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一些已“疏通” 有的仍“梗阻”

        北京首条“自行车专用路”的开通,为城市自行车路网打通了一条重要的“动脉”。近一周时间,通勤族们正在“喜提”这条畅通欢快的骑行之路。

        近几年来,北京一直在努力为骑行者创造良好的骑行条件。除了这条连接回龙观和上地的专用路,其他地区一些自行车道的疏通工作也进展顺利,为周边居民的出行带来了方便。但与此同时,还有一些自行车道仍在遭遇“梗阻”,有的骑到一半断了头,有的甚至变成了不折不扣的机动车“停车场”。

        疏通

        双排自行车道更有序 还挡住了机动车

        位置:平安大街北侧

        东起东四十条,西至官园桥,总长约七公里的平安大街是城市核心区的一条重要交通干道。因为沿线有什刹海、北海、南锣鼓巷等景点,这条路一直都是人多车多,对自行车的通行也一度很不友好。

        “原来这里路边停的全是汽车,自行车道已经挺窄了。而且路上大车又多,骑车挺危险。”协管员老夏在平安大街的多个路口已经值勤了两年多,他也见证过多次骑车人被行车和违停车辆“两面夹击”的场景,“后来有一天这里装了栏杆,秩序就好多了。”

        老夏所说的,是2017年10月交管部门在平安大街采取的交通优化措施。根据平安大街不同路段的特点,交管部门设置了一系列白色分隔护栏,将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道分开。在张自忠路、地安门东大街、地安门西大街的部分路段,非机动车道的中间甚至多加装了一排护栏,使车道一分为二。每条非机动车道的宽度都不足以让机动车进入,这解决了机动车占道违停的问题。

        “双排自行车道”的出现,还避免了骑车人之间的互相抢道。记者沿平安大街由东向西骑行时发现,车速较快的电动车大多会选择双排车道的左侧行进,而车速较慢的自行车则是走在右侧车道。这种自行车“快慢道”的设置也让骑行更有秩序。

        在平安里西大街的北侧,记者还看到了另一项保障非机动车路权的举措——“内嵌式停车位”。与以往被规划在非机动车道外侧的停车位不同,新的停车位被设计在了机动车道与非机动车道之间,就像“嵌”在路中间一样。旅游大巴司机郭师傅表示,这种设计对司机和骑车人都有好处。“司机停车不用再注意周围的自行车了,骑车人也更安全,不会跟汽车起冲突。”

        梗阻

        自行车道“断头” 骑车人骑上大马路

        位置:双桥路与双桥中路交叉路口

        “这儿都断了好几年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修。”在双桥路与双桥中路交叉路口的东北角,两块石墩子把自行车道挡了个结结实实。下午五点半,附近居民老刘刚从旁边的机动车道上骑车经过,像他一样选择在机动车道上混行的人还有很多,“常骑的人都知道这儿挡住了,就骑在大马路上了。”

        双桥中路的上方是广渠路高架桥。老刘表示,当初修广渠路带动了双桥中路的拆迁整治。整修过后的非机动车道大体都挺好,可偏偏到了路口这里断了头。老刘指了指自行车道延长线方向上的一座旧房子,“主要就是这房子挡住了,自行车道只能拐弯了。”

        自行车道拐弯之后,与旁边的机动车道形成了一个交汇点。因为两条车道间有绿植遮挡视线,从自行车道骑出来的车很容易与汽车发生碰撞,交汇点放置的石墩也是为了避免发生事故。老刘表示,虽然这种做法有一定的保护作用,但也导致了机非混行现象更加严重,从另一角度也增加了危险。

        记者看到,这条自行车道虽然遭遇了“断头”,但骑在车道内的自行车也并不是完全无路可去。自行车道的“终点处”与人行道有一个连接的小坡,自行车可以骑到人行道上继续前进。这样虽然可以避免机非混行,但却可能造成行人与非机动车的冲突。

