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春寒冰雹大风 西集樱桃连遭三灾

        通州西集,这里是北京市面积最大的樱桃种植区,从本周起,西集大樱桃正式进入盛果期,可以进行采摘了。然而记者了解到,在经受了春寒、冰雹加大风的三重影响后,今年西集樱桃遭遇了前所未有的严重灾害,减产达三分之二。

        那么北京市民今年还能不能吃上价廉物美的樱桃呢?记者了解到,通州西集镇多措赈灾,不仅力保上市的樱桃不涨价,还采取保护价收购等多种方式将果农的损失降至最低。

        现场

        树下随处可见残破樱桃

        通香路和胡郎路的交叉口,海唐樱桃观光园在上周末迎来了第一批采摘的顾客。海唐樱桃观光园总面积40亩,是西集历史悠久的老樱桃园之一,种植有布拉、早大果、红灯、红艳、雷尼等十多个品种的樱桃。

        走进园内,一排排比碗口还粗的樱桃树向远处延伸,一眼望不到头。俗话说,樱桃好吃树难栽。作为樱桃园的管理者之一,朴鸿俊对此颇有感触。一棵樱桃树要生长5年之后,枝头才能见到果实;生长七八年左右,樱桃的产量才能渐渐上涨;到了10年龄,樱桃产量达到最高,这时才具备采摘的条件。一般情况下,一棵樱桃树只能采摘到25岁左右,产量就开始走下坡路。

        海唐樱桃观光园内,比碗口还粗的樱桃树,树龄基本都已经在十七八年左右,是产量最稳定的时期。但今年,樱桃园却遭到了前所未有的三重变故。

        年初的时候,樱桃树刚开花,就遇到了春季低温,影响了樱桃花的授粉,导致樱桃产量直接减少了一半。这还不算完,5月17日傍晚,强对流天气袭击京城,通州部分地区不仅遭遇了强降雨,西集镇等区域还遭到了冰雹的袭击,个头儿大的冰雹足有鸡蛋大小。

        朴鸿俊就近从身边一棵樱桃树上拉过一根手指粗细的枝条,上面挂着一颗颗小红灯笼般的饱满樱桃。她用手指轻轻捏起其中一颗,只见樱桃表面微微凹进去几个芝麻大的小坑。“这就是冰雹砸完之后的痕迹,这属于砸得不狠的,赶上大雹子,直接就给砸烂了。”

        “落到我们园子里的冰雹算小的,有黄豆粒那么大,最大的雹子也就卫生球那么大。西集南片的大冰雹据说能有核桃那么大。”朴鸿俊指着樱桃园树下随处可见、散落了一地的残破樱桃说,冰雹的第二天,又刮起了7级大风。“你看,散落在地上的那些,都是被风刮掉的。”

        一场春寒、一场冰雹,再加上一场大风后,樱桃园受到了重创。粗略统计,海唐樱桃观光园的樱桃产量从往年的四五万斤,直接跌至了今年的两万斤。

        在樱桃园内,记者看到,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位园内工作人员蹲在地上捡拾掉落的樱桃。朴鸿俊说,平常这个园子有四五个人管理,每年樱桃采摘季到来,就会临时从附近村里雇人来帮忙,如今园子里怎么也得有20多个人才够。而今年,雇来的人又多了个任务,帮忙捡拾被大风吹掉在地的樱桃。“雇一个人,一天要支付120元钱的工资,人工也是成本啊。”

        让朴鸿俊发愁的是,如果冰雹把樱桃树的花芽给砸坏了,明年的产量肯定也会受到影响,甚至再次造成减产。朴鸿俊向记者展示一根枝条,上面有细小的凸起。“这就是结果枝,上面凸起的就是花芽,如果砸坏了花芽,明年这一枝就不结果了。”

        虽然损失了一半以上的樱桃,但樱桃的采摘价还是和去年一样。“去年50元一斤,今年还一样。没法涨啊,涨价了人家不来摘了,更赔了。”朴鸿俊无奈地说。

        数据

        今年减产近三分之二

        西集镇是通州著名的樱桃产区,整个西集的樱桃总种植面积达到1万亩。西集的樱桃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还曾被评为“奥运果品”。

        记者了解到,西集的樱桃和北京其他地区有着明显的不同。与门头沟等地相比,通州西集镇是一片由北运河和潮白河冲击形成的沙质土地平原。当地人管这种土壤叫做“蒙金夜潮”,白天时,在太阳光照射下,沙质土壤比较干燥,等到了晚上,由于河流反水,土壤又比较湿润。樱桃是一种浅根系的植物,喜水又怕水,这种白天干燥、晚上湿润的土壤特别适合樱桃生长,也因此造就了通州樱桃独特的口感。

        通州区西集镇镇长陈洪波告诉记者,从上周末,西集镇的万亩樱桃中,盛果期的樱桃将达到8000亩左右。只不过,除了春寒外,5月17日西集又遭遇了史上最严重的冰雹大雨恶劣天气,第二天又刮起了7级大风,1万亩樱桃不同程度全部受灾,导致今年整个西集的樱桃减产近三分之二。“一些樱桃的果实被冰雹砸伤,第二天的7级大风又把树上部分樱桃刮落,使得今年樱桃的品质和数量均有所下降。今年果农的损失非常大,往年整个西集的樱桃产量在200万斤左右,今年也就能产80万斤。”

