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画痴”乾隆

        上接34版

        《富春山居图》的真与伪

        “书画痴”乾隆当然要把两幅《富春山居图》凑齐,于是他命人去打探沈德潜所描述的这幅画的下落,得知其被清代著名鉴藏家安岐收藏了。安岐祖上几代都为盐商,家资巨富,故而安岐本人自幼饱读诗书,喜爱鉴藏书画古董名作,据《文端公年谱·康熙五十九年》记载,安岐收藏的书画古董名篇中,上至三国魏晋,下至明代末期,收藏范围极广,数目甚丰,其中有许多历代精品,《富春山居图》真迹也位列其中。

        按说皇帝想要某幅作品也得旁敲侧击地找原藏家商量,但还没等乾隆爷张口,安岐家就家道中落,让他不得不把家中收藏的很多古书画拿给书画圈的达官显贵们品鉴,希望能让这些不得已要被卖掉的作品有个好的收藏家接手,自己也能换个好价钱。但在士农工商排序的封建社会,商人尽管富有,但地位低下,盐商世家出身的安岐没有机会直接把画卖给乾隆。安岐接触到了乾隆的宠臣富察·傅恒,富察·傅恒自己并不喜欢书画,但他知道乾隆喜欢,就用书画顺势讨好皇帝,把这些作品给了乾隆。乾隆不费吹灰之力就名正言顺地获得了《富春山居图》的真迹。

        可好笑的是,尽管乾隆将真伪《富春山居图》对比着看,但还是觉得伪作比真迹好,他继续在伪作上不断写着题跋,甚至每看一次都要用流水账一样的诗词在画面上感叹一番。乾隆至死不知他爱错了,之后很久才被人称“徐半尺”的徐邦达先生分辨出真伪。不幸中的万幸,恰恰是乾隆误把赝品当真品,才让真迹免于沦为乾隆“流水账日记本”的命运,真是让人啼笑皆非。

        “诗人”乾隆

        中国自古诗书画印不分家,故而乾隆除了喜欢鉴藏,还特别喜欢作诗。

        历史记载乾隆一辈子写的诗超过四万首,而乾隆活了大概89岁,如果乾隆从10岁开始写诗的话,那么基本上每两天要写出三首诗出来。乾隆的创作数量几乎与《全唐诗》持平,更是远远超过大诗人李白、杜甫的产量。

        不过乾隆和李白、杜甫的诗作质量完全不在一个水平上。作品基数巨大却找不出几首好诗,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乾隆写过什么诗,除了那首大臣帮他圆上的《飞雪》。这首诗是乾隆看见天上飘起片片雪花,诗意大发,写下了前面的三句“一片两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九片十片无数片”。然而在写最后一句的时候,乾隆开始犯难了,不知道这一句应该怎么写才能称之为点睛之笔,所以就一直空在这里。

        乾隆的臣子中有纪晓岚这样有才的人,在看到这三句怪诗之后,便明白了乾隆的难处。纪晓岚就说,自己看见漫天大雪,突然想作一首诗出来,但觉得自己写的不是太好,只能沾沾乾隆的光把这首诗给续上,于是就加上了一句“飞入芦花都不见”。现在,这首诗放在小学一年级上册的语文课本里面,成为了小学生必背的诗文。但如果没有这最后一句点睛之笔的话,这首诗简直就是打油诗。不过语文课本上并没有写明作者的名字,也许从严谨的学术研究角度而言,不能说这就是乾隆爷的诗,也许这件轶事多少有些戏说的成分。

        虽然乾隆皇帝喜欢在书画上“牛皮癣”似的盖章和题跋,其品鉴能力让后世人忍俊不禁,但联系他在品鉴作品时难以掩饰的喜悦之情,这些也都情有可原,而且他也做到了自己所推崇的“寓意与物”的境界。更重要的是,“书画痴”乾隆对待这些他喜爱无比的书画作品,也都是留给了后世人的,没有将任何一幅书画作品为自己殉葬。如此看来,世人的啼笑皆非,更应该被理解成对这位“画痴”的忍俊不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