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北大才女的相亲故事

        周婉京是北京大学艺术哲学博士,她的小说《相亲者女》中,讲述了一位北大法律系才女经历的一系列让人啼笑皆非的相亲故事。

        ▌陈梦溪

        艺术来源于生活,周婉京创作这个故事的灵感也来自她真实的相亲经历。小说的女主人公婉京在北京胡同长大,是位“大飒蜜”——周婉京定义这个词是“乐观、独立、自信的女性”。婉京在朝阳区繁华地段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收入不菲,有房有车,身材苗条,漂亮大方,知书达理。她不但不是独身主义,还有颗恨嫁的心,母亲也催婚不断。小说中,她参加了各种形式、各种人介绍的相亲活动,有母亲麻将桌上阿姨的儿子、闺蜜的朋友、相亲网站安排的见面、网上认识的网友、公司组织的集体相亲……可谓穷尽了当下一切手段,但最后总是无疾而终。眼看年过三十,周围同龄人纷纷结婚生子,她不停问自己:我怎么就嫁不出去呢?

        《相亲者女》通过一段段相亲故事,写出了各行各业,形形色色的男人对于感情与婚姻的看法。相亲这么短短一杯咖啡、几个小时之间,令我们惊异的是看上去“条件”差不多的都市男性与女性,价值观竟天壤之别。

        一位北大博士师兄不停吹嘘学历,大谈“人要高级”,要多读书。女主角忍不住反驳他:一个真正读书的人不会反复把“我爱看书”挂在嘴边,更不会滔滔不绝地讲自己的学历,因为真正厉害的人不需要拿文凭证明自己。博士先生急了,他教导女生:你一个女的不要趾高气扬的,男人说话女人就乖乖听着,我需要的是一个贤妻良母,你这样没人敢喜欢你!最后当然是不欢而散。

        下一位很会做饭的相亲者是一名温柔细心的上海男生,一切似乎进展得都很顺利,但逛街时出了问题。婉京想买一双新款高跟鞋,但男生觉得太贵。婉京说花自己的钱买,男生却觉得我们要省下钱来买房子,你这样铺张浪费,是没有为未来着想。很明显,男生女生的消费观完全不同,收入的差距也让他们很难理解彼此的生活方式。

        接下来遇到的相亲对象,不是宣称“我妈喜欢我就喜欢”的“妈宝男”,就是刚见几面就声明“我爸妈着急抱孙子”的男孩。有的男生在婉京讲到“爸妈现在住在西单”后马上问:是学区房吗?这种荒诞与错位令我们并不陌生,“相亲”的问题到底出在哪?细想一下便不难发现,婉京相亲的目的是寻找一位与之匹配,精神契合,三观一致,愿意付出,真诚相待的人,简言之,她是来寻找爱情的。但男人们的目的却各有不同,虽然相亲对象中也不乏优秀男性,但大多都是怀揣“不单纯”的想法而来。

        相亲本身便是目的性很强的活动,但这种“目的”过于赤裸裸时,往往当事人便会生出想要掩饰的心态。戏剧由此诞生。当一个人想要在极短的时间里展现出并不真正属于自己的特质时,便会像个蹩脚的演员,卖力地演一个并不适合自己的角色。婉京是当事人,也是旁观者,她像观众那样完整看完表演,还要给予反馈,其中的尴尬不言而喻。

        这可能是相亲的错,我们怎么可能指望在这样的情况下真实地了解一个人呢?故事的结局婉京遇到真爱,虽然不保证他们一定会开花结果,但至少让人看到希望。我们可能错怪了相亲——表面看是相亲的问题,归根结底是人的问题。

        那些失败的相亲,其实不只是两个人的不适合。往深里探究,是一批在客观上受过高等教育、生活在现代化都市的男性,在精神上仍旧停留在前现代,并未发自内心尊重女性的结果。有人说男人比女人现实,这话确实有些道理,但“现实”的本质是,你是否将对方看作是一个平等的人来对待?你是否想从对方身上获得些什么之前,先准备好自我付出?你是否意志足够强大,可以保护爱人不受到外界的伤害?

        婉京对于爱情的执着让她屡败屡战,屡次被伤害再重新来过,才导致了她被当作长辈们眼中的“大龄剩女”。在人们提到“剩女”这个词汇时,往往满载嫌弃抱怨的感情色彩。然而“剩女”的背后是对于爱情的相信,是对于自我的坚持,是对于他人的尊重。难道这样的姿态不才是值得欣赏的吗?

        好在婉京是一位长于自省的女性,相亲的挫败并没有让她盲目怀疑自我,而是收获了心智上的成长。这可能是相亲更大的意义所在。人生不是百米赛跑,而是一场马拉松。爱情与婚姻都不是终点,更没有成败,我们在追寻的过程中,应当收获更好的自己。

        借用作者在后记中写的一句话作结:“人生不应该像抢年货,非要赶在除夕之夜前胡乱抓一把葱姜蒜。何况哄抢来的东西真能‘管饱’一世幸福?”

  • 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才能幸福?

