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南薰殿院落不撞南墙不回头

        今年,作为故宫家具馆的三期展厅,故宫南薰殿将面向公众开放。在此之前,故宫考古研究所对这处从未亮相的明清建筑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

        曾是供奉帝王像的场所,南薰殿为何地处故宫偏僻的西南角落?东西延展的南薰殿院落,在现存的西院墙之外还有哪些未知的建筑布局?东西开门的南薰殿院落,甬路为何“不撞南墙不回头”……这处如今显得有些萧索的院落,有不少秘密,等着故宫的工作人员逐一揭开。

        故宫尚存年代最早的古建筑

        “南薰殿可以说是故宫里尚存年代最早的一处古建筑。”本次考古的执行领队吴伟介绍,如今故宫里尚存保存较好的明代建筑其实已经不多了,“在明清之际,故宫曾多次失火。然而,南薰殿位于故宫西南角,位置偏僻。因此,很多人认为,所处位置使其没有遭到火灾的侵袭,也没有档案有失火记载。”南薰殿位于外朝西路,武英殿西南。殿面阔5间,黄琉璃瓦单檐歇山顶。殿内明、次间原各设朱红漆木阁,分5层。在明代,上徽号、册封大典前,阁臣率中书于此撰写金宝、金册文。明崇祯三年(1630年),命武英殿中书画历代明君贤臣图,置于文华、武英两殿。清乾隆十四年(1749年)命重新装潢,移藏于南薰殿。此后一直供奉历代帝王像,而今殿内物品已荡然无存,图画档案转至他所。

        现在,南薰殿是一处独立的院落,四周有院墙围绕。东院墙北端开门,门朝东。院落南北长31.8米,东西44.6米宽,占地面积约1400平方米。院落中原有正殿南薰殿及东、西配殿等建筑。仅存的南薰殿正殿、两配殿仍有若干柱顶暴露于地表,原有院落地面也湮没抬升。

        “本次的南薰殿院落明清建筑遗址的考古发掘,最大的收获就是揭示了南薰殿院落早期建筑格局及明清改建沿革。”吴伟认为,从南薰殿建筑的样式来看,应该是明代早中期的建筑,“至少应该是明代中期以前修建的,很有可能是与神武门同期的建筑。”

        “考古过程中,有两个清代档案文献为发掘工作提供了重要的依据。一个是康熙时期的《皇城宫殿衙署图》,另一个则是乾隆时期的《乾隆京城全图》。”从这两幅地图中,大概可以看出清代南薰殿的面貌。这次相继发掘出南薰殿正殿、月台、东、西配殿、院落地面、甬路、排水沟、井等遗迹情况,出土了大量砖、瓦、石等建筑构件,大部分能与前代的档案一一对应。

        南薰殿院落南墙没有开过门

        在整个院落中,随着时间推移,功能发生变化最大的,当属南薰殿正殿两侧的东、西两配殿。根据建筑基础的建筑工艺判断,这两座配殿应该跟南薰殿正殿属于同期建筑。

        本次考古发现,南薰殿院落东、西两配殿相对,规模形制基本相同。以西配殿为例,根据柱顶及磉墩分布可以确定西配殿南北向面阔3间、东西向进深3间。台基上地面砖及墙体已消失不见,仅存少量柱顶石及砖砌磉墩。

        “这两边的配殿非常奇特,考古发现,东、西两配殿前后檐明间位置都有踏跺,也就是台阶。根据清康熙、乾隆时期的地图,我们推测这两个配殿是穿堂式建筑。”南薰殿是故宫里非常独特的存在,一般的宫廷院落都是主殿坐北朝南,院子在南墙上开门。但是,考古结果显示,南薰殿的院落南墙从来就没有过南门。“原来,作为穿堂式建筑的东、西两配殿就是整个院落的东西大门,做进出过道的用途。”

        “去年,故宫打算对南薰殿进行一次小规模的修缮保养,为将来开放供游客参观做准备。由于这里是一个空院落,除了南薰殿还在,其他的配套建筑都没有了。特别是院落的地面,由于年代积累,地面抬升,早就看不出原来的模样。”想要恢复原来的样式铺装地面,故宫将考古发掘的工作委托给了考古研究所,“想要把原来的地面清理出来,需要根据遗址保存情况再决定到时候是直接进行保护,还是进行回填。”

        考古过程中,工作人员果然找到了过去的“老路”。在南薰殿院内,月台和东、西配殿踏跺之间设置有甬路,整体呈十字形。南北向甬路位于南薰殿南北中轴线上的御路踏跺南侧,东、西配殿院内踏跺之间的甬路,则分别接于中轴线南北向甬路两侧,做法均为方砖三趟带砖牙子。南薰殿院内其余区域均为青砖陡板海墁地面。

