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饮下黄河水,永定河变了样

        永定河上游、位于门头沟的珠窝水库,五道闸门之一正在放水。哗哗的水流经过落差形成一股瀑布,白色的雾气升腾而起。这个场面,看得走遍了京城大小数百水库的水资源考察爱好者几分钟说不出话。“这些年,北京有哪个水库有底气这样放水?”

        难怪永定河水量大了起来。“永定河补水”的做法已经持续了多年,今年3月,永定河更是实现了首次跨流域补水,引进了山西、内蒙古交界处的万家寨水库的黄河水。

        黄河被称为中华民族的母亲河,而永定河则被认为是北京的母亲河。饮下黄河水后,永定河发生了哪些改变?赶在“世界环境日”到来前,记者从永定河上游、北京与张家口交界处,到下游北京与固安交界处沿河道走了一趟,倾听永定河边的人们给记者讲述这短短两个月来发生的变化。

        黄河水来了永定河变宽了

        沿着门头沟的斋幽路一路上行,便能到达北京与河北省张家口市的交界处。这里地处山区,公路与河道并行蜿蜒。这里就是官厅水库大堤之下、永定河在北京段的起点。

        “卢沟晓月”作为北京著名景观,永定河到卢沟桥已有几十米甚至百余米宽;但在斋幽路边,不过是一条不到10米宽的小河沟。水流颇是湍急,小沟河床里面的砾石让水面上带起阵阵浪花。

        “近10米宽,流速至少每秒1米……”张俊峰站在河边,望着河水默念了一会儿,“粗略估算,每秒的水量至少有20多立方米。”最近十多年他都在带领一些爱好者穿行于北京各处水库,边锻炼边考察环境、丰富知识,“以往这个季节,这里的水量极少,据我们估算,常常连每秒1立方米都不到”。

        流经约十多公里后,永定河进入一片相对平缓的山谷,宽度增加到约有三五十米,水流速也放缓一些。公路旁的广播里播放着水务部门的通知,提醒人们注意安全。河边正有工人在植树,来自河北的工人在门头沟的绿化部门打工,提起这水量,他也颇是兴奋,“听新闻说,今年北京引来了黄河水嘛。”

        常年在河边工作,工人师傅见惯了少水的永定河。“河水比起往年至少深了两米”,由于河床呈梯形,“能深两米,水量就得增加至少几倍,而且水的流速也大了很多。”此外,以往每年只有6月才能见到如此水量,“上游水库为了防汛放水,河里的水才能多些,不像今年,开春之后就一直这样哗哗流着。这一个月的水量恐怕比往年一整年还多呢。”

        在北京市水务局网站上可以查到,今年3月初,官厅水库的日均出库流量为每秒0.64立方米,至3月中旬逐渐增加,3月下旬达到每秒近30立方米,到5月份达到每秒40立方米。

        从官厅水库流出后,永定河到达的下一个水库是距离官厅约25公里处的珠窝水库。在这里张俊峰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惊,珠窝水库五道闸门之一正在放水,而且水量相当可观。他兴奋得举起手机拍照,“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场面了。”

        河道所经之处,常常可见往年在缺水河道中长起来的小树,如今树干都已被淹没,甚至只剩下树梢能露在水面之外。而附近的村民介绍,此前这些河道有不少地方除雨季之外常常是断流的,永定河一条河便变成了无数互不连接的死水塘。

        鱼虾多了游客来得早了

        珠窝水库有个更为市民们熟悉的名字——珍珠湖。作为依水库而被北京人所熟悉的景区,向阳口村的村民们也感受到了水流量大起来后的变化。

        这个村子位于库尾,即永定河刚刚注入水库的地方。“比起往年,水深了将近两米。”路边经营农家乐餐馆的先生说,“水质也不错”。“来咱家尝尝不?今年水又多又好,鱼虾一点儿不腥气。”

        村里的老人说,珍珠湖景区作为北京人的旅游地点已有近二十年历史,纵观历年,虽然向阳口村以水库为特色,但蓄水量从没有这么大。“哪像现在,走到岸边一弯腰就能摸到水啦。”而旅游往往受到季节制约,经常是“靠天吃饭”,雨量大一些,水位稍高,气候更舒适,才会有更多的市民驱车从城里前来。“今年不一样,已经有几拨早早来咱村里吃饭、游山玩水的游客,他们回到北京跟亲朋好友一宣传,就带来了回头客。”

