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预付卡咋就成了吞钱卡

        贾亮

        预付费模式变圈钱套路

        不能让跑路者逍遥法外

        北京的张先生去年年底在浩沙健身金隅店,办了100节私教课和一张三年的健身卡。然而从今年4月开始,张先生发现,健身房陆续出现团操课取消、游泳池关闭、断热水、经常性断电等问题。5月份,被告知健身房已经关闭。浩沙健身多家门店快速撤店,让花钱办卡的会员倍感郁闷……

        健身房关门、老板跑路的消息并不罕见。正因如此,越来越多喜爱健身的人,宁肯多花点钱、多跑点路,也要选择大品牌。可作为国内最早的连锁健身品牌、在全国拥有超过160家健身房门店的浩沙健身,看来也靠不住了。

        几天前还大张旗鼓宣传、超低折扣办卡,几天后就闭门歇业、溜之大吉的重灾区,还有美容美发业、洗车行、校外兴趣班等。它们几乎都采用同一种营销模式——预付费,就是先交钱才能享受到产品或服务。预付费模式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中小企业的资金缺口,为其进入市场抢占先机赢得了时间,家门口、小区里的设店思路也让消费者能更方便地获取服务。

        看似你情我愿、互利共赢的预付费模式,却因为监管体制不完善,导致不少利欲熏心的商家,将预付费模式变成了圈钱套路。圈钱跑路现象频发,一是这些商家抓住了消费者对健康和时尚的心理需求,二是因为开办类似机构的门槛太低、成本低廉。面对坑一个算一个、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不法商家,考虑到诉讼成本远高于预付费用的现实,一般消费者也只能发发牢骚,认栽了。有网友直言不讳地说,办过这种卡的人,有几个人没被坑过,只是被坑多少的问题。

        商家跑路的行为,严重侵犯了消费者利益,是预付费市场健康发展的一大隐患。近年来,各地都在探索建立加强预付费管理的地方性法规,或者多部门联合开展突出问题专项治理。

        靠局部小气候难以撼动大环境,靠阶段性的专项整治无法从根本上铲除痼疾,常规性的惩处既不足以教育跑路者绝不再犯,恐怕也无法产生震慑效应以阻止新来者。但成熟市场的建立,离不开点滴的努力,离不开各方的付出。据悉,北京也将建立起长效工作机制,将这项治理真正纳入法治化轨道。

        有关部门的管理,也应跟上预付费市场发展的步伐,运用法律框架卡住预付卡乱象;为了防止圈钱套路,更要提前为预付卡设卡;全程对预付费的资金进行监管,可以提前从预付费的金额当中提取一定的保证金。此外,可以借鉴第三方监管的方式,由专业的金融机构来专门保管消费者的预付资金。在发现商家跑路后,要依法追究,让不良商家将吞下的预付款吐出来。此外,可将其列入“黑名单”,终生不得进入预付费市场;设置“天花板”、设置收费限额,尽可能维护消费者的利益。让消费者预付费的同时,收到预付的一份心安。

  • 卖的是艺术,还是营销术

        张丽

        钻卷帘门、百米冲刺进店、十分钟内买走所有T恤、扒走模特身上的衣服……近日在北京等地,一款售价不到百元的T恤遭到消费者不顾一切地疯抢,场面混乱,令人不可思议。

        被消费者争相购买的T恤,是由一家品牌店联名美国街头艺术家KAWS设计的。就算是这名街头艺术家大名鼎鼎,就算是最后一次出联名款且比日本早几天发售,但区区一件T恤,能包含多少艺术元素?参与疯抢的又有几人是为了追捧艺术?像星巴克的猫爪杯一样,引发如此失去理性的疯抢,让人无法理解。

