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拥抱新生活

        五中考生 孙琢璠

        高考结束了!

        我很幸运,与跟自己同班六年的李奥一个考场。最后一场英语考试结束,我与李奥交换了个表情。我虚伪地做了一个“解放啦”的笑容,感觉他也勉强挤出了一丝微笑。后来我们俩交流感受,发现大家对这场已经完结的考试不是兴奋,而是有些说不清的感情。

        李奥说,他愿意再考一次。

        我马上说,我也是!

        可能只有考生懂得我们在说什么——并非后悔,而是一种复杂的心情。人生中每件事情都有无法做得圆满的方面,高考亦是。愿意重来的念头,相信在每个人心中时不时露出一点点迹象。不仅是高考,我们的人生,也在这点点缺憾中细水长流;那些不明的、复杂的情绪,夹裹在每一件琐事里,却也随着时间渐渐消逝。

        没有想象中的狂欢,我躺在家里回忆这两天的考试。疲惫,一切的感情只化作疲惫。洗澡的时候我还在回忆数学的一道题,仔细想过程是不是有点不对。想着想着大有立刻冲出去拿起纸笔演算的架势。冷静了一下,根本没必要啊!以后再也不考了,老师也不收改错了——突然感觉生活中断了。即刻又想到那些练习册和笔记,也都要告别了;那些实验,那些选择、椭圆、导数、立体几何、大阅读长文本、小作文,都要集体离开我的生活了,再也不见。

        我现在甚至还能想象出老师们讲那些题时候的样子,关于最新的考题,我都能猜出来这个老师会怎么讲,那个老师会说什么,他会怎么评价——学生之于老师,是一个符号,是流水般的一个集合的缩影;而老师之于我们,是整个青春时代的标志,甚至是一段人生的习惯。

        真正要告别高中生活时,唠真心嗑,发现最舍不得的时光,是努力工作的时光。高考前的这些天,每日每日都很忙碌,每日每日都很激动,每日每日都很孤独。现在想来,对待一段时间最尊重、最得体的方式,就是努力工作。

        大家都是飞速走出考场拥抱新生活的,我也不例外。如往常一样,高考就这样来势汹汹、却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随之结束的是我们的少年时代。北岛曾有一句诗形容离别“你没有如期归来,而这正是离别的意义。”以此收尾,我想正在离别的同志们都懂得吧!

  • 未来,你好!

        五中考生 高羽飞

        考完啦!

        松了口气:这段很累很紧张的日子终于过去了;但又提了一口气:未来要面对什么还是未知的。 

        下午4时40分,铃声一响,四场考试结束了三年的高中生活。收完卷子,没有尖叫的欲望,也没有撕书的冲动,平静又平淡,像任何一次考试结束时一样,安安静静地走出考场。

        回家。自从大年初五离开老家后,四个多月没有再回来,考完试急匆匆地回家。到家后,叔叔先从门口出来,跟我来了个官方式的握手。奶奶跟在后面,给我个温暖的拥抱,说着四个月没见了,眼角有点点泪光。爷爷还是很稳重,手里拿着颗自家结的杏——刚从冰箱拿出来,冰冰凉凉的。

        这就是家的温暖,此刻我是最幸福的崽! 

        未来的路是未知的,活在当下,享受每一时刻,是最重要的。未来的路还有很长,无惧风雨,逆风飞翔,向阳而生。过去,再见!

  • 但问耕耘,不问收获

        考生家长 郑勇

        下午4时45分,看着女儿面色如常地走出考场,我瞬时释然了。我们的高考终于结束了!

        像往常一样,我没有问女儿考得如何,女儿也没有对我说考得怎样。我只是像对待哥们一样,搂着女儿尚还稚嫩的肩头,说了一句:“终于考完了!”

