮保护站。大家正在忙着,忽然听到草丛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大家还以为是老鼠,没想到,一只美丽的红喉歌鸲溜溜达达地蹦了出来。

        “靛颏不喜欢站在高处的树枝上,而是喜欢钻进灌木林里,所以,平时很难拍到它们。”李理说,靛颏根据下巴颏的颜色不同,分为红点颏和蓝点颏。在民间,有“春蓝秋红”一说,指的是春天蓝色的靛颏多,红点颏多出现在秋天。

        红点颏喉部有一片毛色呈赤红色,配合灰色的胸部和白麻色的腹部,显得特别耀眼。这种小鸟善于模仿各种鸟类的鸣唱,因此,民间还有“红叫天”的说法。靛颏颜值高,又有才华,从古至今都是人们非常喜爱的一种小鸟。在做野外调查的时候,李理曾听老一代的养鸟人说起,很多老北京人都爱提笼架鸟,谁的笼子里要是有一只靛颏,那是非常惹人羡慕的。尤其是在餐馆,小鸟们的“待遇”是各不相同的。主人吃饭时,豢养的普通小鸟是不能进屋的,只有百灵、画眉、绣眼、靛颏这四种名鸟才能和主人一同进屋,被放到餐桌上,而其他种类的鸟儿只能挂在屋外“翘首以盼”。老北京养鸟的门道很多,讲究也多,但那时人们并不懂得保护野生动物,所以,很多野生鸟作为观赏鸟后,数量下滑得很快,甚至濒危。

        黑豹野保站建站19年,这些年,一直坚守在野生动物保护的一线,巡护员们见证了这些年环境保护、生态治理带来的成果——各种野生鸟类的数量不断增多。“过去,人们是逮到小鸟放进笼中观赏,现在更多的人则是去野外,文明观鸟、拍鸟,这是文明的体现。人和野生动物共存共生,这种良好的局面是我们野生动物巡护员最愿意看到的事情。”李理说。

        本报记者 刘琳 图片提供 李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