        把自己的钱花在什么地方纯属个人自由,但无论是当年某网红奶茶店门口排起的长队,还是网络上黄牛高价倒卖的“抖音爆款”,都意味着当下跟风消费已经成了一种无法忽视的社会现象。而某些商家也极为精明地利用了部分年轻人不成熟的消费观制造饥饿营销。比如4月,一家主推帆布板鞋的潮品店就对购买者作出了一系列令人匪夷所思的限制:买鞋要用身份证登记、没同时穿着该品牌的鞋和衣服无进店资格……该品牌在第二天又就此道歉,借着热度再炒作一番。

        至于此次销售T恤的品牌店,一向有联名搞营销的传统。以前顶多也就是粉丝出于情怀捧捧场,但这次又是“末代款”,又是“提前发售”,噱头搞到极致,吊足了粉丝的胃口,更炒热了黄牛的“场子”。果然,淘宝等电商平台上,被疯抢的T恤和布包以翻了好几倍的价钱出售,只是随着质疑声起,炒作起来的价格逐渐走低。

        也许黄牛此番折腾并没有拿到倒卖猫爪杯那么多的利润,但足以引发羊群效应。比如昨天就有不明真相的人跟着抢,抢的是什么、为什么抢似乎根本没考虑。也有的消费者表示,如果不去抢,会觉得自己落伍了。这不是健康市场和理性消费应该有的样子。何况此类疯抢场面极易失控,无论是店面还是顾客,人财物都容易受到侵害。当然,理性的消费者还是占多数。不少网友留言表示“看不到这T恤的美”,不理解为何会疯抢,应当坚持选择适合自己的产品。

        在商言商没有错,但作为知名企业,还有引导市场、引领消费者的责任,不能光顾着制造噱头营销,而忽视了自身品牌的美誉度。毕竟消费者总会成长,盲目跟风的不理性行为终究不是主流,而企业剑走偏锋的营销术玩多了,带了“坏头”,那不仅可能毁了自己的商誉,也会让更多的消费者心生厌倦。

  • 总也够不着

        不少公司都设置了全勤奖,原本是要鼓励劳动者按时上下班。可在执行时相当严苛,迟到或因不可抗因素无法按时打卡,就要罚钱,正常休年假也要扣除,以致有的员工抱怨“发烧我都没请假,就是为了能拿全勤奖”。 全勤奖简直成了“吊着的胡萝卜”。李嘉    

  • 员工想跳槽 平台怎能“告密”

        冯海宁

        “我确实想跳槽,但还没考虑清楚,只是在求职网站上更新了简历,现在老板都知道了,我真是‘骑虎难下’。”近日,在北京一家语言培训学校工作的李先生感到无奈。记者了解到,李先生所在的公司是通过第三方平台提供的“人才流失预警机制”功能从而掌握了员工动向。

        “骑驴找马”是职场人跳槽前的通行做法。坦率地说,“骑驴找马”行为本身就有风险,操作不当,有可能违约又违法。从单位角度来说,职工“骑驴找马”将会给单位造成不良影响或者损失。劳动者跳槽固然应当守约守法,但无论是第三方平台靠泄密跳槽者动向来牟利,还是用人单位花钱购买泄密信息,都是不合法的。据调查,用人单位只要向第三方平台支付费用成为会员,就可享受实时监控员工动态、流失预警第一时间推送、专属客服通道等服务。

        第三方平台出售跳槽者有关信息,是违法行为,只有严惩才能纠正。对于此类行为,《网络安全法》规定,主管部门可以根据情节单处或者并处警告、没收违法所得、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十倍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可以责令关闭网站。

        同时,被泄密的劳动者也可依法维权。行政处罚和民事赔偿同步进行,必然能够让泄密的第三方平台付出沉重代价。

        从用人单位角度来说,应该通过合理的薪酬福利制度预防员工跳槽,降低离职率;还可以通过与员工积极沟通解决跳槽问题,而不应该偷偷摸摸“监视”员工。从法律角度来看,如果用人单位购买劳动者相关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也可能构成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