        同样因水量上升感受到旅游气氛改善的,还有珠窝水库5公里外的沿河城村。这个村子一样守着永定河,作为数百年的军事要塞,至今保留着明清时期建设的城墙。河水距离城墙仅隔一条公路,另一侧则靠着陡峭的山坡,“听说古代永定河水量大的时候,站在城墙上就能扼守道路。”不远处的山头上,还有近代战争留下的碉堡。

        站在城墙上,张俊峰看出了另一个问题,河水从山沟里流过,山阴面的植被明显比山阳面的茂盛。“按理说,山阳面有更好的光照,树木应该更多;但是在这里,由于水量少,山阴面蒸发相对较慢,反而更利于植物生长。如果永定河能保持今年的水量,几年之后咱们再来这里看看,山阳面的植被一定会超过山阴面。这就是水对生态的巨大影响。”

        从官厅水库至门头沟城区,沿途时常可见摩托车、自行车骑行爱好者,“一天时间从城里到官厅打个来回。”比起城市里,山区清爽的气候更让他们乐于到此锻炼、游览,水量大起来之后,清新的空气和水流的声音让他们觉得环境更舒适。

        生态好了水体自我净化能力强了

        官厅水库下的永定河旁的道路上,由于已经进入深山,骑行爱好者、过往车辆都不算多,但每隔不远都会有一所约有两三米见方的小房子,两扇小窗面向道路打开,上面挂着五个字:环保垃圾房。附近村民们说,这些垃圾站就是为了沿路而行的游客和工人们设置,定期有专人清理。

        “不往远了说,就说十多年前,河边的树木远没有现在多,也没有现在这么规矩。河岸边上随处可见工程废料、生活垃圾,尤其是矿泉水瓶、塑料袋最扎眼。”沿河城的一位村民大叔说。如今河岸边已看不到垃圾,“这和水量大小有明显的关系,因为游客喜欢在浅滩上玩儿,偶尔还会去蹚水,水少的时候,浅滩距离公路和村庄远,游客会认为扔了垃圾也没有人会看到。而河面变宽以后,乱扔垃圾的现象就会减少很多。”

        住在河岸边的村民们,将生活污水排入河流本来是平常事,但如今这种现象也改变了。在向阳口村的道路上,有师傅正在路面上抹泥施工,“这是咱村里的污水处理工程。”村里的生活污水已不再向河道、水库中直排,而是经过一系列处理达到相当严格的标准后才会排放。“早年间很多村都有点儿加工厂啥的,村边儿排水沟进河的地方都有白沫。现在您沿村瞅瞅去,哪还有这样的事情。”

        张俊峰解释,水量增加后,水边的生态环境更容易实现良性循环。水体本身具有的自我清洁能力便是来自于生态,水增加带来了更好的微生物环境,更多的微生物又为植物动物创造了生存条件,这些动植物则会进一步增加水体自我清洁的能力。

        未来几年永定河还将继续补水

        永定河到了三家店水库便出了山,再往下游走,从京良路至房山,到北京大兴与河北固安交界处的大桥,暂时还没有水。比如大兴区南地村往东,就有一条水泥路直接铺过河床。

        大兴的辛庄村也在交界处河边,当年的老村长、现在78岁的代林老爷子回忆,早年间永定河不仅有水,还能产鱼虾。这种情况到上世纪70年代发生了改变,随着上游水库蓄水和降水减少,永定河逐渐断流。

        辛庄西北边的韩家铺村,一位老先生正在村里体育场上打篮球。“太热啦,永定河有水的时候,咱这村里的气候比现在舒服得多。”除了水边的凉爽,他还颇怀念永定河里的大鲤鱼、鲶鱼,“大队捞鱼,家家户户都能分到,很好吃。”

        永定河综合治理与生态修复项目,如今已是国家《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中的内容。按照规划,2020年永定河将恢复全线通水,2025年完成治理修复目标。根据水务部门的信息,今年官厅水库共收水1.2亿立方米,永定河因此补水后,40年来首次实现了山峡段河道不断流。

        “今年补水的效果很好,不过永定河补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包括河道下渗等都需要大量的水。”北京市水利规划设计研究院的专家张敏秋说。

        按照之前的计划,从山西万家寨水库引至官厅水库的黄河水,今年将分两次补给到位,第一次是3月至6月,第二次是8月至10月。随着雨季到来,永定河还能得到不少水量补充。“永定河下游河道有几百米宽,短时间内无法恢复到这样的规模,首先要争取实现水流带。”张敏秋说。

        河畅、水清、岸绿、景美,这是永定河未来治理的工作目标。

        本报记者 张硕 文并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