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六一”说童心

        编者按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这是一个属于同学们的节日,更是属于童心的节日。童年,是无忧无虑的时光,也是成长的第一步;童心,是每个人心中的一片净土,也是热情和创造力的源泉。

        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同学们从不同的角度谈了自己的童年成长经历,并分享了自己对“童心”的理解……

  • 我和吴小如爷爷绵长的文字缘

        肖和(10岁)

        中国人民大学附属小学四年级(18)班

        我没有见过吴小如爷爷,但却有绵长的文字缘。老爸说,我出生的第二通报喜电话是打给吴爷爷的,爷爷当即大笔一挥:“和气致祥,和平康乐。岁次戊子八月十二日,萧和小友诞生纪念。吴小如祝贺。”这幅墨宝一直挂在我床头。客厅钢琴上方挂的“剑胆琴心”,以及沙发上方挂的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全都出自爷爷之手。

        爷爷还为我题跋过几本著作,印象最深的是《吴小如手录宋词》(天津古籍出版社2009年8月):“萧和小友存念。吴小如,二○一三年五月。”这本书是爷爷“择素所好及古人以为足可传世之宋词二百首,逐篇写之”。我挺喜欢这本书,笔墨恰到好处,结构堪称完美。

        收到了礼物,同时也有了“任务”。老爸问:“能不能两年半内背完?提前有精神和物质奖励。”我坚定地回答:“能!”于是立字为据,全心奋战,仅一年零三个月就大功告成,连老爸都甘拜下风,这是我何等的荣誉啊!可惜占用了我太多的游戏时间,但我还得好好谢谢爷爷和老爸,是他们给了我这次长知识的机会,我又“气自华”了一次。

        刘凤桥叔叔是老爸同学,又是这本书的编者,老爸请他题几个字:“萧和小友志气豪,学海扬帆逐浪高。长空万里乘风去,直下山河色正娇。萧和小友,吾同砚跃华之令公子也,人小志大,敏而好学,敬爱传统文化,犹爱诗词,据其父云此编二百篇皆能背诵,称为此编之第一读者当不为过也。后生中有此读者,亦此书之幸也。坚持下去,必有大功。因题数语助之。己亥三月编者一十附识。”

        “一十”是凤桥叔叔的微信名。他看到我和老爸“签字画押”背诵完的宋词有些半信半疑。有一次,我有幸参加凤桥叔叔组织的饭局,感觉他会考我,但我还是没有准备,结果出了洋相。这个“洋相”会使背过的东西“事如春梦了无痕”吗?

        我相信,等我某一天事业有成,屹立山巅的时候,这本书将会成为永恒的纪念!

  • 征画选登

        《杯中海洋》

        商容若(8岁)

        北京市丰台五小鸿业校区二年级(2)班

  • 永远的孩子

        王博谦(18岁)

        北京市第一六六中学高三(2)班

        能永远当个孩子吗?永远不长大,仅有最简单的烦恼,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这曾经是我最大的愿望。

        小时候,儿童节时学校通常放一天假,妈妈常会请假带我回家去过节。站在琳琅满目的玩具柜台前,我几乎是产生了幸福的眩晕,妈妈给我买了一套九连环。装在透明的塑封袋子里,碰在一起叮当作响。我立刻把它们全部倒出来,一个个地解开。九连环就是这样的,在解开之前兴致勃勃,在解开的一瞬间有无与伦比的快乐,而后却是难以言喻的失落。如今,大部分的九连环都已经遗失了,只有一个最复杂的至今仍没有解开,静静地躺在我的抽屉里,得到我偶尔的眷顾。十年都过去了,它见证了我从一个小学生成了一个高中生。我尝试了各种各样的方法都无法解开它,我甚至怀疑这是一个永远无解的九连环。