        此时,因为高考学生退场,一六一中学所处的北长街实施了交通管制。我和女儿勾肩搭背、大摇大摆地走在道路中央。回首看去,学校门口依然挤满了等候考生的家长,有的家长还捧着一束鲜花。

        突然,女儿问我:“我要是考不上大学怎么办?”“去学美容美发呗!”我随口答道。女儿扭过脸诧异地看着我。其实,这个假设,她在高考第一天就与她妈妈聊起过。妻子转述的原话是:“我要是考不上大学,就去学美容美发。”

        面对女儿疑问的目光,我说:“学美容美发好呀!你的老师、同学将来都会找你做美容美发了。”女儿的表情显得十分释然。

        “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这是杨绛先生的心态。

        之前,对于女儿的成长不是没有过“争”的心态,因而给女儿报了许多的校外辅导培训班。初中的时候,有一天,女儿突然发飙说:“我发现,我就是为你们学习的!我现在就可以找工作自己养活自己。”那时,我们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虎妈、狼爸固然受到诸多家长的追捧,但女儿是否是居里夫人那样的天才,至少现在没有看出来。既然如此,那么身心健康的孩子才是自己的孩子,大可不必为了未知的未来而伤害孩子的那份纯真。

        都说父母是孩子第一个老师。其实,孩子何尝不是父母的老师呢?从那以后,我们学会了一课:与女儿学习相关的事情,一定要与女儿商量之后再做定夺。于是,家里的氛围变得更加融洽。

        回想女儿的过往,高考确实只是一次考试。但是,高考之前的每一个阶段的学习、补习、兴趣班都是少不了的。这就是孩子成长的过程,而且是每一位家长不愿亏欠孩子的过程。至于结果,等到高考的时候反而释然了。

        但问耕耘,不问收获。或许这是佛性家长的共性。

  • 祝福你们!

        北京市第十九中学教师 郝晨

        今天是高考的最后一天,7时25分,前往考点送考的车上:“你昨天在那个考点送考,我们班的×××状态怎么样呀?”“挺好的,笑容很灿烂、很放松,你放心吧。”“那我们的那个×××呢?”“放心,也好着呢!”“我一定要抱抱×××,她妈妈说昨天晚上她有些焦虑,没睡好。”“你抱抱她,有你加油,她就踏实下来了。”“听说昨天两科挺灵活的,希望今天的综合和英语一定要友好呀!”“别担心,我们有‘李宗盛’(理综胜)……”笑声中没有担忧是假,但祝愿和祈祷更是满满当当。

        7时40分,到的考生不多。阳光比昨天热烈多了,考点校门口难得的有一片小小的阴凉,我们站立,翘首望着考生们走来的方向。考点校门上“北京大学附属中学”的金字明亮了很多,考生们渐渐多起来了。“老师,一起合个影。”“好,咱班的老师都上,一起给你助阵。”“你也上,我来照,你们站偏一些,就把‘北京大学’这前四个字照下来当背景就行了。”“行!”这回答,异口同声,斩钉截铁,信心杠杠的。小伙子,真棒!要的就是这气魄!

        8时25分,本在另一考点校送考的化学WJ老师跑了过来,头上有细密的汗珠,脸红红的。“你怎么过来了?这一头汗,怎么过来的?”“我骑‘摩拜’过来的,昨晚发微信一定让我抱抱的×××在那边考点,我已经把她送进去了。那边的孩子也都进去差不多了。这边理综的老师少点儿,我赶过来,也能再送送这边的孩子。”“我刚想把‘摩拜’停好,一个保安看我这身衣服说‘快去快去吧,我来帮你摆好。’他可真好!”是的,真好,你们。

        11时40分,上午的综合科目考试结束了,朋友圈里热闹起来,看孩子们调侃的图片和内容,好像理综题目有些难。我们在办公室等着也议论了起来,脸上写着藏不住的小焦虑,嘴上互相劝着“有难度灵活些也是正常的,别想了别想了,都一样的。咱们别问他们,让他们考好下午的最后一科。再说了,他们虽然调侃,但是能感觉出他们是乐观的……”是的,有困难有遗憾是人生的常态,有焦虑有沮丧也是正常,收拾好心情能够继续前进才最重要。

        一看电脑屏的右下角,哇,16时45分,高考英语结——束——了!那个憧憬了无数次的时刻已经到来。手机蹦出一条第一时间的推送——“致亲爱的考生:胸中万卷书,足下四方志。”

        曾经,我也无数次地想象过今年此刻,想象过你们的表情,想象过你们将以怎样的速度奔跑出来,想象过现场的沸腾、你们的雀跃,想象过我是不是也会随着你们兴奋、激动,抑或怅然若失……但是,发现此刻,我最想对你们说的是:好好休息一下吧,亲爱的孩子们;抱抱你们的父母,无比幸福地用经受过洗礼的心情!

        然后,不管结果如何,总能心中有爱,眼中有光;不惧前路如何,永记为何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