        “除了这儿断头的问题,前边还有个不人性化的地方。”顺着老刘指示的方向,记者看到,在广渠路高架桥下,沿途摆放着许多黄黑相间的水泥墩。而在双桥路与双桥中路交叉路口西侧的桥下,有一个可供非机动车南北穿行的“小口子”,但宽度只够一辆自行车或电动车通行。每次南北向绿灯亮起后,非机动车都会扎堆堵在小口子旁边。有秩序时还能“先进后出”或者“先出后进”,但更多的时候则是进也进不去、出也出不来,绿灯结束还僵持在原地。

        自行车道成“停车场” 已提上治理日程

        位置:石佛营东路

        下午六点,石佛营东路上的“骑车族”开始多了起来。然而仔细一看,这些人全部都在机动车道内骑行。每当身边驶过小汽车,骑行者都得赶紧把车龙头往右一倾,骑到更靠路边的一侧。而身边约摸半米距离,则统一停放着车头朝外、车尾朝里的小汽车。

        “这明明有非机动车道,就是走不了。”骑车者小王抱怨道。顺着小王指引的方向,记者在现场看到,非机动车道近乎“藏”在了小汽车“肚子”下。从地面的标线和自行车图案标识可以知道,这些停放的机动车明显“鸠占鹊巢”了。记者沿路南粗略统计,长约500米的路面,满满当当停放了约百辆小汽车,路北情况同样如此。

        “几年时间了都这样,车多没办法。”家住附近的石大爷说,眼下这里路侧停车不收费,所以机动车基本停在此处,很多时候骑车人要么选择走机动车道,要么直接骑上人行道。“有些骑自行车和电瓶车的冲上人行道,对我们老人很不安全。”而居民王鹏则表示,不论白天还是晚上,“车好像就没少过,有人来巡逻也只是看有没有小商小贩,没注意到有人管过非机动车道的情况。”他认为,虽然这条路往东走是一个“断头路”,骑自行车的人没有主路多,但是快递、送餐等人员较多,“应该腾出一条道,专门让骑车的人走里面。”

        六里屯街道综治办一工作人员表示,石佛营东路路南和路北分属六里屯街道和东风乡管理。针对此情况,大约四月份,交通队、六里屯街道办事处和东风乡三个单位便召开了现场会。“交通队负责牵头申请道路编号,编号后就可以执法了,同时也要对道路进行改造。要公平嘛,只是汽车走道不行,自行车和人也得走道啊。但是得市里相关部门审批,需要时间。”

        正说

        还自行车行车空间 需加强规划和执法

        “北京此次开设自行车专用路是一个非常好的探索和尝试,对城市缓堵、节能减排、发展绿色交通都大有裨益。不过也要看到,目前机动车侵蚀非机动车道的现象依旧比较普遍。”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城市交通与轨道交通研究中心副主任吴洪洋说,过去大家感觉不是很明显,如今这个问题相对突出了。

        吴洪洋透露,这背后有着现实原因。一方面,最近两年共享单车发展很快,人们骑车出行的需求更高了;另一方面,由于自行车出行分担率的提升导致更多的人关注自行车停车空间和行车空间,更关注自行车路权了。

        吴洪洋介绍,此前自己的团队做过调研,发现人们骑自行车出行主要面临两个问题和担忧:不安全和不连续。“不安全主要是由于机动车大量占据非机动车道,导致自行车行车空间被占而被迫骑到机动车道;不连续则是因为多种原因给骑行带来不便。”他认为,相对国内其他城市,北京的道路条件是比较好的,可以继续优化城市的骑行环境和骑行基础设施。“这次自行车专用道的试运行,表明政府愿意投入更多的精力、金钱和资源去鼓励人们绿色出行。”

        从长远来看,吴洪洋建议住建、交管、城管等相关部门,应当进一步加强非机动车道的规划建设,加强对非法占用非机动车道的执法。“城市交通要可持续发展,就应该采取多项措施大力鼓励步行、自行车和公共交通出行,让他们成为城市居民出行的首选,逐步减少小汽车出行需求。相关部门对不合理的施划空间应逐步清理,还原自行车空间;对非法占用非机动车停车道的行为应严格执法,加强处罚。”与此同时,他认为还应提升执法手段。“可以安装摄像头,在地面埋设一些感应设施等,利用多种技术手段实施综合执法。”

        本报记者 李松林 莫凡 文并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