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住这公园边上 想安静太难了

        临近高考,如何减少噪音扰民是很多家长关心的事。记者采访中发现,同是噪音污染,同是有法可依,广场舞、露天卡拉OK这类问题治理起来,却比施工噪声更难,这类噪声没有“工期”会一直持续,治理后反弹性强。近日,方庄体育公园周边居民再次反映公园存在噪音扰民问题,在高考这个特殊的时间点,居民们尤其盼着这些问题能尽快得到治理。

        讲述

        这里几乎没有消停的时候

        “最严重的时候,震得玻璃都颤,考生怎么复习?”一位家长无奈地说。前天晚上,记者赶往方庄体育公园,隔着马路,便已听到公园里的“锣鼓喧天”。

        晚6点以后,是公园里最热闹的时候。公园广场上,至少有5个正在跳广场舞的中老年人群体。各群体为了避免自己被干扰,他们所用的音箱无论个头大小,都“拼尽全力”,伴奏一声高过一声。公园的小树林里,露天卡拉OK也开场了,有人自备了音箱、调音台、显示器,唱歌的人一首接一首。这样载歌载舞的情景,从晚饭后一直要持续到深夜。

        “从早8点开始,到晚10点半,噪声不停,学生、居民都受影响。”芳古园小区一位居民说,每天早上8点,公园的游乐设施最先“发声”,各种电子音效楼上听得特别清楚。到上午9点,大大小小的合唱团聚集而来,足有几百人,不只是唱歌,现场还有电子琴、长短号、锣鼓的伴奏,搅得人心烦意乱。过了中午,广场舞便进场了,晚上还有卡拉OK,一天下来没有消停的时候。

        “公园里还不定期搞各种活动,几个大音箱摞在一起,吼起来家里窗户都跟着颤。”本周一晚上,公园里就有这样的活动,一些居民无奈报警。其实,长久以来,对于周边的很多居民来说,忍耐、要求相关部门协调、报警、再忍耐,这样的日子不断循环着。公园里分明有宣传横幅,劝导大家将噪音控制在70分贝以下,可也无济于事。

        记者现场询问居民得知,原来为唱歌跳舞提供的那些设备也不全是“纯公益”,卡拉OK5元3首,一些广场舞也收电费,10元包月,有居民质疑这样的现象涉嫌经营:“我们举报过,但是调查取证很难。”“这也就是近两年才出现的问题。”

        那么,这个时间内究竟发生了什么?方庄体育公园为何一下成了众矢之的?记者调查发现,近两年来,北京各大市属公园都加强了对噪音问题的治理,以天坛公园、北海公园为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北京市环境噪声污染防治办法》、《北京市公园管理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公园里不但有管理人员劝阻,还有展板宣传等一系列办法的跟进,所以,大型广场舞、合唱团逐渐从市属公园“退潮”。

        反观方庄体育公园,虽然管理也有,但相对薄弱。“都是百姓的娱乐,管不了啊。”公园内的安保人员在露天卡拉OK旁,听了3首曲子,没敢说一句话。方庄体育公园邻近地铁蒲黄榆站,交通便利,记者现场询问得知,来唱歌跳舞的人不仅有从各大市属公园“转战”而来的,更有从南五环、南六环慕名而来的。

        探访

        楼上楼下声音差别特别大

        方庄体育公园周边有芳古园一区、二区及芳城园二区,都是高层居民楼,其中,芳古园和公园仅隔一条窄马路。高层居民楼多面环绕,成了“立体音响”,公园里飘出的各种噪音,就好似在山谷间回荡,久不消退。记者站在公园里听,来唱歌的人水平都相当不错,跳舞所选择的伴奏,也多是耳熟能详的歌曲。可来到居民楼里,尤其是往高层走,声音就完全不一样了,各类声音混杂在一起涌上来,所能听到的只有烦躁的鼓点,以及带着颤音的“哎……”“啊……”。

        环境噪声是有限值的,居民住宅白天不超过55分贝,夜间不超过45分贝。曾有住在公园周边的居民在家用软件测出90分贝的数值,“这个数值当然不能代表官方的测定,但是一个老年人,专门学智能手机,专门找人给下载软件来测分贝,这是多大的动力?”

