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高考日记

        2019年6月4日 星期二 阴转晴

        开栏的话

        一个夏天,一场考试,一次别离。

        日历翻到6月,整个社会似乎都在为一件事儿忙碌——高考。对于大多数考生来说,这是迈向成人礼的重要仪式。然而,对它的事后回忆,难免会加上美化的滤镜;考前无数次的期盼和忐忑,都没有正面迎击来得真切。

        所以,就有了新一年的“高考日记”。今年高考,我们继续邀请考生、家长、老师,为我们记录这些即将绝版的人生记忆。

  • 相信自己!

        北京五中考生 高羽飞

        没有闹钟丁零零的响声惊扰我的耳朵,睁开眼,阳光正卖力地透过窗帘照进我的房间,翻身去够椅子上的手机,按开屏幕,“强烈”的光线使我眯着眼睛看了下时间,立刻关掉了它——每次需要闹钟叫我才能醒,今天居然这么早就醒了,平时我肯定会埋怨这可怕的生物钟,但今天我很平静。

        打了两个喷嚏,坐起来,裹好被子,转头望向书桌,脑子里不停循环着一个问题:“还剩三天我到底还能干点什么?”我开始寻找答案。

        出门找了间安静的自习室,外面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我的内心也不平静:回想起昨天最后一天上课,老师真切的祝福、同学们相互的加油打气历历在目;老师们的关怀,或激动,或感伤,一声声仍在耳畔萦绕。最后一次布置考场,同学们格外积极,也许是听到老师说布置考场可以攒攒人品,但我更愿意相信:大家是想让时间再慢点,在一起的时间再久一点。想到这里,眼眶有些湿润,长舒一口气,让心沉淀下来。

        放假了,自主性学习就尤为重要,这也是慢慢在和大学接轨。到了大学,就没有人能像高中老师这般卖力、这般督促,一切全靠自己。从此,由自己主导的人生拉开序幕。刹那间,顿觉高中生活温馨又美好。

        我来到门外,任由雨滴浸润衣服,抬头看看天空,相信明天会更好,

  • “忙而有果”

        北京市第十九中学教师 郝晨

        今天和每一天似乎没有什么不同。

        这一年,早起已经成了习惯:5点45分起床,6点15分出单元门。经常能和楼上的小伙子遇上,调侃问好“(同命)相连相连”——他是高三学生,我是高三老师。今天,他的笑容轻松了一些。我觉得,挺好。

        启动,出发。

        打开车窗,凉爽。广播里女主持正在播报“北京地铁为保障高考考生出行提供便捷服务,考生可凭借准考证快速进站……”确实,今天与往日不同了,因为离高考的日子又近了。

        听着广播,里面的内容总会让我时不时很认真地“走神儿”——“哎,这段材料是不是可以出个作文?”“用在《××》题下当个论据也还不错哟。”“嘉宾的这段论述角度很明确,说理也很充分呀”……上下班的路上,这样的情形应该就是“职业病”了吧。曾经和办公室的老师说起,她开玩笑地说:“真爱思考呀!但其实呀,你这叫‘魔怔’!”哈哈一阵笑。其实我知道,我们心里都特别希望自己某天听到的某个新闻、某个评论、某句话……能给学生们带来一些启发,换来他们考场上的丁点儿“灵光”。

        按天气预报的“指挥”,天空很听话地阴着,但是空气很通透。操场上,安静又清新,我绕着跑道走了几圈。心里有些异样的感觉,不知是为几天后的高考而紧张,还是因为最后一天答疑的相对轻松而悠闲。这种不安的心情,需要我在跑道上散散步、稳稳心。

        初三的学生们准备着马上开始的二模,初中楼里有整肃的气氛;高三的学生们在班里上着最后一天课,楼道里放着一些收拾出来的要带回家的书本——我想起了自己高考后坐在家中书桌旁一本本翻看着英语笔记、数学习题的场景,密密麻麻花花绿绿的笔迹,让我觉得不忍丢弃、不愿送人……他们,会和我一样吧?那堆起的书本高高的,但摆放得很整齐。

        办公室里,N老师用剪刀给班里的学生们剪着红绳,念叨着“戴在他们手腕上够长吧”。一段一段剪下,红红的一把。W老师准备着下午的最后一节班会,身后是特意买的芒果(“忙而有果”)和橙子(“学而有成”),电脑的PPT首页上写着班会的主题“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F老师轻声地给学生解答着疑问,如同往日。

        班里最有拼劲的学生拿着自己练习的作文提纲来问我,我在他不对的地方打了个小小的“×”。怕我的举动影响他的心情,我停下笔,抬头看他:“别慌!”他看着我,“我还是要把题审清楚。”点头,于是,我也就安心了。

