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洪水中,他们冒死救了93个孩子

        “山洪来得太猛,哪个孩子离我最近,我就先救谁,根本顾不上先去找自己的孩子。”说起5日下午发生的一幕,湖北十堰市郧阳区谭家湾镇桂花小学幼儿园教师陈自平心有余悸。6月5日,地处秦巴山区的十堰遭遇今年入汛以来首场强降雨。洪水瞬间冲进谭家湾镇桂花完全小学。危急关头,学校14名教职员工上演了一场“生死赛跑”,用大爱做出一个共同的选择——先转移学生。

        “先去转移学生!”

        郧阳区谭家湾镇桂花完全小学处于河流的交汇处,全校有66名在校学生,教学楼隔壁就是幼儿园,有27名孩子。当天学校共有14名教职员工当班。

        6月5日13时许,晴好的天气突然狂风大作,不一会儿下起了暴雨。暴雨越下越大,河水不断上涨,很快就淹进了地势最低的厕所一米多深。

        “校长,不好了,你的车子被洪水冲走了!”校长韩伟在四楼巡查时,遇到同样在巡查的教师刘东平向他喊。韩伟不假思索地果断决定:“车子现在不管,先去转移学生!”

        “兵分两路,救隔壁的幼儿园儿童!”韩伟做出这个决定,因为他知道幼儿园当天只有陈自平和闵云琴两名幼儿教师,27名儿童全部在园。

        此时,山洪巨浪猛兽般地冲击着校园。操场外的围墙,瞬间被巨大的山洪冲毁倒塌,暴雨声、房屋倒塌声、巨浪咆哮声、孩子的哭喊声交织在一起。

        陈自平从农户家找来一个梯子,并快速爬上墙头,由闵云琴向她递孩子,其他老师接住转给下面接应的老师,然后迅速转移到后面高处闲置的教学楼里。

        洪峰浪头越来越高,整个操场已是一片汪洋,洪峰席卷了停放在操场上的全部车辆。老师们担心教学楼有危险,便开始将学生全部往后面高处的闲置教学楼转移。

        正在食堂为学生准备晚饭的厨师刘林,冲出食堂,向教学楼这边跑,准备参与营救学生。刚跑过来,就听到身后一声巨响,食堂连同围墙已被洪峰摧毁。

        93个孩子一个都不少

        “班主任赶快清点人数!”校长韩伟要求。老师们手机的铃声响个不停,几乎全部是家长打来的。经过反复清点,93个孩子一个不少。

        洪峰最顶峰时间持续约有20多分钟,浪头约有数丈高,洪峰漫过操场达丈余高。在这场生死营救中,段发云老师因为飞跑,一只鞋子不见了。独臂教师段太明冲锋在前,抱过一个又一个孩子转移到安全地带。老教师周吉富在齐腰深的水中,怀抱3名幼儿安全转移。还有王华、范有林、刘兴晓、王琴、刘士军等老师……

        “非常感谢学校的老师们!”洪峰退后,孩子们的家长赶到幼儿园前来接孩子,看到学校被冲而孩子安然无恙后,十分感动。

        “老师就是学生的保护神”

        洪水退后,操场上的围墙和老食堂房屋变成一片平地,残墙断壁全部被冲走。

        操场上原本停放着的9辆轿车,其中6辆被冲得无影无踪。

        范有林老师的小汽车被水冲到了3公里以外的河道上。他说:“学生都安全,这是最欣慰的事。”

        周吉富老师说:“我的车子只开了不到一年时间,也心疼啊。不过我不后悔,作为老师关键时刻就是学生的保护神,我们做到了!”据新华社

  • 高考遇暴雨 老师用课桌搭起一座桥

        熟悉的课桌,在高考第一天被排列在教学楼通往考点的积水路段。在江西玉山一中的考生走上这30余米的“课桌桥”,迈入高考考场。

        6月7日是高考第一天。持续了近二十个小时的强降雨让玉山城处处水患,也让参加高考的考生和他们的家长心头蒙上了阴影。然而走进玉山一中考点后,眼前的一幕却让他们的晦涩心情一下散尽,取而代之的是感动与温暖。

        玉山一中校长李云生告诉记者,这是他任职37年第一次遇到这么严重的积水情况。6日晚11点半,校园内尤其是设有考场的教学楼前的积水深达70至80厘米,当时他和值班的老师们临时敲定了搭课桌桥这个方案。当时,玉山县县委书记、县长也到了现场看,也同意了这个方案。7日早上,在微信群里宣布后,80多位老师全部在6点钟到位,顾不上吃早餐,40分钟内把300多个课桌从不同楼层搬下楼,搭成了这座桥。等到考生来的时候,这座桥已经搭好。

