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自行车专用路 要防电动车“霸道”

        贾亮

        自行车专用路应名副其实

        自行车路权都要得到保障

        就在今天早上7点,北京市首条自行车专用路开通了。这条被网友称为自行车高速路的专用路,东起昌平回龙观的同城街与文华街交叉口,西至海淀区的上地西路和后厂村路交叉口,全长6.5公里,主要方便回龙观地区居民去中关村上下班,惠及上万人通勤。

        设置自行车专用路,明确只有自行车可以走,是以法规的形式赋予自行车独立路权。在从自行车王国向汽车大国迈进的过程中,汽车带来了巨大的方便和舒适,提升了出行效率,自行车地位陡降。可随着汽车数量的急速增长,“大城市病”愈来愈严重。与此同时,自行车虽有法律上的路权,但自行车道被停车位挤占、被电动车抢行也是不争的事实。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汽车再方便也不能直接开到办公室,公共交通再发达也是靠站上下车,在一些特殊路段、特殊时段,步行和自行车的作用无可替代,其效率也比汽车更高。共享单车盛极一时,一定程度上正是补齐了交通工具配置上的短板。更何况,自行车专用路既能让人“自行前往”,又不用担心其他车辆和行人而“自行其是”。至于骑自行车更加环保自然,同时可以锻炼身体,虽然说起来也重要,但并非开通自行车专用路的直接目的。所以,让自行车大大方方走自己的路,即便不是治理拥堵的根本之策,也是缓解拥堵的有效之举。

        不仅如此,自行车专用路边约2米高的防风板让人通行时不受风力影响,路中间的潮汐车道可根据早晚高峰适时开启,特别是行人、电动车等禁止驶入的规定,大大保证了骑行安全。人性化的设施,无疑考虑得很周到,让骑车人心暖。在今天早上的开通现场,抢先体验的骑友,无不大喊“痛快”,但也第一时间表达了担心,就是有什么措施和手段让潜在的最大竞争对手电动车无法驶入、对强制驶入者如何发现、发现后又如何处置。无论从交通安全角度,还是从通行效率上考虑,自行车专用路,都不能让电动车“蹭进来”沾光。但此前在这两地之间风驰电掣惯了的电动车,是从此改道还是重新“霸道”,是监管要面对的现实。不解决这个问题,自行车专用路就有可能名不副实。

        在城市道路短期内无法增加,而新增车辆和人流又源源不断的前提下,实施存量改革,通过设置自行车专用路等方式,提高利用效率、减少出行成本,无疑是一项有益的尝试。没有条件设置自行车专用路,也应该保护好现有路段的自行车路权,依法查处自行车道上的违规违法行为,让更多自行车道同样顺畅,吸引更多的市民加入骑行的队伍。

        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自行车也是车,骑车人一样要遵守交通规则。走好自己的,不抢人家的,各安其道才能并行不悖。

  • 移动烟囱

        随着公众健康意识的不断提高,控烟已经成为社会各界共识。但马路上常见移动的“小烟囱”,虽然不违规,但也有危害,不仅损害自身健康,也让周边行人被动“吸烟”。李嘉  

  • 航班延误不是逼人下跪理由

        陈城

        近日,郑州一男子因不满航班延误,竟要求工作人员跪下道歉以示“诚意”。相关视频在网上传播后,网友们都怒了。航班延误固然很烦人,但事发当日午后的所有郑州飞往广州的航班,都有因天气原因而延误的情况。天气原因属于不可抗力因素,这能怪到工作人员头上么?

        旅客在遭遇航班延误情形时,焦灼的心情是可以理解,但不能随意“撒气”。正确的做法应当是依法依规,要求航空公司协助给出合理处理方案。文明社会,赔礼道歉自有文明方式。无论是地勤、空乘,消费者购买了服务并不代表可以随意侮辱对方人格。

        其实对于航空公司而言,他们一样不愿意遭遇延误。而对于那位涉事工作人员而言,延误就意味着他的工作量要大大增加,安抚一群焦虑等待航班起飞的乘客,工作心情不言而喻。

        航空安全兹事体大,天气原因有很多环节是旅客肉眼所观察不到的。比如说出发地和目的地天气晴朗,为什么还是天气延误?这种情况的延误就有多种可能,如航路天气差,如晴朗的天空中可能存在风切变。航班有规定航线不能随意改变,因而航路天气差意味着飞机在高空的风险增加;风切变号称“无形杀手”,是飞机起飞降落阶段的重要危险因素。

        进入夏秋季节,短时强对流天气多发,东南沿海地区灾害性天气出现几率增大,航班延误可能不可避免。如果担心延误,提前获取天气预报、选择清晨时刻航班,这样延误计划的几率相对小。    

        无论选择何种交通工具,遇到行程不顺也应心平气和,类似要求“下跪”赔礼道歉等有失风度的行为,不应再次出现。

  • 科学实践课哪能“抢不上”

        侯江

        这几天,部分初一学生家长起早贪黑地在网上抢注科学实践课。据本报报道,“抢课大战”堪比春运,让家长们相当焦虑。

        北京面向初中生推出科学实践课,受到社会肯定和欢迎,推行几年来效果也不错。孩子们从沉重的课业负担里暂时解放出来,去研究电磁炮的制作原理,去了解口红、香皂、蛋糕、止痒药膏的制作方法,在刑侦课里满足自己作为一个大侦探的愿望,除了解闷,还能解惑。当然,科学实践课的成绩纳入中考分数,也让家长和学生们明白,认真选择自己的爱好,努力发掘自己的兴趣,和学业的发展是密切相关的。

        今年,这一政策做出相应的改革,由原来的每学期规定课时、家长学生在科学实践活动管理服务平台上自由选课,变成了初中三年完成10个课程的学习,市级课程六个,区级课程四个。平均下来,一年三四个课程,本来是件轻松的事情。但有些家长想让孩子在初一就完成所有课程,所以集中选课;另外一些家长,本来不想抢,但考虑到班级其他孩子的进度,只好同时跟进。

        家长的做法完全可以理解。面对中考,家长谁也不敢掉以轻心,不会让自己孩子在这项分数上吃亏。但家长的焦虑心理,其实不必有。针对“抢课大战”现象,市教育局已经明确表态了——稍微等等,会有大量离家近的好课由着大家选。这几年,教育部门积累了大量的科学实践课程资源和经验。海量好课,一直在按时段逐步放出,家长们与其焦虑地“抢课”,不如静下心来,和孩子一起探讨,究竟该选什么样的课,才能不负所付出的时间和精力。

        三年时间、十节课,绝不会成为负担。此外,不同年龄段的孩子有不同的兴趣和爱好。过早预约课程,一来可能让科学实践课流于形式;二来,还得费时费力临时现改课程;三来,也耽误了其他人选课。还是要从自家孩子的实际出发,从对科学实践课负责的角度,做出最合理的选择。当然,教育部门也要重视信息对等的重要性。如果更多家长通过教育平台了解到放课时间、课程数量、大概课程内容,也就不会出现“抢课”的局面。

        本来是好事,居然成了令人焦虑的糟心事。职能部门和家长们,都应该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如何能实实在在把科学实践课上好,真正让孩子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