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现实题材电视剧再成抢手货

        从去年开始,电视剧市场迎来了现实主义回归。随着一系列重要时间节点接踵而至,今年成为现实题材电视剧爆发的一年。今年以来《都挺好》《破冰行动》等现实题材“爆款”不断涌现,让人们看到了现实题材的独特魅力和市场价值。 正在举行的上海电视节上,现实题材作品炙手可热,供不应求。现实题材的爆发,已经从政策引导和扶持,转变为市场自发行为,有影视公司掘地三尺搜寻优质剧本,作为稀缺资源的优质现实题材版权价格出现了水涨船高的行情。

        古装剧退到展位角落

        今年上海电视节的电视市场内,各大影视公司展位最显眼的位置,几乎被现实题材电视剧“独霸”,而往年占据头部地位的古装剧海报都退到了角落里。多家知名影视公司发布的2019片单计划也是将现实题材创作作为今年重点发展的方向,而大IP改编的古装剧已经销声匿迹,偶有出现古装题材也是以历史正剧的面貌出现。

        在本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入围作品中,现实题材电视剧同样成为绝对主力,其中既有反映改革开放浪潮中普通人成长的《大江大河》,也有植根于当代家庭生活的《都挺好》等佳作。在昨天举行的第25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评委见面会上,评委会主席高希希认为,今年入围的中国电视剧“无一例外都切中了观众对于梦想、美好、奋斗的精神渴求,反映了个人命运与时代潮流的交相辉映和价值追求,守望星空的人性之善,具有独特的时代美学价值。”

        今年在各大卫视的已播出名单和待播名单中,现实主义题材作品都占据着重要比例。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大家都在搜寻现实主义题材作品,而能够打动观众,又符合市场需求的,已经不太好找了。随着前两年的职场剧《我的前半生》和今年的家庭伦理剧《都挺好》热播后,很多制片方都在寻找相似的题材、故事,而在前几年,这样的题材并不被关注。

        会出现现实主义精品

        越来越多影视公司加入现实题材剧的角逐,导致相关版权价格“水涨船高”。慈文传媒创始人、首席内容官马中骏昨天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现实主义题材的优秀作品,一定会随着大家关注,版权价格提高,这是很正常的,因为稀缺资源大家都要抢占,“现实主义作品的优秀小说没有那么多,你从众多的小说当中淘到本身就不容易。这个小说有几十个人要抢,肯定价格就上来了。”

        热潮之下,如何寻找现实题材“爆款”成为一道难题。对此,马中骏反复强调,现实主义作品实际是指现实主义态度,很多狗血剧、悬浮剧也都是现代剧,但与现实主义搭不上边。

        在他看来,在任何一类题材当中,都可能出现现实主义的精品。比如《流浪地球》是科幻题材,照样有一个现实主义的态度,通过对未来的想象观照我们的现实,还是一个现实主义的作品。“创作者和团队能够将他对生活、对当下的认识通过作品传递出来,这个事比什么都重要。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这个时代可能会出现现实主义的精品,因为有这样一种空间可以让你去发现和发展。”

        孙俪演中介人员求真实

        优质的现实主义作品根植于生活,紧扣时代脉搏,抓住当下生活的热点和痛点,更需要创作者的生活阅历和知识积淀,如何将现实题材演绎好,既不脱离现实,又让人觉出趣味,着实不易。电视节期间,耀客传媒发布了《人民的财产》《卖房子的人》《特战荣耀》《穿越火线》等多部或关乎国计民生、或书写青年励志的作品。

        由孙俪、罗晋主演的《卖房子的人》正在拍摄中,这部讲述房产中介故事的现实题材作品由六六和九枚玉担纲编剧,创作过程中,六六曾去房产中介体验生活长达10个月,搜集到很多一线的素材。导演安建和主演孙俪、罗晋等多次走访中介机构,汲取这个行业及其从业者最真实的工作、生活状态。导演安建在开拍前就为全剧定下风格,“表演上靠近生活;置景上,真实再真实;拍摄方式,也是真实,不要过于强调唯美,包括用光等。”

        孙俪也通过六六认识了剧本中的原型人物,获取了很多灵感,戏里的很多道具甚至是孙俪从原型人物家里拿来的,“她的很多包、手机、用品、笔记本,我都以旧换新,对剧组说就不用道具做旧了,直接用她自己的东西就是最真实的体现了。”   本报记者 邱伟

  • 谁来做中小学生的影视老师

        来自北京师范大学、北京电影学院、中国传媒大学、浙江师范大学、西北大学、河北大学等14个全国高校的影视教育学科专家们汇集在北师大,举行“第一届中小学影视教育师资人才培养项目”研讨会,为践行中小学影视教育呐喊助威。北京师范大学中国艺术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周星教授表示,这是第一次深入落实两部委《关于加强中小学影视教育的指导意见》文件精神的重要实践,该项目依托北京师范大学中国艺术教育研究中心的平台优势,是全国首次举办的中小学影视师资人才培养项目,这意味着,全国几千万中小学生有望很快迎来学校专职的影视教育老师。

        随着5G时代、智能时代、融媒体时代的来临,影像写作正成为跟文字写作一样不可或缺的职业技能,但目前全国中小学影视教育的现况依然落后于这个时代。有的地区不到5%的中小学校有可能开设影视教育的校本课程、选修课程,可能一个学期就开两次课而已。而青少年对影视诉求相对比较高,但他们期待的影视作品严重不足,特别是区域题材的。在整个影视教育过程中,什么样的影片适合于在中小学进行放映或者走进课堂,迫切需要建立相应的遴选标准。

        周星教授坦承,就目前师资力量,要想在三到五年内实现每个中小学校都配有影视教育的专职老师,是极难实现的。即便在北京,要想在三到五年内实现“一个学校配有一个影视师资”也是不现实的。不过他设想,如果给一个区的教研室配置1到2个影视师资,“让他给辖区之内的十几所学校上课,类似这种东西完全能实现。”

        浙江师范大学文化创意与传播学院副院长余韬表示,在中小学影视交流领域,目前还没有合适的教材和科学的教学方法,“我在一些学校做调研时,老师说给学生看《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他们觉得这是青春片,给学生看一下也没问题,但里面其实有很多问题。”

        据悉,“第一届中小学影视教育师资人才项目”正式启动后,第一期培训于今年7月20日至7月22日举办,主要针对全国高校范围内影视专业教师进行教学培训,引导学员成为各地区中小学影视教育的先行者与传播者,力求通过为期3天的免费公益培训,帮助各地区中小学建立适合区域特色的影视教育教学计划与课程体系,从而带动全国中小学影视教育师资队伍的培养与建设。

        周星教授透露,年底还要针对中小学老师开展影视教育培训;计划在年底到明年时要在一些地方,直接针对一些地方中小学来尝试由高校老师和中学老师对他们进行影视教育。此外,该项目特别将为偏远地区影视师资提供全方位影视教学公益培育,并且借助网络开展更大范围的影视培训教育。

        本报记者 王金跃