        价格

        不会因为受灾肆意提高采摘价

        目前,西集樱桃的采摘价格基本在每斤35元到50元不等,与去年相比持平。陈洪波表示:“不会因为受灾而肆意提高采摘价。”

        为了应对天灾,西集镇多措赈灾,不仅力保上市樱桃不涨价,还采取保护价收购等多种方式希望能够将果农的损失降至最低。陈洪波介绍说,西集镇成立了近600户樱桃种植农户加入的聚隆合作社,基本上全镇的樱桃果农都已经加入其中。今年受灾后,政府要求聚隆合作社对被冰雹砸坏和大风吹落的樱桃进行保护价回收,每斤回收价定为8元,希望能最大限度保障受灾果农的利益,“目前已经回收了20万斤左右。”

        回收的樱桃将做何用途呢?陈洪波表示,回收的樱桃将进行筛选,坏果、烂果肯定不能用了,一部分外观和品质不受影响的樱桃,只要能够加以再利用,就可以加工制成樱桃酒,“我们也想过制作樱桃果酱,但用于制作果酱的樱桃必须是成熟度比较高的,而现在樱桃刚刚进入成熟期,大部分受灾的樱桃品质都达不到制作果酱的标准。”在聚隆合作社内,记者见到了包装精美的樱桃酒,酒色偏深的为红樱桃酿制,酒色偏浅的为黄樱桃酿制,每瓶酒的售价为98元,还推出了两瓶的礼盒装。

        灾情发生以后,农林部门还将农业和林业专家请至西集镇,对果农进行救灾实地辅导。陈洪波说,一些烂果如果没有经过及时处理,会使得果树滋生病菌,对果树明年的长势造成影响。因此,专家对病虫害防治、排涝、剪枝都进行了指导,以确保明年的樱桃收益不受到影响。

        记者了解到,从本周开始,红灯、雷尼、红艳等樱桃品种将逐渐进入盛果期。通州北运河、通香路、觅西路的沙古堆、郎东、供店、儒林、王上等村,形成了一条“樱桃观光采摘带”,均可采摘西集本地的樱桃。受天气影响,樱桃采摘预计将持续两周左右时间。

        本报记者 张楠 白继开 摄

        相关

        海淀樱桃受灾减产三分之一 采摘价格与去年持平

        海淀区的樱桃栽培可以追溯到300多年前,其中最有名的当数香山脚下的樱桃沟,由于当地特定的小气候,所产樱桃品质好、上市早,曾为清廷的贡品。海淀区农委相关负责人介绍,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海淀区在农业结构调整中把樱桃列为精品扩大种植,最早只有20亩面积,经过近40年的发展,海淀区的樱桃种植面积已经扩大到1万亩,占全市樱桃种植总面积的六分之一,品种包括艳阳、红蜜、红灯、早大果等近百个品种。

        今年4月初的一场降温,海淀区四季青、玉泉、山后、温泉等地区的樱桃遭受了不同程度的灾害。玉泉观光采摘园负责人宋先生告诉记者,樱桃是否能丰收,开花期最为关键。今年3月份以来,樱桃的花开得非常好,数量多、状态好,“本来以为今年应该是丰产年,结果一场降温,浇灭了我们的愿望。”4月9日,北京出现雨雪降温天气,最高气温还不到10摄氏度,这对樱桃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宋先生说,樱桃树开花之后就要开始坐果,“一开始是小米粒,之后变成黄豆大,然后像花生米,最后长成正常樱桃的大小,然而那场降温之后,刚刚长到黄豆大的小果实就开始掉落了。”宋先生还发现了很多畸形果,“比如有的结出来的应该是连体的樱桃,但是因为受冻灾影响,有的果子一半熟了一半还没有发育,非常难看。”难看自然没有人愿意采摘,玉泉观光采摘园拥有樱桃60多亩近千株树,往年的产量在2万斤左右,但今年因为受到灾害影响,减产量在三分之一左右。

        减产的情况在海淀区的各大樱桃园里都有不同程度体现,以四季青地区的樱桃产量为例,四季青镇农服中心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前年全镇樱桃产量在12.5万公斤左右,去年全镇樱桃产量则只有7万多公斤,今年虽然尚未完成统计,但预计产量可能还不如去年。

        虽然海淀樱桃普遍受灾,但果农并未因此而提高采摘价格,“虽然受灾了,但我们也不愿意将这种风险转嫁给消费者。”宋先生说,他们采摘园的采摘价格和去年一致,在80元至100元之间,从上周开始到端午节期间,采摘园预订火爆。此外,四季青镇政府为所有的农民都办理了农业保险,待今年樱桃季结束之后,农户可根据受灾情况向农业部门申报,获取理赔。

        本报记者 叶晓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