        其实,我的内心中一直有种希望,希望每一个高考日可以和日常的每一个日子一样,平和笃定,这是一种踏实幸福的感觉……

  • 给自己讨个好彩头

        北京五中考生 孙琢璠

        还有三天高考。

        我不可避免、无法遏制地紧张。对于大部分像我这样的普通人来说,高考也许并不是展示,也不是挑战,而是一个令人紧张地被挑选的过程。这是一场针对能力、心态、智商、情商的多重选拔。像我小时候的朗诵比赛一样,甚至个人礼貌,都会被拿来当做评分的参考——十八年来,我一直很抗拒这种被人挑选的时刻,有一种无法预知未来的孤独。

        天气很热,从学校自习回家,我有点神经过敏,走在路上还在想高考会出什么作文题目、会考抛物线还是椭圆。每到这时心情就都有点衰:肯定猜不到啊,瞎浪费脑子跟感情。

        于是,这种孤独感又强烈袭来:我没见过的题、我想不到的方面,这对我的能力和心态来说,都是挑战。既然如此,我完全有可能失误。

        正在我心烦意乱时,面前出现了小区内的不知名恶犬。知名恶犬我都熟悉,主要是我跟他们主人比较熟,遇上就都不是事儿。但是这只恶犬,四下无人独它一犬,不好“公关”,因此就显得愈加邪恶。它看透了我的紧张,站在那里盯着我。我曾看透过狗,知道它们不愿意放过紧张心虚的人,再加上我天生一直比较招狗讨厌,于是事情就比较棘手。

        按照惯例我们僵持了一会儿,狗越发骄傲了,它竟然开始朝我踱来。我镇定了一下,分析爸爸教的“拿石头在手里吓唬狗”、“跟主人攀谈镇压狗”、“拿食物丢给狗转移狗视线”的方法都不太可行后,开始自己寻找解决方案。我觉得,至少不要让狗看出我的心虚。于是我将眼神坚定地凝注在狗身后的某一点,坚毅决绝,然后毫不迟疑地快步走去。这样,我就成功营造了威武的气势来掩盖心虚。而且如果狗要看我在看什么,它就需要回头;等它回过头,它就错过了攻击我的机会——据说在篮球和足球运动中,常常会利用这种微妙的时间差取得胜利。

        当然因为我没回头,所以我不知道狗做了怎样的举动。但是已经无所谓了,因为我也不需要回头。既然避狗如此,考试也大概相似。我的心情突然愉悦起来,想着再去新买一根机读笔,孔庙祈福的那款,讨个好彩头不说,多一个准备,多一份安心。

  • 给女儿一个小惊喜

        考生家长 郑勇

        今天是给女儿发“工资”的日子。一早起来,先通过微信给女儿转账600元。果然,女儿起床后习惯性地先抓起手机,便愉快地笑纳了当月的“收入”。在这个距离高考还有三天的日子里,给高考考生创造一个小惊喜,希望多少能够给一天的复习带来些许动力。

        每月4日给女儿发“工资”,是从今年1月开始执行的。那时,已经给女儿报了物理课外辅导班。每周日下午5点到7点,她前往培训机构补习两个小时,当天的晚餐只能在附近解决了。

        每次前往补习,女儿总会温柔地提醒:“爸爸,我的鸟食儿钱呢。”每次,只有在向我伸手要钱的时候,女儿才会表现出乖乖女的一面。于是,我总会受宠若惊地按照200元的上限发个微信红包给她。随后,就会收到女儿发来的“谢谢老板”的表情包。

        每逢我如此“谄媚”女儿的时候,都会遭到妻子的“鄙视”。最终母女两人经过讨价还价商定,本着独立自主、精打细算的原则,每月由我给女儿发600元“工资”,多不退、少不补。结果,从2019年1月起,我在每个月拿到工资之后,再按照“规定”给女儿发“工资”。

        其实,作为考生家长,我觉得女儿已经很“省钱”了。高考前夕,各类提分班、冲刺班不一而足。可是,每回与女儿商量是否需要报补习班,总是被她严词拒绝。

        至于那个物理辅导班,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女儿初三的时候,曾经在那家培训机构补习过。在那里,她可以“摆脱”我们的监督,与老师、同学打成一片。回想起来,青春期的女儿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叛逆的印象,或许与在培训机构放飞自我有很大关系。

        等到高三,那位老师提出是否需要补习帮助,女儿几经斟酌才选定了自己学得中不溜儿的物理。

        对于考生家长来说,面对那些连题都读不懂的作业、习题,所能做的无非就是出钱、出力,找个信得过的培训机构。可是,女儿似乎并不愿意参加什么培训、补习,宁可将自己关在自己的房间里。

        进入高三,学校在开家长会的时候,也强调学生跟着学校的进度走就行,不用报这个班、那个班的。事实上,学校也几乎占满了学生的课外时间。从高三开始,学校的晚自习由高二时候的8点半,延长到了9点。而且,每周六也要上一整天课。学校抓得紧,家长自然也就放心了。

        今天,即便距离高考还有三天时间,学校依然安排学生们全天到校答疑解惑,只是到校时间推迟到7点50分,放学时间改到下午5点,没有了晚自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