        自己应当与什么样的人在一起,这个问题我大概从青春期开始的时候就懵懂地想过。后来上了大学、谈了恋爱,再到工作、结婚,虽然对象从头到尾都是同一个,我也还是在这过程中(尤其是在遇到矛盾的时候)想过无数次:我们到底合不合适?潜台词是,我们在一起会不会幸福?找一个什么样的伴侣,才更可能幸福?

        ▌曹原

        我在清华天行中心的工作中正好需要关注婚姻研究。我带着步入新婚的激动劲儿,读了一本厚书《亲密关系》,发现其中正好有些章节谈到这个问题。这本书是几位心理学教授合写的社会心理学教科书,里面介绍了许多关于亲密关系的研究。关于“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才会幸福”,这本书给出的答案是:“共同点越多,彼此越喜欢”。共同点包括很多方面,比如年龄、教育背景、社会地位等方面的相像(所谓“门当户对”也不是毫无道理),价值观、兴趣爱好、性格等等。相像的人更容易相互吸引,而且从长期来看,相像程度高的夫妻产生的冲突更少,婚姻生活也更幸福。

        这个研究结论看上去很能说得通,这不就是我们常说的“三观相合”嘛。可是一比对现实的生活,我立马就想抬杠:那谁和谁明明就很不像,各方面都不像,为什么还能爱得死去活来、一定要在一起?还有那个谁和谁,性格和做事风格也都完全不同,可是结婚好多年一直都很幸福啊!

        虽然我知道,研究中的统计概率和生活个例绝不能等同,但还是觉得“越相像越幸福”的简单结论实在叫人意犹未尽——生活中的反例比比皆是,亟待进一步的解释;更重要的是,即便这是个真理,它对我们追求好的亲密关系有什么实际的意义?幸好,书中还提供了其他的研究解释。它们不断地给我更多的启发,让我逐渐对亲密关系的建立和维系有了更丰富的理解。

        第一个有意思的解释是,我们常常被那些拥有我们所不具备的特质和能力的人所吸引,实际上是因为对方是“我们渴望成为的人”,是与我们的“理想自我”相像的人。喜欢你是因为你是我想成为的那种人;而且我只要努力,就可能成为和你一样的人。这个解释让我有所触动。我原先以为自己对爱人的欣赏和喜欢,是源自他和我不一样:他数理逻辑强、稳重且专注,而我通常思维跳跃、情感丰富,理性与感性的互补呀!可仔细一想,实际上我也希望自己有他所具备的特质,并且在与他交往的过程中也始终认可他的特质、乐于受他的熏陶;我猜想他也有相同的感受——在相处中,我们都在积极地接受对方的影响,然后慢慢就会变成越来越相像的人!所以,初始的相像程度虽然重要,但不是关键,因为只要我们真诚地欣赏彼此的不同,相像的程度一定会随着我们互动的深入而提升。

        第二个有意思的解释是,有些夫妻或情侣,旁人看上去确实是不怎么像,可他们自己并不觉得。他们就是因为笃定地相信“我们有很多共同点”而走到了一起的!这种情侣单方或双方“知觉到的相像”(perceived similarity),不一定是真实的,但陷入爱情中的人往往确实认为:我们有那么多共同点简直是天作之合。可是,当真实的差异在相处一段时间后逐渐显现出来,甚至于他们发现彼此在很多方面都存在严重的分歧时,“我们简直是天作之合”的认知就可能会转变为“你变了,变得我都不认识了”。这样看来,不论我们以为的相像程度有多高,都应认识到“相像”很可能只是爱情里的一厢情愿;也不论彼此真实的相像程度有多高,差异也是普遍存在的。认识到这一点,我们才可能开始理解并愿意接纳彼此的同与异。

        不过,像我这样容易想太多的人,一旦认识到“差异普遍存在”,又会感觉到悲伤:即便是最亲密的爱人也和我不一样,原来人真的是生来孤独啊!还好很快就有别的研究观点把我从孤独的漩涡里捞了出来:虽然夫妻或情侣之间相像程度越高越好,但也有许多方面即便差异悬殊也不太重要。看到这,我想起自己一度困扰于与爱人的“沟通问题”:总觉得这是因为彼此学科背景不同(我文科,他工科)、思维方式差异所导致的难以改变的“关系隐患”,且每次遇到交流不畅我就狠狠记上一笔,结果却给自己平添了不少烦恼——共同生活又不是要天天在一起讨论专业,那些交流中的分歧,大部分可能都是无关痛痒的琐事啊!只要在彼此都认为要紧的方面达成大致的共识,在更多的生活细节里就干脆把心放宽点:这都不要紧!我们正在学习如何求同存异,大方向仍然可以是相像与默契。

        此刻,再回头看那个“共同点越多,彼此越喜欢”的结论,我意识到自己之所以对其不满,是因为它忽略了时间的变量,更未提及人在关系中的主体性:亲密关系的双方完全可以在时间的推移中一起发现和创造出彼此越来越多的共同点啊。面对“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才会更幸福”的问题,我也慢慢有了自己的答案:人会变,关系也会变,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妄想如何“选”一个最合适、最相像的伴侣一劳永逸,而是在某些方面契合而相互吸引的基础上,愿意接纳彼此的不同、主动建立更多的默契,在相伴的岁月中变得越来越像,在越来越像的变化里携手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