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居民三谢老楼加装电梯

        昨天,一条“老楼免费加装电梯遭一楼索赔百万”的视频引发热议,视频显示西城区一老旧小区加装电梯,遭到一层一住户强烈阻挠。经记者了解得知,事发地位于红莲北里7号楼,该楼7个单元中不止这一家不同意施工。据悉2018年9月至今,已有4个单元同意并正在施工中,1个单元正在办理施工相关手续,截至目前,还有两个单元的2户居民不同意加装。而就在今天上午,昌平区天通苑东三区47号楼5单元居民迎来电梯施工队进场,居民聚在楼下激动地连声道谢,并与记者分享加装电梯的成功经验。

        同样是老旧小区,结局却截然不同,征求低层同意,是破局的关键。这些年来,北京市给老楼加装电梯先后克服了资金筹措难、技术要求高、难有统一标准等难题,自2016年《北京市2016年既有多层住宅增设电梯试点工作实施方案》出台,标志着老楼加装电梯有了政策背书。2017年租赁式电梯加盟,给更多的老旧楼房加装电梯提供了可能。可近两年来,随着老楼加装电梯的呼声越来越高,邻里关系也面临着重大考验。

        今天上午9点,天通苑东三区47号楼5单元门前工人师傅们已经开始进行数据测量,搭设围挡所用的材料也已经到达现场。

        ■红莲北里7号楼

        一层业主张口索赔百万

        “明天早上拿100万现金放我这儿,我房本一复印,字一签,所有问题都解决了!”视频一开始,家住红莲北里7号楼的一层业主,冲着找上门来的邻居们说了这样一句气话,她本就不同意加装电梯,面对反复上门沟通的邻居们,她终于发了脾气。“钱是最好的解决方式,我要100万精神赔偿费。”一层业主的这句话,显然也同样激怒了邻居们。

        以往遇到这种惠民工程,很多人拍手叫好,可眼看着时间一天天过去,电梯却迟迟不能安装,最大的阻力就是来自一层业主的反对。“18户居民每一户都有一票否决权,一层业主不签,这事就没办法继续进行。”希望加装电梯的街坊们一遍遍登门希望能够做通一层业主的工作,然而至今没有进展。

        邻居们坚持加装电梯并非没有道理。“前一阵,我腿摔断了,现在还打着钢板。”一位阿姨脱下袜子,脚踝处一道明显的疤痕露了出来。对她来说,每上一个台阶都要使出浑身力气,因为需要侧着身子拉紧栏杆,一步一步往楼上挪;一对耄耋老人家住二楼,尽管楼层不高,但出行仍不方便。“我老伴今年89岁,患有小脑萎缩,上下楼至少要有两个人搀着,平时我大儿子和我们一起住,可他也60多岁了呀。我们都在这儿住了30年了,特别希望能给安上电梯。”这位85岁的老人说。

        不过,面对诸多老楼加装电梯的便利,也有不少网友表示要理解一层住户。“视频中的高层邻居也有不妥之处,一层不同意就软磨硬泡一再骚扰。被激怒的情况下,一楼只好报高价100万以拒绝,然后又拿这100万说事,其实有失偏颇。”不少网友认为这是“道德绑架”,对底层住户很不公平。“这事我们已经说了好多次了,邻居也骚扰我们很多次了,连砸门带啥的,我的问题是解决办法,不能逼我们,也不要道德绑架。”不同意安装电梯的一层业主婉拒了记者采访。

        记者从属地广外街道了解到,2018年9月,红莲北里7号楼加装电梯工作启动,同年11月,一份名为《2018年既有多层住宅增设电梯工程项目确认书》显示,同意7号楼1、2、3、7共4个单元增设电梯。截至目前,1个单元正在办理施工相关手续,而另外两个单元的2户居民尚未同意安装。

        据街道介绍,这2户居民均为近几年新购房住户,与周边邻居缺少感情基础,认为加装电梯后会影响到他们的生活。视频中的住户以补偿金为前提不签署同意书,并拒绝其他解决方案及进一步沟通,才使此事陷入僵局。

        ■天通苑东三区47号楼5单元

        老楼加装电梯老人连声道谢

        在红莲北里老楼加装电梯项目陷入僵局的时候,今天上午,昌平区天通苑东三区47号楼5单元外,北京华龄安康控股有限责任公司的工人师傅正在搭设围挡,这意味着这里住户心心念念的老楼加装电梯工程正式进入施工阶段。