        方庄地区办事处工作人员对此表示,多年来,办事处从未间断过对该问题的关注,一直在想各种办法治理,但收效甚微。方庄体育公园非市属公园,产权单位为首开集团,公园的实际管理工作租给了另一家公司。为解决噪音问题,办事处给管理方发函。此外,还召开多方参加的协调会,制定了相应的解决办法。

        “为了保障考生,我们也会有新一轮的措施。”工作人员表示,从今天上午开始,平安建设办公室工作人员来到现场,对来进行合唱等活动的一些团体告知说明,要求至少在高考这几天暂停来公园活动。同时,要求公园管理方进一步加强宣传和管理。

        建议

        从现象破题从源头治理

        宋家庄地铁站I口外的小广场上,也是广场舞聚集的地方。昨晚,小广场旁来了多名安保人员,对来跳舞的居民进行劝阻,但噪音却没止住。从居民们拍摄的现场视频来看,广场上空无一人,但音乐伴奏仍然震天响。“那个放音乐的人平时就是领舞的,广场上没人,音乐她也照放,声音比平时还大。”

        由此可见,噪声的源头不是唱歌跳舞,而是大大小小的音响、伴奏设备,很多市属公园在治理相关问题时都注意到了这一问题。“我们防治的是噪音,不是老人们的娱乐活动,这个一定要分清楚。”北海公园管理处工作人员介绍,除了安装噪音分贝测试仪、加强宣传外,公园还规定,禁止大于A4纸的音响设备进入公园,禁止管弦乐器及打击乐器进入公园。

        记者探访了几个大型市属公园看到,加强管理后并不是一片死寂,老人们在不干扰其他人的情况下,仍然可以唱歌跳舞,一部小录音机发出的声音,半径十几米外几乎就没什么干扰了。

        对于广场舞、卡拉OK带来的扰民问题,北京市政协委员朱良说,广场舞、露天卡拉OK扰民,确实是一个普遍性问题,也是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之所以难解决,就是存在利益问题,居民和跳广场舞的人利益不统一,总有一方利益受损,问题才难以平衡。他建议,至少在高考这个特殊的时间点上,各部门加强管理,形成一种长效机制,即在高考及高考前一周内,禁止类似噪音污染较大的娱乐活动。

        本报记者 景一鸣 文并摄   

  • 无照运营的黑摩的被查扣

        每天早晚高峰,高碑店地铁站附近总会出现一些黑摩的,往返于地铁站与附近的写字楼之间。记者在探访中看到,这些无照运营的黑摩的存在很大安全隐患,行人、正常行驶的非机动车面对这些横冲直撞的黑摩的往往躲闪不及。

        昨天晚高峰记者回访发现,经过治理,黑摩的已经不见了踪影。据悉,报道刊发后,属地会同相关部门开展联合执法行动,查扣黑摩的5辆,未发现三轮摩的逆行行为。下一步,属地相关部门将加强巡视,防止此类问题复发。

        本报记者 张群琛

  • 这两处红绿灯终于修好了

        朝阳区大山子路口、亮马河南路上的两处交通信号灯,一个背对路口,另一个红灯时间长达十多分钟,给行人通行带来了不便。4月16日本报对此进行了报道。近日,记者回访时看到,在大山子路口,曾经背对路口的信号灯经过维修,已经调整了角度,路口东侧由北向南过街的行人,如今无需再频频回头参照身后的信号灯了。

        亮马河南路与新东路交叉口,信号灯经过属地交管部门的维修和调试,缩短了红灯等候时间,切换红绿灯的方式,由人工按钮式调整为了固定时间变灯。除此以外,考虑到该路口行人过街需求大、老人多,交管部门也对行人通行的时间进行了加长。      本报记者 陈圣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