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罗大佑:坚持两三个小时演唱会体力没问题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06月08日        版次: 09     作者:

    时隔一年半,今晚,罗大佑“当年离家的年轻人”巡回演唱会将回到北京,在工人体育场上演“摇滚旗舰版”。随之而来的是某些不解:生于1954年的罗大佑很快就要65岁了,昔日的一众摇滚朋友们大多已谢幕老去,年逾六旬的罗大佑还能掌控一场体量庞大的演唱会吗? 一场演唱会动辄两三个小时,而且以“摇滚”为主题,意味着演唱和弹奏更加消耗体力。“坚持两三个钟头甚至四个钟头都没问题。”罗大佑回答很自信,一年多来,除了必不可少的健身锻炼,几乎每个月,他都在台北有一场演出,舞台变成了工作场所,唱歌也成为生活中如同呼吸一般的一种节奏。“现在的音乐人都越来越注重演唱本身,想要在音乐界待得下来,现场的表现是一定要经得起考验的。如果舞台表演把你弄得很累,一定是你还没有找到一种正确的效率和呼吸的模式。”

    巡演同时,罗大佑今年还推出了一首新单曲《免费》。电吉他嘈杂轰鸣,鼓声激烈,“免费很贵,付出的驷马难追”的歌词发人深省,《鹿港小镇》《之乎者也》中的犀利锋芒好像又回到了他的身上。罗大佑透露,与2017年那场跨年演唱会相比,这一次,80%的曲目都进行了更换,舞台的灯光音响等设计也是一大看点。在筹备巡演的时候,他还在着手一快一慢两首歌的创作。

    尽管摇滚的黄金时代已经远去,曾经抱着吉他彻夜“嘶吼”的歌手都渐渐淡出,罗大佑依然坚守着这方舞台,他显然有自己的情怀所系。“我出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摇滚是我成长时期最重要的音乐形式,我大部分的作品都受到了它的影响。”1984年,罗大佑离开台湾,造访西方后到香港发展,后来又来到了上海、北京。“我不断离开寻找新的邂逅和新的想法。”每当创作陷入瓶颈,罗大佑常常依靠“离别”来寻找下一次“重逢”,刺激灵感。“我觉得这是一个在更新自己的过程,可能这也是我这些年写音乐的动力所在,这是我的方式。去有着不同文化特质的地方闯荡,可以把另一个自己找出来。”这个过程持续了将近40年。

    2012年,罗大佑的女儿出生了,小生命的到来为他带来了许多惊喜,漂泊许久的“浪子”开始安稳下来,变成了一位“柔软”的父亲。“小朋友半年就要换一双鞋子,说半年都是客气的了”,提起这些细节,曾经一脸“冷酷”的罗大佑总是语调温柔。两年后,罗大佑终于带着妻女回到了故土台湾。一面是依然桀骜的摇滚歌手,一面是归家的慈父,两个极端汇聚在罗大佑身上,但他觉得并不冲突。“人不会在有了女儿后就会永远笑嘻嘻,是会在不同的样貌里转变的。”然而女儿给予的改变毋庸置疑,“一个生命会给另一个生命力量,我看着一个和我有共鸣的生命在成长,我变得更有包容力,对人生的看法也更透彻。”

    多年的“离别”让“家”对罗大佑变成了一个非常特殊的字眼。在全部专辑中,罗大佑用“家”命名的就有三张,而他为本次巡演取的名字,也来自《鹿港小镇》中的歌词“当年离家的年轻人”,女儿出生后,罗大佑对“家”越发眷恋。“我们常常忽略,家是让一个人变得坚强的地方。”在上一张专辑《家Ⅲ》中,罗大佑的曲风就有了温暖的转变。今后的音乐作品,究竟是会延续《家Ⅲ》的风格,还是像新单曲《免费》一样继续“摇滚”下去?罗大佑坦言,自己也不知道。“靠讲没有用,还是得看作品,就看我之后写的歌在新的时代里成立不成立了。”

    如今,叱咤乐坛大半生的罗大佑已经到了耳顺之年,他不讳言“年龄”这个有点儿敏感的话题。“现在很多人怕老,这和社交媒体有很大的关系。网络世界需要你变得更年轻,23岁的人都会觉得自己老了,因为会被拿出来和十几岁的人比较。”

    罗大佑说,随着科技的发展,“生命的绝对价值早已经被打破,生命的价值不在于年龄,而在于生命的状态,这是不能拿来和别人比较的。”             本报记者高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