        “我们现在发现的甬路,很明显是清代的做法。而且一眼就能看出是经过后期改造的,要比月台前的御路踏跺的宽度窄很多。”吴伟说,故宫的路面是最容易被频繁修缮的,因为使用频率高,很容易残损。“可以说,整个院落的道路布局改动得非常频繁,叠积了很多年代的东西。”

        值得注意的是,院子南北甬路的南端直接连接着原南薰殿南院墙,“这是一条‘撞了南墙’的路,院子确实没有南门。”

        供奉帝王像之所沦为垃圾坑

        现在的南薰殿院落的院门位于整个院子的东北角,而东、西两配殿基址外侧紧贴着院墙,门洞已经不复存在,早已不再是出入口的用途。吴伟解释,南薰殿现在的东北角门是民国时期新开的,档案里有记载,推测清末之后,南薰殿慢慢衰败。在本次考古的过程中,工作人员就在东配殿里发现了许多灶台、水沟等生活痕迹,“可以看出,东、西两侧的院墙被封死,配殿另作他用,成了住人的地方。”

        在查阅资料之后,工作人员发现,在《乾隆京城全图》上,南薰殿的正殿殿前有一个月台,这在康熙时期的《皇城宫殿衙署图》里是没有的。月台又称“露台”或“平台”,有扩大建筑前活动空间及壮大建筑体量和气势的作用。而在本次的考古过程中,工作人员也找到了这个月台。

        南薰殿月台北侧接于南薰殿台明南部正中,平面呈长方形,整体为明清常见的砖砌台明,东、西、南侧三边正中都有踏跺,月台表面的铺砖早已不复存在,仅剩下白灰浆和垫层砖。

        “不仅如此,这个月台南部正中的踏跺原来带有御路石,这次我们在考古中则发现了这条‘御路’踏跺的部分构件,这是清代地图中所没有显示出来的。”吴伟告诉记者,在南薰殿的院落里,还残存着一小块当年御路踏跺的残石,“上面雕刻着龙纹。在故宫之内,带有御路石的古建筑并不多,而且等级都非常高。这块龙纹御路残石说明了南薰殿在当时算是规格等级较高的建筑,这与它在清代是供奉帝王像之所的身份相符合。”

        曾经建筑规格如此之高的南薰殿院落,却在沧海桑田的历史巨变中,日渐落寞。考古工作者在南薰殿院落内发现了多处灰坑,“这些灰坑并不像南大库发现的灰坑那样,是御窑瓷器等废弃器物集中销毁回填的埋藏坑。我们在其中发现了许多废弃的建筑材料,这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垃圾坑’。”在院落的西北角,工作人员发现了一个瓷器坑,里面有很多瓷片。“这些瓷片都不是官窑用瓷,全部来自民窑。同东配殿里出现的灶台等生活痕迹一样,这些民窑瓷片证明这里或附近曾居住过许多所谓的‘闲杂人等’。”

        殿堂深处还有诸多未解谜题

        由于地面抬升,考古发掘后,南薰殿院落成了一小片洼地,容易出现排水问题,进而损坏埋藏地下多年的脆弱地基,所以工作人员研究决定对院落地面进行保护性回填。根据此前故宫博物院发布的开放计划,南薰殿院落有望在今年作为家具馆三期展厅面向观众开放。虽然考古工作已经暂告一段落,但在工作人员的心中,还有一些尚未解决,不能尽兴,希望进一步探索的地方。

        在南薰殿院落的西北部,考古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发现了一口井,这与《乾隆京城全图》中的记录是一致的。“这口井非常深,甚至探不到底,但由于还没有更好的加固措施,只清理到了3米多深。”吴伟说,由于井内会有明显的使用年代分层,所以对它的发掘很可能会找到不少有趣的年代“遗物”,“我们希望将来有条件时继续进行探索。”

        此外,根据康熙和乾隆时期地图的记载,现存南薰殿院落的西部,即现在的西院墙外,应该还有一个多进的院落。“南薰殿过去的范围一定比现在大得多,甚至可能一直延伸到城墙边。这些都是尚未探明的部分。”至于南薰殿院落为什么没有南门,东西穿堂;在院落里发现的不规律分布的带孔方石是做什么用的;作为供奉帝王像的南薰殿院落为何这么偏僻、狭长;向西延伸的建筑群到底有什么功能……都是考古工作者希望在以后的考古发掘中继续破解的谜团。

        本报记者 孙乐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