        这一工程起先由居民发起,并得到了昌平区住建委、属地街道、社区、物业等支持。几位发起人回忆说,当初认为最大的难题在“邻里协商”上,没承想恰恰是左邻右舍的理解,最终成就了这事儿。 自2017年,老街坊们从报道上看到第一例老楼加装电梯的事例后就动了心思。

        一位发起人对记者说。在加装电梯的办理流程上,居民做足了工作,79岁的林尊鼎大爷被大伙儿叫做“顾问”,因为他对有关老楼加装电梯的2016年312号文件以及2018年6号文件学得最透。记者看到,厚厚的文件里几乎所有关键法条都有老人的标注。

        几位发起人特别提到,在电梯施工正式开始的这个节点,要特意说上三声谢谢:一要感谢这样好的惠民政策,二要感谢各相关方尤其是属地天通苑北街道办事处的全力配合,三是感谢楼里居民们的大力支持。 

        “虽然按照政策享受政府补贴,但大家还要出一部分钱,最初我们感觉协调好全楼居民的意见最难,没承想恰恰这一过程最顺利,协调过程中感人的事数不尽。”林尊鼎老人说,最要感谢住在一层的一对八十多岁老人,加装电梯虽然不用一层住户出钱,但往往底层居民顾虑最多。今天上午,记者见到了两位老人,他们告诉记者,将心比心,他们理解楼上邻居们的苦。 

        “如果谁家经济上有困难,他家的那份钱我来出。”说起钱的事,住在4层的卓大爷老两口首先表了态。不过由于某些原因,卓大爷不得已卖房,但特意在卖房的条件中加了一条合约:无论谁购买这套房子,都不得干扰、阻挠老楼加装电梯事宜。 

        左邻右舍的坚定也得到了昌平区相关部门的支持。记者看到,去年10月22日,昌平区住建委下发了该楼加装电梯实施主体回复意见,同意该单元加装电梯。今年4月18日下午,在天通苑北街道牵头下开了八方协调会,相关各部门都来参与,一次性解决了所有细节问题。记者发现这次协调会虽然涉及很多部门,但仅仅用了13分钟完成所有讨论,大家都知道这只是冰山一角,前期的巨大工作值得肯定。

        此外,今天上午,记者从昌平区住建委了解到,今年昌平区计划加装电梯开工不低于8部,年底前完成验收并取得电梯使用合格证标志的,不低于4部。

        ■专家聚焦

        邻里协商是破题关键吗?

        “对于小区的管理权,或者说是对业主有影响的工程项目,需要按照双过半原则或2/3以上业主同意就可以了,但是装电梯的这个事情特殊在政府给我们免费安装电梯的时候,需要全部业主同意签字。所以,一层的这位业主不签字也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北京安理律师事务所包华律师说。同样关注老楼加装电梯的北京市政协委员刘凝也提到,在以往老楼加装电梯项目的经验中,主要依靠邻里协商。

        “涉及到邻里协商,这就是在考验这个小区的‘社会资本’了。”中国社科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朱涛提到的“社会资本”是社会学理论中的概念,通常来讲,社会资本比较薄弱就会出现诸如此小区面临的问题,表现为邻里之间没有感情基础,没有建立信任关系,从而引发矛盾、对峙。

        “在邻里协商上陷入僵局怎么办呢?有人提出可以给一层住户补偿,我认为不妥。” 刘凝提到,老楼加装电梯任何人都有权利在法治框架内提出自己的合理主张,但对于利益的衡量每个人又有不同判断,在这种情况下,究竟该补偿多少,谁来补都没有定数,更不可能出现政府定价干预市场的情形,这没有法律依据。

        此外北京市政协委员朱良也表示,相关政策性文件需要精细化修订,以目前需要居民百分之百通过的细节为例,可能需要分类讨论,目前的实施办法虽然减少了后续矛盾,但把问题前置,无形中给邻里关系带来了挑战。

        “事实上,小区里很多事情都是连在一块的,老楼加装电梯受益在高层,可下水道堵了最遭殃的可是低层,换位思考一下,如果当下水道堵了,除了一层以外,其余楼层业主全不同意动用大修基金维修,一层住户得有多糟心?”朱涛提出,古语有云:“亲仁善邻,国之宝也”,也有“救灾恤邻,道也,行到有福。”可见,古人认为与人为善是为人处世的原则,而行善、行道之人才是真正有福气的。

        本报记者 曲经纬 景一鸣 

        实习生张雪 文并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