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汴京的市井

        ▌傅奕群

        透视中华三千年岁月

        《清明上河图》生动地描绘了当时北宋汴京的市井生活形态,其中出现了“孙羊正店”和“十千脚店”等。据记载,北宋汴京全城有高级酒楼七十二家,称为“正店”,另外还有为数众多的小饭庄,叫“脚店”。其区别就在于酒水的进货渠道以及是否可以自己酿酒。其中一些店所“屋宇雄壮,门面广阔”。

        此外还出现了多处称作“瓦子”或“瓦肆”的游乐场,大的瓦子可容纳几千人,江湖艺人在此演出各种杂剧、傀儡戏、皮影戏、诸宫调、小唱、说书和杂技等。另外还有卖药、算卦及卖各种杂货小吃的混杂其间,日夜营业。市场上的商品也是琳琅满目,除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粮食、水产、牛羊、果品、酒、茶、纸、书籍、瓷器、药材、金银器、生产工具外,还有日本的扇子、高丽的墨料和大食的香料等。所有这些,在《清明上河图》中都有艺术的再现,也是当时社会经济发展的缩影。

        如果说《清明上河图》是北宋汴京繁荣的具象的展示,那么《东京梦华录》则是从文字上记录了汴京的市井生活:潘楼街的商铺,买卖的都是珍珠、布匹、彩帛、香料、金银等贵重商品,还有一家鹰店,专门招待贩卖鹰隼的客商。家家户户屋宇高大,门面敞阔,远远望去,雄壮森然。豪商大贾在这里做的都是动辄千万两白银的大买卖。潘楼酒店也是一个重要的交易场所,每天凌晨五更时分,就开市交易,买卖的商品从书画、珍玩、犀角玉器,到各种饮食零吃,香糖果子、豆沙团子,山珍海味,衣裳冠服,应有尽有。大街的南边,还有京城响当当的娱乐场所,如桑家瓦子、里瓦子、内中瓦子等,大大小小的勾栏舞榭就有五十多处,连那些经常出入皇宫的名伶大腕们,也时不时地到此处来演出。还有买卖药材、吆喝旧衣、打卦算命以及剪纸贴画的小贩们。            (28)

  • 刺杀

        ▌雨果

        法国中世纪的黑暗与脆弱

        堂·克洛德看得一清二楚。房门中间裂开大缝,正好让他的目光通过。这位肩膀宽宽、皮肤发黑的神甫,之前一直过着禁欲的生活,现在眼见情欲场面,不由浑身颤抖,血液沸腾,内心异常冲动。他的目光嫉妒又淫荡,深入到一颗颗解下的别针的里面。

        浮比斯继续扯姑娘的衣服。可怜的姑娘脸色苍白,原本沉溺于幻想,这下猛然惊醒,拼力挣脱军官的搂抱,又羞又愧,满脸绯红,一句话也讲不出来。她双眼低垂,静默伫立,如果不是面颊似火燃烧,真像一尊廉耻女神像。

        她脖颈上吊着的神秘的护身符露了出来。

        “这是什么?”浮比斯问道,同时借着这个引子靠近被他吓跑的美丽姑娘。

        “别碰!”姑娘急忙答道,“这是我的保护神,能保佑我找到亲人,如果我没有给他们丢脸的话。噢!队长先生,放开我吧!我那可怜的母亲啊!你在哪儿?快来救救我吧!”

        浮比斯往后退,冷淡地说道:“哼!小姐,我完全明白,您并不爱我!”

        “说我不爱他!”可怜的孩子难过地高声说,她拉队长坐下,搂住他的脖子,“说我不爱你,我的浮比斯!你要撕裂我的心吗?好吧!护身符又算什么!我母亲又算什么!我的灵魂、我的生命、我的身子、我这个人,整个儿都属于你。不结婚就不结婚,其实,我呀,算什么呢?想得真美,一个跳舞的姑娘,要嫁给一名军官!我真的发疯了。不结婚,我只做你的情妇。等我老了丑了,不配再爱您了,您还允许我伺候您!别人的女人给您绣绶带,而我,是您的奴仆,要帮您穿戴。我的浮比斯,您有这份儿怜悯心?只要爱我就行啦!我们埃及女人,只要空气和爱情!”

        爱丝美拉达含泪粲然一笑,以恳求的目光,从上到下端详他。队长心醉神迷,火热的嘴唇贴在这非洲姑娘秀色可餐的肩上。姑娘失神的目光望着天棚,颤抖着接受这一亲吻。

        突然,她看见浮比斯头上出现一个脑袋:那张面孔灰白而抽搐,一副恶魔的眼神。那张脸旁边举着一只手,握着一把匕首。那正是教士,他已然破门而出,来到跟前。浮比斯看不见他。姑娘慑于那可怕的魔影,全身冻结而动弹不得,想喊也喊不出声来,只见匕首朝浮比斯刺下去,重又举起来时冒着血气。“该死!”队长叫了一声,便倒下了。

        姑娘也昏了过去。

        迷离恍惚中,她仿佛觉得嘴唇被火烫了一下,比刽子手的烙铁还要灼热的一个吻。

        她恢复知觉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军警围住,队长满身血污被抬走,那教士不见了,屋子另一端临河窗户大敞四开,他们拾起一件斗篷,以为是队长的,只听周围的人说:“她是个女巫,刺杀了队长。”(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