        据南昌晚报 澎湃新闻

  • 千里赴考场 铁路部门为她调度列车

        从浙江义乌到湖北孝感,高考考生小泮(化名)千里赶考,但凌晨时分却遭遇暴雨,列车被迫在衢州江山火车站停车。如果继续晚点,小泮将赶不上考试。接到求助信息后,铁路部门临时调度一辆列车,停靠在衢州火车站,并联系出租车助她换乘。最终,在历时近15个小时的赶考之路,辗转搭乘了出租车、普快列车、高铁等交通工具后,小泮于7日上午8时许及时赶到了考场。

        当天凌晨0时10分,小泮向衢州江山火车站工作人员求助。车站工作人员立刻向上级金华车务段报告。凌晨0时36分,车站工作人员接到金华车务段通知,立刻布置调度近线路列车,安排原本不经衢州站的Z47列车于凌晨1时21分临时停靠,并做进一步调度安排。

        与此同时,工作人员立即着手联系出租车,以便让小泮迅速赶往衢州火车站。凌晨1时15分小泮顺利赶到衢州站,在火车站门口等候的工作人员,带着小泮顺利通过安检,进入站台。赶到站台时,Z47列车刚刚进站。凌晨1时21分,临时停靠衢州的Z47列车载着小泮再度启程。

        7日上午7时许,Z47列车顺利抵达武昌,小泮随即转乘开往孝感的高铁。上午8时30分,小泮走进高考考场。

        记者查询发现,K123次列车由上海南开往十堰,从浙江义乌出发时间为下午5时24分,到武昌站的时间为次日上午5时16分。Z47次列车由杭州开往武昌,从浙江义乌出发时间为23时59分,其间确实不经停衢州站,到达武昌站的时间则为次日上午7时37分。江山火车站与衢州火车站之间相距约为34公里。

        据楚天都市报

  • 长江流域水旱灾害 防御应急响应启动

        新华社电 鉴于当前流域防洪形势严峻,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8日11时启动水旱灾害防御Ⅳ级应急响应,并向相关省市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强降雨防范和洪涝灾害防御工作的紧急通知》,防范应对长江流域出现的持续强降雨过程,这也是长江流域今年首个水旱灾害防御应急响应。

        根据水文气象预报,6月8日至9日,长江干流以南有持续强降雨,雨带呈东西走向,主雨区位于两湖水系及乌江流域,强度为中到大雨、局地暴雨或大暴雨;6月10日,雨带南压,长江中下游降雨减弱。

        当前,鄱阳湖水系信江等支流发生超警洪水,长江中下游干流和两湖底水较历史同期和1998年同期均明显偏高,洪涝灾害防御形势严峻。

        根据水利部统一部署,由长江委组成的水利部工作组于7日赶赴江西上饶指导强降雨防范和洪涝灾害防御工作。

        焦点

        洪水来袭 如何确保长江安澜

        据了解,目前,长江流域实时监视报汛站点3万余个,已形成了空天地立体雨水情监测体系。

        洪水一旦到来,防御调度至关重要。长江水利委员会水旱灾害防御局局长陈敏表示,2019年已将长江中上游40座控制水库、46处蓄滞洪区、10处大型重要排江泵站和4处引调水工程纳入联合调度,目前长江水工程联合调度纳入水工程数量达100座。

        “三峡工程作为长江防洪体系的骨干工程,汛前完成了电站和调度设备设施检修,确保汛期安全高效运行。同时,腾出防洪库容,做好防大汛准备。”三峡水利枢纽梯级调度通信中心副主任曹光荣说。

        长江在江西省九江市境内全长151.9公里,1998年洪水之后加大水利基础设施投入,这里的长江干堤防洪能力有了全面提高。

        确保水库安全度汛同样是防汛重要一环。位于长江中游的湖北省有水库6921座,其中水利部门管理的公益性水库6806座。湖北水利厅副厅长丁凡璋说,湖北水利系统正在全面压实安全责任,确保水库安全度汛。

        如果1998年洪水再现,长江准备好了吗?“从目前的情况看,即使发生像1998年那样的大洪水,也不会出现当年千军万马抢险的局面,不会出现要不要启用国家蓄滞洪区的两难局面。”

        长江流域主汛期到来前夕,水利部组织相关部门开展了2019年长江防洪调度演练。演练将1998年长江洪水作为2019年的假设性洪水。演练结果显示,如果遭遇1998年洪水,长江中下游可基本实现安全度汛。

        不过,演练毕竟不等于主汛期的防洪现实。全程参与了演练的国家防总秘书长、水利部副部长兼应急部副部长叶建春强调,长江流域主汛期已至,必须切实落实责任,做好防大汛准备,全力打好长江流域的防洪硬仗。据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