        时间过得飞快,我早已不是个孩子了,大家都对我说,你长大了。可我总是忘不了当孩子的那些时光。作为一个独生子女,我从小的快乐是隐秘而孤单的,在夏日的凉风里,在姥姥家的院子里。或许在角落里找到一只小虫子,看着它慢慢地爬;或许悄悄地把种子埋进土里,像种下一个小小的梦;又或许在空调屋里一遍又一遍地看同一部武侠电视剧,幻想自己也成为一个快意恩仇的大侠。那些一个人的快乐自由的日子也终于不再有了,如今,似乎生活只剩下了学习的重压,没有大把的时间供我消磨,没有时间仔细勾画一个梦,再把它放飞到遥远的天空上去。有的只是上学时从教室窗口望出去的四四方方的天,风吹过,树叶投在教室里的光影,瞬间变得零散。像风铃晃动着长长的尾巴。

        日复一日,上学,学习,放学。生命似乎也成了一个无解的九连环。

        又到了六一儿童节了,我拿起我的九连环,仍然解不开,但这一次,我并不沮丧,因为我想明白了:我所面临的烦恼,如果从一个更宏观的视角俯视,都渺小得不值一提。它们只是一个个九连环,似乎是无法永远走出的桎梏,又似乎永远都带着神秘的色彩,让人有探索的欲望。九连环使我看到自己身上仍有的一个孩子的影子,仍有儿时的固执和天真,它让我窥见生命的秘密。曾经,我想永远当个孩子,现在,并非我参悟了什么,而是生命用它固有的温和方式默默指点着我。

        “孩子”并非一种年龄阶段,而是一种心态。愿所有“孩子”,都拥有自己的快乐。

  • 第一次“独自外出”

        陈熙恬(11岁)

        北京第二实验小学白云路分校五年级(4)班

        小时候,关于我的趣事层出不穷。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些事情早就遗忘了,但童年里总会有些片段,让你记忆犹新。其中有一件“独自外出”的傻事,让我每每想起就忍不住会笑出声。

        小时候在家,爸爸妈妈上班后,总感觉被姥姥“软禁”在家中的我早就向往着脱离“牢笼”,到外面的世界看一看,听听鸟语,看看花红。我看着爸爸妈妈从门里门外进进出出,一边看,一边想:他们是怎样打开门的?

        有一天,妈妈去上班时,我躲在旁边看着她开门,她的手在一个小箭头一样的锁上转了两圈后,门就打开了。妈妈出门后,我踮起脚尖,一次一次地用小手去够小锁,可那个锁好像就在跟我作对,就是“不让我摸”。我气鼓鼓地坐在沙发上,等着自己长高,没办法,谁叫我矮呢!后来一有机会我就用手试着够两下。

        又过了几个月,我长高了,终于可以够到锁了。于是,趁姥姥不注意,我把小箭头转了两圈,打开门溜了出去。我在宽敞的楼道里溜达了几圈,透过走廊里的玻璃门,看见了小区里花红柳绿、莺歌燕舞,我正想走出去,只听“咚”的一声——头上撞了个大包。

        我顶着大包哭着跑回家,问姥姥为什么我出不去?姥姥把我领到阳台上,我看着窗户,好像没有什么稀奇的。姥姥敲着窗户笑着说:“傻孩子,这是玻璃。”她又说:“爸爸为了防止你这样的小坏蛋掉下楼,就给窗户装上了玻璃,那扇门也是玻璃的呦。”她忍不住笑了出来。我也笑了。姥姥是家里对我最亲切的人,每一次她笑时,我也会跟着笑,感觉特别温暖。

        记得上幼儿园的时候,老师曾经问我们,亲情是什么?当时我答不上来。但随着我慢慢的长大,“亲情”二字在我面前越来越清晰。亲情,是姥姥细心的照顾我长大;亲情,是姥爷精心教我写书法;亲情,是妈妈出差时做的一张作业打卡表;亲情,是爸爸带我去看世界;亲情,是姐姐带着我玩耍……这一切都体现着我们家庭的和睦,充满着我和家人浓浓的亲情。

        小的时候,我一直认为只有家里是最好的。长大之后,我见到了外面的世界。可是,就算外面的世界再精彩与繁华,总感觉缺少一份亲情。亲情是纯洁的,不是三言两语能够描述的。常言道,“金窝银窝不如家里的狗窝”,我还是喜欢我的“小狗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